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江苏网>江苏 > 扬州 > 关注扬州 > 正文

扬州推手揭秘“网红”幕后那些事 直播水很深砸钱追主播不靠谱

来源:中国江苏网   2018-01-12 09:31:00

  中国江苏网1月12日讯 近日,移动社交平台陌陌发布了《2017主播职业报告》,数据显示,国内近五成男性每天都有看网络直播的习惯。记者调查注意到,扬州看网络直播的市民也越来越多,甚至有一名“土豪”在直播圈“砸”了将近500万元。

  知名主播年薪20万

  网红主播频遭“挖角”

  观看网络直播成为很多年轻人打发时间的方式,扬州网红主播情况如何?牛友集团董事长窦明亮,每天的工作就是通过各种方式来推广主播。

  “扬州本地网红主播并不多,扬州女孩总体比较内向,羞涩腼腆。扬州的主播基本喜欢自娱自乐,一旦出名,很快就会被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的主播平台‘挖’走。”窦明亮说,扬州主播喜欢在映客、花椒、陌陌、抖音等平台直播,一旦稍有知名度,就会被猎头公司“挖角”。从去年多家直播平台显示的数据来看,扬州稍有知名度的主播年收入大概在20万元左右,最高能达到50万元。

  记者了解到,不管是扬州还是全国,看网络直播的人数是越来越多,随着瓜分“蛋糕”人的增多,直播圈也出现了“三足鼎立”,秀场、游戏竞技和电商市场各占1/3。

  “土豪”出手大方

  去年刷礼物花了500万?

  “据说,扬州有一位土豪,去年在各大直播平台刷礼物,花掉了将近500万元,引起了直播圈的关注。”窦明亮说,这名网名“守望者”的扬州人,在映客直播平台就开设了多个账号,给主播刷礼物十分频繁。一年时间,总计花掉了500万元,网友送他外号“扬州首富”。是真的吗?此事有待进一步核实。

  这名扬州人是职业“刷手”?窦明亮说,据他了解,网名“守望者”的扬州人起初并非圈内人,疯狂砸钱只是出于兴趣爱好,掌握了门道后,开始自己做直播。

  哪些人每天看网络直播?他们看直播想获得什么呢?市民孔先生告诉记者,平时工作枯燥,压力大,看一些网络直播,权当是一种放松吧。大三学生小邓告诉记者,他关注网络直播,完全是为了满足自己的猎奇心理,“还有人直播吃虫子,这些稀奇古怪的视频,我都喜欢看。”

  每天“出售”才艺

  面对谩骂还得陪笑脸

  在别人眼里,帅哥美女主播光鲜亮丽,其实他们也有鲜为人知的辛酸。昨天下午,记者找到了一名帅哥主播杨俊升,今年30岁,他是一家网络直播平台的专职主播,用他的话来说,他每天都是在“出售”才艺。

  “我大学学的是动漫设计,毕业后找不到对口工作,才跨入了直播圈。”杨俊升自嘲道,他觉得上班太累,自己又太懒,从事直播行业,只要对着镜头讲解游戏,动笔画画,就能赚钱,总体还是比较轻松的。

  “其实,我们的收入十分不稳定,根据直播期间的粉丝量来决定的,正常小几千元一个月,最高也只有6000元。”杨俊升说,唯一受不了的就是,面对别人的谩骂,还得笑脸面对。“和跳梁小丑一样,死皮赖脸向大家讨赏。”

  主播薇薇(化名)也有同样的感受,虽然做网络主播能赚到钱,但薇薇坦言,做主播并没有外人看起来那么轻松,压力大时,她也想不做了,“有很多网友打出不堪入目的话语,叫人看了非常不舒服,我没有做过什么出格的事情,也会莫名其妙被人骂。”

  直播猫腻需警惕

  砸钱追主播很不靠谱

  在很多扬州年轻人生活中,看网络直播已经成为一种习惯,网络直播有哪些猫腻需要警惕呢?

