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图片20190916112322.jpg
隋炀帝墓跳级晋升“国保”这三处文保单位通关秘诀是啥
2019-10-18 17:01:00  来源:扬州晚报-扬州网  
1
听新闻

  10月16日,第八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名单公布,扬州新增3处“国保”,分别是隋炀帝墓(古墓葬)、西方寺大殿(古建筑)、仙鹤寺(古建筑)。至此,扬州的全国重点文保单位增至24处(含大运河),“省保”单位54处,数量均居江苏省前列。

  2018年上半年,国家文物局在全国范围内开展第八批全国重点文保单位的遴选和推荐工作。隋炀帝墓、新四军挺进纵队二三支队司令部旧址、梅花书院、郭村新四军苏北指挥部旧址、宝应朱氏家祠、仙鹤寺、西方寺大殿7处扬州的省级文保单位进入推荐名单。最终,隋炀帝墓、西方寺大殿、仙鹤寺3处文保单位脱颖而出,成为新晋“国保”。它们缘何能够脱颖而出,跻身国家级行列?接下来,3处新晋“国保”的“国保”档案又将如何书写呢?

  【通关秘诀】

  隋炀帝墓

  帝王墓葬,填补大量考古空白

  新晋的三处“国保”单位中,隋炀帝墓无疑是最为特殊的一个。“除了扬州城遗址,隋炀帝墓是扬州所有的‘国保’中影响最大的。”扬州文保专家顾风认为,隋炀帝墓的入选是必然,虽然此前并未定级,如今一跃成为“国家级”,以其影响力来说,成为“国保”是必然。

  隋炀帝墓出土的一批具有时代特征、地域特征的随葬品和特殊的墓葬形制,对于研究隋末唐初的高等级墓葬形制、丧葬习俗的演变、南北文化的交流提供了珍贵且翔实的第一手科学资料,填补了大量考古学界的空白。入选“2013年全国考古十大新发现”和“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学术论坛全国六大考古新发现”。

  “扬州隋唐时期的遗迹、资源很多,但始终缺少一个有分量的成果来统领,隋炀帝墓的出现,就充当了这个角色。这个具有国际影响力的人物,也应该得到这样的待遇。”顾风认为,隋炀帝与扬州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隋炀帝墓在扬州的发现、发掘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西方寺大殿

  明代宗教建筑,金农寄居之所

  西方寺大殿是扬州为数不多的明代宗教建筑遗存,保存完好,其歇山重檐、楠木梁架,对研究明清扬州宗教文化和宋明建筑形制、风格、工艺等都具有十分重要的价值。大殿内遍施彩绘于梁架之上,甚至不用藻井,而以五彩遍装,其梁枋、柱子、斗栱都有彩绘,梁、檩、枋的彩绘甚至保留了宋代和明代早期彩绘之风格。同时,作为“扬州八怪”之一的金农寄居之所,大殿也对研究清代金农等扬州八怪人物群体活动具有一定的价值。

  顾风认为,西方寺大殿是明清扬州古城中现存的历史最早的单体木结构建筑。如今,西方寺大殿位于扬州八怪纪念馆内,与“扬州八怪”的品牌嫁接起来,拥有了新的活力。

  仙鹤寺

  建筑风格和中外交流影响很大

  仙鹤寺由普哈丁于公元1275年创建,迄今已有740多年的历史,寺内有多处宋、元、明、清建筑遗存。普哈丁在创建礼拜寺时,以中国古人心目中的吉祥物“鹤”的身躯从嘴到尾来布局建筑物,仙鹤寺由此而得名。现为我国东南沿海伊斯兰教四大清真寺之一。仙鹤寺与扬州普哈丁墓相互映衬、互为表里,在保存海上丝绸之路文化遗存及研究扬州伊斯兰文化演变、伊斯兰教建筑中国化等方面具有极高的文化价值。

  “作为一个伊斯兰教建筑群,仙鹤寺非常自然地与中国的建筑风格进行融合,建筑的形式发生了变化,反映出中西方交流的成果。”顾风介绍。

  “曾经它就在汶河边,后门打开就可以利用河道对外沟通。”顾风认为,仙鹤寺的文化价值已经远远超越地域本身,其已具有世界级的影响力。

  【保护规划】

  未来恢复隋炀帝墓正南方神道

  “保护为主、抢救第一、合理利用、加强管理”是文保工作不变的方针。

  “隋炀帝可以说是大运河的总指挥。”顾风认为,不能仅仅将隋炀帝墓作为一个遗产点、一个文保单位来看待,在大运河文化带建设的过程中,要进一步加强研究,充分发掘其历史文化内涵,以及隋炀帝与扬州的关系,充分发掘出隋炀帝墓的旅游资源。

  如今,隋炀帝墓防渗漏、保护设施建设工程、墓葬本体加固保护工程正在稳步推进,依托隋炀帝墓将打造隋炀帝墓考古遗址公园。远期计划将在正南方开辟通道,恢复帝王陵墓正南方神道,让公园南侧通道穿过蜀冈西峰公园与平山堂西路相连,打造出帝王陵墓的雄伟气势。

  西方寺大殿于2018年修缮竣工,文物建筑总体保存较好。目前,相关部门正在研究、编制西方寺大殿保护规划。未来将针对古建筑砖木结构经常出现的损毁、病害进行定期查勘和保养维护,同时加强安全防护,进一步加深西方寺及明清扬州宗教文物的研究,开展扬州八怪相关的书画、人物研究。

  近年来,根据扬州仙鹤寺的原有规模,仙鹤寺大门前的照壁及北侧的配房等建筑已经恢复,仙鹤寺原有建筑形态基本恢复。下一阶段,将邀请古建筑专家对寺内主要建筑进行细致勘测,调整、完善保护区划;对寺内重要建筑进一步重修、保护,恢复其历史原貌。通过仙鹤寺这个阵地,对普哈丁生平及仙鹤寺周边教坊生活习俗展开研究,将加强安全防护、环境整治等工作。

  “‘国保’不是终点,而是起点。能否挖掘文化遗产新内涵,合理利用文物资源才是值得研究与深思的方向。”顾风认为,新一批“国保”的公布,是一次全面审视文化资源保护、利用状态的良机,如何将文保资源整合,重新规划城市文化发展脉络大有文章。记者林倩雯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目录】

  个园、何园、扬州城遗址、盂城驿、龙虬庄遗址、普哈丁墓、吴氏宅第、莲花桥和白塔、小盘谷、扬州大明寺、高邮当铺、朱自清旧居、庙山汉墓、史可法墓祠、贾氏盐商住宅、逸圃、汪氏小苑、汪氏盐商住宅、卢氏盐商住宅、扬州重宁寺、大运河、隋炀帝墓、西方寺大殿、仙鹤寺

标签:
责编:贾晓君 崔欣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