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图片20190916112322.jpg
假离婚坑闺蜜为争养老钱她导演这样一出戏 闺密同堂领刑
2019-08-26 17:41:00  来源:扬州晚报-扬州网  
1
听新闻

  “都是我自作聪明,老公的忙没帮上,还害了好姐妹!”拿着刚刚生效的民事判决书,阿丽悔恨不已。

  51万元执行款无法要回

  进了“老赖”前妻腰包?

  2016年2月25日一大早,邗江法院执行局办公室就冲进一位神情焦急的男人,“法官,我们A公司账户上应付B公司的51万元工程款,2月2日被你院划走了。现在,宝应县法院要求我公司向你们提出执行异议,并申请执行回转!”

  原来,在2015年6月5日,B公司及其法定代表人高猛因一桩借贷纠纷案,被对方向宝应县法院提出诉前财产保全申请,要求冻结其债务人A公司的应付款项130余万元。同日,宝应县法院要求A公司暂停支付并冻结上述金额的款项。

  几乎与此同时,在邗江法院,B公司和高猛成了另一案件的被告。阿娜向该院起诉,高猛因生产经营需要向其借款,B公司为借款提供连带保证责任。高猛和B公司一直未偿还借款本息合计180万元。邗江法院裁定冻结A公司应向B公司支付的工程款180万元。

  之后,阿娜与B公司达成调解协议,次年1月,阿娜向邗江法院申请强制执行,该院向A公司发出协助执行通知书,2月2日从其帐户扣划51万元。

  这两桩官司中,宝应县法院发出协助执行通知书在前,邗江法院的执行顺序理当在后。于是,邗江法院要求阿娜退回51万元执行款,但阿娜表示,款已被别人拿走,无法要回。

  法官再一追查,发现在2月2日当天,51万元执行款到达阿娜账户数小时后,即分两笔转入其闺蜜阿丽的两位近亲的银行账户。更为蹊跷的是,阿丽竟是高猛前妻。

  法官越想越觉得这像一桩假官司。2018年初,该线索被移送至邗江区检察院。

  两个关键疑点很快显现

  为了自己利益竟坑闺密

  随着调查的展开,两个关键疑点很快显现。首先,阿丽与高猛是在惹上官司前火速离婚的。2015年6月1日,距阿娜向邗江法院提出诉讼保全申请前4天,阿丽与高猛结束了11年的婚姻,但离婚后仍居住于一处房屋。

  其次,阿丽、高猛及其名下公司负债累累。自2013年7月以来,他们2人被列为多起官司的被执行人,未被执结金额近400万元。高猛名下的2家公司背负25起未执结案件。

  经分析研判,扬州检察机关初步认定,这极有可能是原被告合谋,意图通过虚假诉讼,达到规避其他债权人强制执行的非法目的。

  2018年春节刚过,阿娜被请进了派出所。哪知她一开口就大呼冤枉:“我是被阿丽坑了呀!”原来,阿娜和阿丽是多年的闺密,2015年阿丽说,外面有公司欠高猛的钱,要用阿娜的名义起诉高猛还钱,才能把欠款拿回来。所有的借条、保证书等,都是起诉前当着律师的面由阿娜和高猛二人签名的,实际二人并无任何经济纠纷。“当时我也犹豫,但她一再保证,出了事情有她和律师担着。考虑到多年友情,我就同意了。后来官司出了麻烦,法院让我退钱,我去找她,她却不理不睬。”

  很快,阿丽和高猛被分别带到了办案人员面前。阿丽不仅毫无愧疚,反而一脸委屈:“确实是我拜托好朋友阿娜打的假官司。”她说,自己和老高都是二婚,与前夫的婚生子小顾已成年,与高猛的孩子才十来岁。家里的经济收入主要靠老高,但这两年老高的生意不太好。考虑到和老高毕竟是“半路夫妻”,为保住自己和小儿子的利益,思来想去,决定借朋友阿娜的手,为自己抢回点养老钱。高猛则表示,“我为啥离婚不离家?那是为了保护我儿子,免得债主天天堵门,恐吓孩子。”

  一出闹剧真相大白

  “闺密”同堂领刑

  2018年5月11日,扬州市检察院以邗江区法院原审民事调解书的主要证据系伪造,本案系阿丽与阿娜相互串通进行的虚假诉讼,既损害相关债权人的利益,也损害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为由,向扬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抗诉。6月7日,该院裁定邗江区法院对本案进行再审。

  在民事追责的同时,承办检察官又提出了对二人刑民双追责。2018年8月,经扬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审判,阿丽因妨害作证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4年,阿娜因帮助他人伪造证据被判处有期徒刑1年、缓刑2年。判决前,阿丽退出案涉执行款51万元。

  近日,邗江法院作出再审民事判决,撤销此案原审调解书,驳回阿娜的全部诉讼请求。

  (文中当事人、涉案单位均为化名) 通讯员 梅静 姜奕 记者 林倩雯

标签:
责编:贾晓君 崔欣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