  作为圈内人士,窦明亮十分肯定地说,直播圈水很深,经常看直播的扬州年轻人千万不要被“套路”。经常看网络直播的市民应该了解,每个直播软件都会推“热门直播室”,是否“热门”取决于市民的点击率,不过在人为操作之后,“热门”却成了虚假繁荣,成了圈钱的场所。

  “直播公司会出1/3的钱刷票,将这个直播室‘刷’成热门,吸引更多的市民进入观看。”窦明亮告诉记者,直播公司赚取2/3利润,全靠粉丝们刷礼物,礼物是要花真金白银购买的。大多数美女主播具有丰富的经验,她们会在不经意间,让市民心甘情愿地送上礼物。

  记者了解到,很多美女主播在直播过程中,举止投足会让你感觉想和你“谈恋爱”,一旦你信了,你就被“套路”住了,接下来就是疯狂地砸钱,最后落得一场空。“大家还是得理性消费,花出去的钱是收不回头的,目前也没有法律条文可以帮助你。”窦明亮提醒。

  记者 陈晨 实习生 张晨蕾

  观看网络直播成为很多年轻人打发时间的方式,扬州网红主播情况如何?牛友集团董事长窦明亮,每天的工作就是通过各种方式来推广主播。

  “扬州本地网红主播并不多,扬州女孩总体比较内向,羞涩腼腆。扬州的主播基本喜欢自娱自乐,一旦出名,很快就会被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的主播平台‘挖’走。”窦明亮说,扬州主播喜欢在映客、花椒、陌陌、抖音等平台直播,一旦稍有知名度,就会被猎头公司“挖角”。从去年多家直播平台显示的数据来看,扬州稍有知名度的主播年收入大概在20万元,最高能达到50万元。

  记者了解到,不管是扬州还是全国,看网络直播的人数是越来越多,随着瓜分“蛋糕”人的增多,直播圈也出现了“三足鼎立”,秀场、游戏竞技和电商市场各占1/3。

  “据说,扬州有一位土豪,去年在各大直播平台刷礼物,花掉了将近500万元,引起了直播圈的关注。”窦明亮说,这名网名“守望者”的扬州人,在映客直播平台就开设了多个账号,给主播刷礼物十分频繁。一年时间,总计花掉了500万元,网友送他外号“扬州首富”。是真的吗?此事有待进一步核实。

  窦明亮说,据他了解,网名“守望者”的扬州人起初并非圈内人,疯狂砸钱只是出于兴趣爱好,掌握了门道后,开始自己做直播。

  哪些人每天看网络直播?他们看直播想获得什么呢?市民孔先生告诉记者,平时工作枯燥,压力大,看一些网络直播,权当是一种放松吧。大三学生小邓告诉记者,他关注网络直播,完全是为了满足自己的猎奇心理,“还有人直播吃虫子,这些稀奇古怪的视频,我都喜欢看。”

  在别人眼里,帅哥美女主播光鲜亮丽,其实他们也有鲜为人知的辛酸。昨天下午,记者找到了一名帅哥主播杨俊升,今年30岁,他是一家网络直播平台的专职主播,用他的话来说,他每天都是在“出售”才艺。

  “我大学学的是动漫设计,毕业后找不到对口工作,才跨入了直播圈。”杨俊升自嘲道,他觉得上班太累,自己又太懒,从事直播行业,只要对着镜头讲解游戏,动笔画画,就能赚钱,总体还是比较轻松的。

  “其实,我们的收入十分不稳定,根据直播期间的粉丝量来决定的,正常小几千元一个月,最高也只有6000元。”杨俊升说,唯一受不了的就是,面对别人的谩骂,还得笑脸面对。“和跳梁小丑一样,死皮赖脸向大家讨赏。”

  主播薇薇(化名)也有同样的感受,虽然做网络主播能赚到钱,但薇薇坦言,做主播并没有外人看起来那么轻松,压力大时,她也想不做了,“有很多网友打出不堪入目的话语,叫人看了非常不舒服,我没有做过什么出格的事情,也会莫名其妙被人骂。”

  直播猫腻需警惕

  砸钱追主播很不靠谱

  在很多扬州年轻人生活中,看网络直播已经成为一种习惯,网络直播有哪些猫腻需要警惕呢?

