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图片_20201215112340.jpg
了不得!江苏存藏古籍有“身份证”了
2021-04-15 06:46:00  来源:现代快报  
1
听新闻

编者按

2016年,江苏正式启动“江苏文脉整理与研究工程”,拟用十年时间,编纂出版3000册图书,展现江苏的文化根脉。在文脉工程启动五周年之际,我们专访《江苏文库》六编主编,和公众一起了解编纂出版背后的故事。

本期专访《江苏文库·书目编》主编、南京图书馆名誉馆长、江苏省政府参事徐小跃先生,南京图书馆副馆长、江苏省古籍保护中心主任全勤女士。

读书最切要者,目录之学

如果说学术研究是进入深山寻宝,书目则是进山的路。

在《江苏文库》中,书目编是最基本、最基础,也是最重要的一项工作。清代著名学者王鸣盛说:“目录之学,学中第一紧要事,必从此问途,方能得其门而入”“凡读书最切要者,目录之学。目录明,方可读书。不明,终是乱读”。

《江苏文库·书目编》分为《江苏艺文志》《江苏地方文献志》和《江苏典藏志》。

《江苏艺文志》是江苏人的文献著作目录,已经出版。《江苏地方文献志》是写江苏的著作目录,共8册,今年出版;《江苏典藏志》是江苏古籍存藏的文献目录,明年开始陆续出版。

《江苏文库·书目编》主编、南京图书馆名誉馆长、江苏省政府参事徐小跃介绍,南京图书馆及全省100多家古籍收藏单位负责的是《江苏典藏志》的整理与研究工作。

“江苏是文化大省、文献大省。如何来佐证?证据便是目前江苏古籍的存藏情况。”徐小跃说,对江苏古籍存藏进行进行大普查,这在江苏文化史、图书馆史上,都是前所未有的。

为了摸清江苏古籍的“家底”,2012年,江苏省古籍保护中心就逐步开展全省的古籍普查工作;到目前为止,已经收集了全省65家公藏单位的251313条古籍书目数据。这个数据,不仅刷新了之前的一些数据纪录,更填补了江苏全省古籍联合目录的空白,对江苏文脉的传承具有历史性的意义。

南京图书馆副馆长、江苏省古籍保护中心主任全勤介绍,目前25万多条古籍书目数据正在进行一审、二审、三审和终审,今年争取完成审核工作。明年以南京图书馆的8万多条数据为基础,按经、史、子、集来开展分类工作。

同时,明年以经部为开端,陆续出版《江苏典藏志》,共15册左右,年代的下限为1912年。

对话

徐小跃

现代快报:从2012年开始对全省的古籍状况进行了普查。普查的成果,您方便具体介绍一下吗?

徐小跃:摸清江苏古籍的“家底”,协调并收集整理全省古籍收藏单位的古籍书目数据,是书目编前期最基础也最为艰巨的工作任务。

早在2012年,江苏省古籍保护中心就逐步开展全省的古籍普查工作。江苏古籍的存藏总量大、涉及范围广、关联机构多,在全国均属于前列,情况复杂,工作艰巨;而且,江苏在此之前没有开展过全省古籍存藏总目的整理,也没有全省古籍联合目录及相关研究成果,所以工作任务非常艰巨。

从2016年文脉工作启动以来,我们再次加快工作节奏,全力协调全省古籍收藏单位的工作,逐一查访、收集、整理江苏省内古籍存藏情况。截至2020年底,我们最终收集251313条古籍书目数据。

通过书目收集整理,我们陆续发现了非常重要的古籍资源。有目录信息从未公开过的,有古籍品种从未揭示过的,也有文献价值曾被低估的,也有认为“已亡佚”被找到的。

现代快报:这次古籍普查的意义重大。

徐小跃:是的。通过普查,我们把每一部古籍的存藏情况都进行了查证调研,做到有目录,有实书。而且,每一册古籍都将按照国家的编号进行编纂。通俗地说,就是给每一部古籍都编个“身份证”。未来,读者按照这些古籍的“身份证”,就能找到相对应的古籍。

现代快报:您刚刚提到的“已亡佚”,是怎样发现的?

