1.jpg
中国三峡博物馆携四张国宝级古琴来扬录制“古琴新声”
2020-06-08 11:09:00  来源:扬州网  
1
听新闻

马维衡现场演奏古琴。受访者供图

"松石间意"古琴。资料图片

记者 王鑫

公元1095年,夏夜,微风吹过,竹林里弥漫着一股清香。因为得了一张好琴,苏东坡心情极佳。彼时,琴之于文人,意义非常,就连他的老师欧阳修,也曾为一张好琴,茶饭不思。

手中的这张琴,琴面光洁如镜,丝弦柔韧弹性,吟猱绰注间,音色或深沉、或悠远,如长空雁叫、似万古流泉,无一不恰到好处,让人灵台明净、心旷神怡。苏东坡大喜,在琴背上,刻下了“绍圣二年东坡居士”。

时光流转,到了明代,这张琴辗转到了江南。这片风柔水暖之地,不断滋养着古琴的音色,而泛音清亮、古朴松透的琴声,也吸引了众多江南文人。就连“江南四大才子”中的唐伯虎、祝允明、文征明,也忍不住在琴背上刻下铭文,留下自己的偏爱。

这张琴,便是在中国古琴史上,有着举足轻重地位的“松石间意”。光是在琴上刻下的铭文,就有文字题刻十二则、印章一个,是迄今为止,国内所见题刻最多的一张古琴。除了苏东坡、唐伯虎、祝允明、文征明,还有沈周、文彭、王宠、石渠、陈庭鹭等,都是名噪一时的文人雅士。

如今,这张“松石间意”琴,被安放在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内。只是偶尔有展览时,静静躺在厚厚的玻璃罩下,迎接着观众们仰慕惊叹的目光。

直到昨天,“松石间意”被小心翼翼捧了出来,安上了丝弦,调整了琴音,在古城扬州,一曲广陵琴曲《平沙落雁》,再次让世人见证了它的高山流水、如鸣佩环。

这一刻,琴声为线,一曲千年。

1

四大名琴齐聚 千年古琴扬州发声

和“松石间意”一起来到扬州的,还有另外三张中国名琴。一张是唐代“襄”琴,距今已有1400余年,该琴铭文中的“莆阳蔡氏”,乃指北宋大书法家蔡襄。一张是北宋“凤鸣”琴,琴底项部题篆书琴名“凤鸣”二字,其下阴刻行草四言诗两行:“凤皇来仪,鸣于高岗。文章瑞世,其道大光。”落款为:“景祐元年春日,清画堂主人题。”款下一方章,篆文为“王元颖印”。一张是明代“璐王中和”琴,琴底项部楷书琴名“中和”,龙池下楷书五言诗一首:“月印长江水,风微滴露清。会到无声处,方知太古情。”落款为“敬一主人”,诗下一宽边大印,篆书“潞国世传”。

这四张古琴中,“松石间意”琴、“襄”琴是国家一级文物,“凤鸣”琴、“璐王中和”琴是国家二级文物,都堪称是“国宝级”。

“抗战期间,居于北方和江浙一带的文人雅士及古琴名师,纷纷来到重庆避祸,因而大量珍贵古琴从全国各地汇聚到重庆,目前我们馆藏有古琴48张。其中,这四张最为珍贵。”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相关负责人黄小戎介绍,平时这些古琴很少对外展出,但博物馆一直也在思考,如果不利用,这些古琴永远都是没有生命的陈列。“于是我们就构思了‘古琴新声’这个活动,让现代人听一听,千余年前的古琴,到底是什么声音,为何有着如此经典而迷人的魅力。“这次来到扬州,也是这四张古琴进入博物馆以来,首次安弦发声。”

据介绍,这四张古琴,从重庆运至扬州,光是运费和保险费等,就要十多万元,聘请的安保公司是为故宫博物院做过安保工作的。抵达扬州后,它们被送到扬州博物馆库房进行保管,而且有着严格的时间管理制度,上午8点半出库,下午4点半回库。

2

三位名家演奏 千里来扬为觅知音

录制古琴新声,为何舍近求远,千里赴扬州?

绝世好琴,须有名家来弹。

“扬州是广陵琴派的发源地,如今还有很多广陵琴人活跃在中国琴界,来这里录制,是为了给这四张绝世好琴,找到当代知音。”黄小戎介绍,录制前,特地来扬考察了环境、录音棚设备等。“一切都很令人满意,这些促成了四张名琴,齐聚扬州,共奏新声。”

上海龚一、天津李凤云、扬州马维衡,这三位都是目前国内最顶尖的古琴演奏家。根据录制计划,5日、6日、7日,三位名家每人各自用一张琴,演奏一首古琴曲。龚一演奏的是《离骚》《大胡笳》《洞庭秋思》《醉渔唱晚》,李凤云演奏的是《流水》《广陵散》《鹤鸣九皋》《相思曲》,马维衡演奏的是《平沙落雁》《良宵引》《忆故人》《山居吟》。

“开心”“痛快”“酣畅淋漓”。这是三位名家录制完成后的感慨。

“这种感觉真是太奇妙了,古琴是一种古老而神奇的乐器,寄托着每一位弹琴者的情思。当我在演奏‘松石间意’琴时,我就是在和苏东坡、唐伯虎交流,这种奇妙而独特的感觉,就是琴人最大的幸福。”马维衡介绍,为了演奏好这四张古琴,提前做了很久的准备。“都是名琴,音色各有千秋,有的清亮婉转,有的深沉厚重,四首琴曲都要找到最合适的那张琴。”

昨天,整个活动录制完毕,四张名琴,即将回渝。黄小戎表示,对在扬州的录制非常满意,期待这12首琴曲早日问世。“我们已经和腾讯音乐达成协议,这12首琴曲,将来会在QQ音乐等平台上播放。届时,三位名家、四张名琴、重庆收藏、扬州录制的这段古琴佳话,就会在行云流水般的古琴声中,世代相传,余音不绝。”

标签:
责编:徒滢 崔欣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