  窦明亮说,直播圈水很深,经常看直播的扬州年轻人千万不要被“套路”。经常看网络直播的市民应该了解,每个直播软件都会推“热门直播室”,是否“热门”取决于市民的点击率,不过在人为操作之后,“热门”却成了虚假繁荣,成了圈钱的场所。

  “直播公司会花钱刷票,将这个直播室‘刷’成热门,吸引更多的市民进入观看。”窦明亮告诉记者,直播公司赚取的利润,全靠粉丝们刷礼物。

  窦明亮提醒,很多美女主播在直播过程中,举手投足会让你感觉想和你“谈恋爱”,一旦你信了,你就被“套路”住了,接下来就是疯狂地砸钱,最后落得一场空。“大家还是得理性消费,花出去的钱是收不回头的,目前也没有法律条文可以帮助你。”

  实习生 张晨蕾 记者 陈晨

  “据说,扬州有一位土豪,去年在各大直播平台刷礼物,花掉了将近500万元,引起了直播圈的关注。”窦明亮说,这名网名“守望者”的扬州人,在映客直播平台就开设了多个账号,给主播刷礼物十分频繁。一年时间,总计花掉了500万元,网友送他外号“扬州首富”。是真的吗?此事有待进一步核实。

  窦明亮说,据他了解,网名“守望者”的扬州人起初并非圈内人,疯狂砸钱只是出于兴趣爱好,掌握了门道后,开始自己做直播。

  哪些人每天看网络直播?他们看直播想获得什么呢?市民孔先生告诉记者,平时工作枯燥,压力大,看一些网络直播,权当是一种放松吧。大三学生小邓告诉记者,他关注网络直播,完全是为了满足自己的猎奇心理,“还有人直播吃虫子,这些稀奇古怪的视频,我都喜欢看。”

  在别人眼里,帅哥美女主播光鲜亮丽,其实他们也有鲜为人知的辛酸。昨天下午,记者找到了一名帅哥主播杨俊升,今年30岁,他是一家网络直播平台的专职主播,用他的话来说,他每天都是在“出售”才艺。

  “我大学学的是动漫设计,毕业后找不到对口工作,才跨入了直播圈。”杨俊升自嘲道,他觉得上班太累,自己又太懒,从事直播行业,只要对着镜头讲解游戏,动笔画画,就能赚钱,总体还是比较轻松的。

  “其实,我们的收入十分不稳定,根据直播期间的粉丝量来决定的,正常小几千元一个月,最高也只有6000元。”杨俊升说,唯一受不了的就是,面对别人的谩骂,还得笑脸面对。“和跳梁小丑一样,死皮赖脸向大家讨赏。”

  主播薇薇(化名)也有同样的感受,虽然做网络主播能赚到钱,但薇薇坦言,做主播并没有外人看起来那么轻松,压力大时,她也想不做了,“有很多网友打出不堪入目的话语,叫人看了非常不舒服,我没有做过什么出格的事情,也会莫名其妙被人骂。”

  直播猫腻需警惕

  砸钱追主播很不靠谱

  在很多扬州年轻人生活中,看网络直播已经成为一种习惯,网络直播有哪些猫腻需要警惕呢?