徐小跃:无锡图书馆、江苏省委党校先后发现大批江苏籍文人作品,包括明末藏书家丁雄飞的诗文集,以及清末淮安籍官员秦焕等的作品。

明清之际的南京人丁雄飞是个藏书家,他打破了个人藏书秘不示人的旧思想,与另一藏书家黄虞稷订立《古欢社约》,互访、互抄、互读所藏古籍。过去都认为“已亡佚”,通过普查发现无锡图书馆有收藏。

现代快报:书目编是文献研究的基础。在《江苏文库》的编纂过程中,南图还为研究编、史料编等提供底本,能否请您具体介绍一下?

徐小跃:在《江苏文库》现有的六大门类中,南京图书馆承担的书目编是基础工作,是梳理江苏古代文化的“基础设施建设”。

江苏现存古籍,很多来源于八千卷楼、常熟铁琴铜剑楼、荣德生大公图书馆、张謇创办的南通图书馆等,它们与当时的政治、经济、教育、学术、宗教和社会变革密切相关,是观察历史的一扇窗,而这些,又正是《江苏文库》需要去展示并进行深入研究的内容。

为了助力《江苏文库》的编纂出版,南图尽其所有,提供最好的底本。据统计,我们即将提供的书目将超过1000种,其中不乏善本、稀见本或孤本。

现代快报:对于《江苏文库》的利用,您有什么建议?

徐小跃:《江苏文库》浩浩汤汤3000册,这对江苏文脉的梳理是一件大功德。不过,江苏文脉的研究与整理工程,更重要的是对经典中的思想、中国传统文化的方方面面进行持续地研究,真正让古籍“活”起来。

对话

全勤

现代快报:《江苏典藏志》的选取标准是什么,请您介绍一下。

全勤:目前,我们收集到的251313条全省古籍书目,包括了书写、印制于1912年以前的中文文献,在通过终审后,最终按古籍分类法进行分类归别,收录进《江苏典藏志》。

现代快报:从普查,到编纂出版《江苏典藏志》,为什么要进行4重审核?

全勤:古籍的普查、目录的编纂工作,需要目录学、版本学、校勘学等多方面的知识。之所以要对251313条古籍数据进行一审、二审、三审和终审,首先是因为,这些数据来自江苏各大系统的图书馆,有的来自高校图书馆、有的来自公共图书馆等等,数据来源不同,著录的标准不一致,数据不够规范,要仔细核对。

其次,全省参与古籍编目的工作人员有200多人,大家在题名卷数、著者信息、版本版式、存缺卷次等项目的著录上有所不同,特别是一些基层的图书馆,古籍编目人员稀少。所以,我们要通过4重审核工作,对数据质量进行严格把关。

现代快报:刚您说有200多位参与人员,他们背后有什么故事?

全勤:古籍目录整理,是一项专业性非常强的工作,尤其在版本鉴定、著录分类等方面,更需要长期的古籍编目工作经验和“冷板凳”精神。

根据我们的统计,至2019年为止,全省各大系统图书馆直接参与这项工作的人员达到200多人。他们中既有专家,也有基层的工作者,还有志愿者团队。

古籍普查则如同“人口普查”,需要各单位的古籍工作者扎扎实实地依托每一部古籍实体书展开。他们在普查过程中干的既是脑力活,也是体力活。特别在一些基层图书馆,由于长期没有进行古籍整理,书上的灰尘、虫蛀、霉菌很多,工作人员都是穿着工作服、戴着口罩进行普查工作的,一天下来鼻子里都是灰,白手套变成黑色手套。有些工作人员因为接触灰尘导致皮肤过敏,严重的还会起疹子,但都坚持在普查一线。

4重审核、200多位“古籍普查员”、251313条全省古籍书目,它们汇聚在一起,凝结成了《江苏典藏志》。

这部《江苏文库·书目编》的最新成果,也将于明年与大家见面。

标签:
责编:缪钦 崔欣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