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jpg
大学欠下网贷债务偷家里28万元还债 家人谅解为何仍被判刑
2019-07-19 15:35:00  来源:姑苏晚报  
1
听新闻

  四年大学生活里,小陆的网贷债务竟高达28万元。毕业后,为了还债,小陆偷拿了家里的28万元存款,并用买来的假存单“偷梁换柱”。当存单到期,父母准备取款时才发现真相,自己心目中乖巧的儿子竟然成了“家贼”。

  借了钱去空手套白狼

  四年“土豪”大学岁月

  为博女友一笑一掷千金,朋友聚会总是豪爽买单……在朋友们眼中,小陆家境优渥,出手阔绰,仗义又直爽,是个不可多得的朋友。然而,“土豪”的形象并非是小陆的生活费能够支撑的。

  2014年刚上大学不久,小陆接触了网络投资平台。一开始出于好奇,他将手头的零花钱投了进去,没想到大赚了一笔。为了能够获得更多的回报,他决定加大投资力度。可是自己每个月的生活费都有限,又自知无法说服父母在这些网络投资平台投资。

  正当小陆为资金来源一筹莫展的时候,朋友圈里一则网络小额贷款公司广告启发了小陆。按照链接中的操作说明,小陆成功开通了小额贷款,将贷款来的钱一部分去投资获取收益,一部分用于自己开销。钱来得容易,花起来轻松,几次大方宴请后,朋友们一口一个“土豪”的吹捧,女友的小鸟依人让小陆“飘飘欲仙”。

  不久,投资平台的收益走上了下坡路,还贷款开始变得困难起来。小陆开始找其他贷款平台贷款,一边拆东墙补西墙还贷,一边继续过着“土豪”的生活。到大四毕业时,他在多家网贷公司累计拖欠了28万元。

  假存单放家里骗父母

  真存单还债一身轻松

  催款电话持续轰炸让小陆焦头烂额,虽然已经工作了,但初入职场的他根本没有能力还款。小陆此时想到了母亲放在家中床头柜的存单,一张23万元,一张5万元,刚好能够还掉贷款的钱。因为这是应急的钱,母亲早就把存单密码告诉了小陆。可是拿走了存单,父母肯定会发现,小陆想到了一招“偷梁换柱”。

  小陆在街边找了好几天办证小广告,在一处偏僻路段的电线杆上找到了一个还未被清理的小广告。通过电话联系,小陆以四百元一张的价格定制了两张假存单。过了几天,卖家将存单寄到小陆的单位。替换了家里的真存单,小陆拿着母亲和自己的身份证去取了钱。

  2018年6月中旬,小陆母亲拿着两张到期存单去银行取款。虽然小陆母亲没有察觉手中的存单有异样,但银行柜员一拿到存单就发现了问题。在电脑系统中查询后,发现这两张存单上的钱早已被取出。

  为了慎重起见,银行柜员再三确认并用仪器鉴别,确认存单为假。

  本来尚有机会免罪

  伪造金融票证被判刑

  通过查询两笔存单状态,显示已由代理人小陆持相关证件取出。小陆母亲得知是小陆干的,无论如何也不相信一向乖巧懂事的儿子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她坚称:一定是被“小偷偷拿的,不可能是我儿子拿的!你们好好查清楚!”但证据显示,取款人确实是小陆。

  民警根据相关证据线索,把正在家中休息的小陆抓获归案。在一脸茫然的母亲面前,小陆承认了自己所做的一切。当得知儿子因一念之差触犯了刑法,小陆母亲流下了痛心的泪水。“儿子偷拿的存单是我的,我也不跟他计较,这是我们自己家的家事,请你们别让他吃官司啊。”陆母反复恳求。

  张家港市检察院检察官经过认真审查,向陆母多次释法说理。虽然根据相关司法解释,偷拿家庭成员的财物如获得谅解,可以不认定为犯罪,但小陆通过他人伪造银行定期存单,应认定为伪造金融票证罪。日前,小陆因犯伪造金融票证罪,经张家港市检察院起诉后,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四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记者 赵晨民 本文感谢张家港市检察院毛叶舟 郭俊成支持)

标签:存单;假存单;母亲
责编:韩震霞 崔欣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