  窦明亮说,直播圈水很深,经常看直播的扬州年轻人千万不要被“套路”。经常看网络直播的市民应该了解,每个直播软件都会推“热门直播室”,是否“热门”取决于市民的点击率,不过在人为操作之后,“热门”却成了虚假繁荣,成了圈钱的场所。

  “直播公司会花钱刷票,将这个直播室‘刷’成热门,吸引更多的市民进入观看。”窦明亮告诉记者,直播公司赚取的利润,全靠粉丝们刷礼物。

  窦明亮提醒,很多美女主播在直播过程中,举手投足会让你感觉想和你“谈恋爱”,一旦你信了,你就被“套路”住了,接下来就是疯狂地砸钱,最后落得一场空。“大家还是得理性消费,花出去的钱是收不回头的,目前也没有法律条文可以帮助你。”

  实习生 张晨蕾 记者 陈晨

  “据说,扬州有一位土豪,去年在各大直播平台刷礼物,花掉了将近500万元,引起了直播圈的关注。”窦明亮说,这名网名“守望者”的扬州人,在映客直播平台就开设了多个账号,给主播刷礼物十分频繁。一年时间,总计花掉了500万元,网友送他外号“扬州首富”。是真的吗?此事有待进一步核实。

  窦明亮说,据他了解,网名“守望者”的扬州人起初并非圈内人,疯狂砸钱只是出于兴趣爱好,掌握了门道后,开始自己做直播。

  哪些人每天看网络直播?他们看直播想获得什么呢?市民孔先生告诉记者,平时工作枯燥,压力大,看一些网络直播,权当是一种放松吧。大三学生小邓告诉记者,他关注网络直播,完全是为了满足自己的猎奇心理,“还有人直播吃虫子,这些稀奇古怪的视频,我都喜欢看。”

  在别人眼里,帅哥美女主播光鲜亮丽,其实他们也有鲜为人知的辛酸。昨天下午,记者找到了一名帅哥主播杨俊升,今年30岁,他是一家网络直播平台的专职主播,用他的话来说,他每天都是在“出售”才艺。

  “我大学学的是动漫设计,毕业后找不到对口工作,才跨入了直播圈。”杨俊升自嘲道,他觉得上班太累,自己又太懒,从事直播行业,只要对着镜头讲解游戏,动笔画画,就能赚钱,总体还是比较轻松的。

  “其实,我们的收入十分不稳定,根据直播期间的粉丝量来决定的,正常小几千元一个月,最高也只有6000元。”杨俊升说,唯一受不了的就是,面对别人的谩骂,还得笑脸面对。“和跳梁小丑一样,死皮赖脸向大家讨赏。”

  主播薇薇(化名)也有同样的感受,虽然做网络主播能赚到钱,但薇薇坦言,做主播并没有外人看起来那么轻松,压力大时,她也想不做了,“有很多网友打出不堪入目的话语,叫人看了非常不舒服,我没有做过什么出格的事情,也会莫名其妙被人骂。”

  直播猫腻需警惕

  砸钱追主播很不靠谱

  在很多扬州年轻人生活中,看网络直播已经成为一种习惯,网络直播有哪些猫腻需要警惕呢?

  窦明亮说,直播圈水很深,经常看直播的扬州年轻人千万不要被“套路”。经常看网络直播的市民应该了解,每个直播软件都会推“热门直播室”,是否“热门”取决于市民的点击率,不过在人为操作之后,“热门”却成了虚假繁荣,成了圈钱的场所。

  “直播公司会花钱刷票,将这个直播室‘刷’成热门,吸引更多的市民进入观看。”窦明亮告诉记者,直播公司赚取的利润,全靠粉丝们刷礼物。

  窦明亮提醒,很多美女主播在直播过程中,举手投足会让你感觉想和你“谈恋爱”,一旦你信了,你就被“套路”住了,接下来就是疯狂地砸钱,最后落得一场空。“大家还是得理性消费,花出去的钱是收不回头的,目前也没有法律条文可以帮助你。”

  实习生 张晨蕾 记者 陈晨

标签:

责任编辑:贾晓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