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jpg
一本厚账单浓浓邻里情,老邻居弥留之际托付一家老小
2020-06-22 10:02:00  来源:扬州网  
1
听新闻

凌顺梅帮忙收拾卞家。

凌顺梅帮卞家打理的菜地。

在邗江区汊河街道徐集村,提起凌顺梅夫妇俩,周围人都要竖起大拇指,说一声“不容易”。4年前,他们的老邻居卞金宝在弥留之际,将自己的家人托付给了他们。卞金宝本是家里唯一的劳动力,他去世后,家人病的病、小的小,都没有自理能力,该如何生活?凌顺梅夫妇俩又是如何用行动诠释“远亲不如近邻”的呢?

老邻居临终托付 她毫不犹豫应了下来

凌顺梅家和去世的卞金宝一家做了几十年的邻居。卞金宝是个苦命的人,妻子患有精神疾病,儿子的智力低于常人。多年来,他埋头苦干,一个人撑起了一个家,张罗着为儿子娶了媳妇,生了孙女,还咬着牙盖了一座二层小洋房。虽然孙女不太会说话,儿媳妇也早早离开了这个家,但卞金宝总觉得,日子还是有盼头的:孙女小美和她的爸爸、奶奶不一样,至少智力正常一些。

“我只要熬到小美长大了,就能休息了。”他总这样说。可是多年积劳60岁刚出头的卞金宝便被查出得了胃癌,与病魔抗争了一年,他到了弥留之际。

那一天,凌顺梅没忍心去看,却有人匆匆上门来寻她:“卞金宝一直在找你们夫妻俩呢。”

凌顺梅说,时隔4年,她还能清晰地回想起老邻居卞金宝在去世前乞求的眼神:“老姐姐,我走了以后,扔下的这一家子,病的病、小的小,是过不下去了,请你一定要帮帮我。”凌顺梅不忍地扭过头,擦了擦眼角:“你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好他们的。”

一次次监督示范 他们为邻居一家操透了心

凌顺梅和丈夫祁学刚没有让卞金宝失望。四年来,他们对邻居一家悉心照顾,扮演着多重角色。

凌顺梅说,卞金宝刚走的那段日子,他们一家过得是“一塌糊涂”。屋里脏乱不堪,从不洗衣,衣服鞋子穿臭了就扔在一旁,家中堆满了垃圾;一锅米饭,一家三口能吃好几天,锅盖一掀,苍蝇便飞了出来;屋后的菜地杂草有一人高……

不能再这么下去了。凌顺梅和丈夫寻了个机会,将卞金宝的老婆张琴和儿子大明堵在了家中,一边帮他们收拾屋子,一边强迫他们跟着自己一起做;做饭时,也让张琴站在一边学。“只有自己学会了,成习惯了,这个家才能维持下去。”凌顺梅说,那段日子,她一边要操持自家的家务,一边还要给邻居家搭把手,一遍遍做示范,每天累得腰酸背痛,一碰枕头便能睡着。“我对我的两个儿子都没这么操心过。”她笑着说。

凌顺梅和祁学刚的努力有了成效,卞家没有那么脏了,张琴渐渐能做一些饭菜了;孙女小美也能像模像样洗一些轻巧的衣服了,屋后的菜地,凌顺梅也帮他们种满了瓜果蔬菜。“已经吃了好几茬了。前段时间,我又帮他们点了豆子,种了玉米。”她说。

一本厚厚的账单 记录下浓浓的邻里情

卞家虽然有低保,但是张琴和大明对金钱没有概念,早上刚领到低保,晚上就能花得一分钱不剩。这样下去,日子还怎么过? 在卞家亲戚的请求下,凌顺梅的丈夫祁学刚成了卞家的“管家”。祁学刚准备了一本厚厚的记事本,每月低保领到多少、卞家取走多少,都一一记录在案。

“没有特殊情况,一次最多只能给200,给多了他们就不知道花哪儿去了。”祁学刚说。

卞家的水电费、治病等大笔支出,都是祁学刚帮忙代缴。卞家来领钱,他总要多问几句,生怕他们一个迷糊,将生活费都花光了。

就这样,在祁学刚这个“抠门”管家的帮助下,卞家人也能做到进出有度、衣食无忧了。

今年,祁学刚还用“抠”下来的钱,帮卞家添置了两台空调。

“我这个管家,做得还算不错,他们的生活质量终于提高一点了。”祁学刚说。

4年如一日,照顾没有生活能力的邻居一家,说不累是假的。但凌顺梅和祁学刚却从没有一句抱怨:“当初答应好的,就不能反悔。”(卞家人均为化名)

通讯员 卞春莹 记者 赵雅琼

标签:
责编:徒滢 崔欣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