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jpg
教育“减负”家长纠结 到底什么才是学生的合理负担
2019-11-25 09:55:00  来源:淮海晚报  
1
听新闻

  小学生晚9点、初中生晚10点后不写作业、不许补课、不许考试、不许公布分数……近期,江苏省、浙江省中小学俨然刮起了减负风,引起了家长们的热烈讨论。日前,教育部召开会议提出:减负不是让学生没有学习负担,而是要优化学生的合理负担!不过,对于合理负担如何定义,家长们莫衷一是。11月21日晚,一款名为“有问”的APP平台组织了一场线上论坛,邀请专家对什么是不合理、不必要的课业负担进行讨论,淮报融媒体记者通过该APP在线上采访了部分学者。

  ●家长声音:“减负”让自己负担更重了

  在全国刮起的减负风中,淮安也在执行教育部等九部门2018年底联合出台的《中小学生减负措施》(简称“减负30条”),其中对学生书面作业总量、学生睡眠时间,考试次数等均有明确“量表”。例如小学一二年级不布置书面家庭作业,三至六年级家庭作业不超过60分钟,初中家庭作业不超过90分钟,高中也要合理安排作业时间;保证小学生每天睡眠时间不少于10个小时,初中生不少于9个小时,高中阶段学生不少于8个小时等。

  近日,在清江浦区一家校外培训中心,很多孩子读小学一二年级的家长把孩子送进教室后就开始聊起了作业问题。他们共同的感受是,刚开学那阵老师会在群里布置作业,孩子做的学案也会详细点评,后来就只有学习内容的总结了。不过,大多数家长并没因为老师不布置书面作业而放弃让孩子拿起纸笔,“我们家委会代表每天会发作业到一个没有老师的群里,建议家长让孩子练习。哪天发迟了或没发,不少家长会讨论当天让孩子练习什么。”孩子在市区一所市直小学读二年级的李先生说,“别人都做了,你家不做,孩子在班级做学案就错的多,回答问题也落后,时间长了会影响他对学习的信心。”

  “老师布置的作业少了,但孩子每天仍要学到很晚。”一位初中生的妈妈告诉记者,现在老师布置作业的确简练了,每一项作业会写上需要完成的时间。按照这些时间简单相加,孩子的作业量并未超标。“但事实上,预习、复习、阅读、整理错题等学习并未计入,而这部分学习往往需要花很长时间。”她说。另外,教育要减负,但成绩依然很重要,家长只有花更多的时间、精力、经济成本给孩子找另外的渠道补课,“孩子的负担并没减轻,我们家长的负担更重了。”

  “如果大家想的都是孩子的健康快乐成长,而不是相互攀比,孩子就不用越来越累。”记者发现,为“减负”拍手叫好的声音有,但有些单薄,有人提出孩子课业负担确实需要减轻,会立刻遭到其他家长反驳:“我们也心疼孩子,但目前的选拔体制就是靠分数,九年义务教育轻松了,恐怕连高中都没得上。”还有家长直截了当地说,要“减负”让别人家减去吧,自己还是要当“鸡娃家长”(送孩子上培训班,陪读、陪练、打鸡血的家长)。

  ●为什么课业会成为学生、家长的负担?

  为什么课业会成为学生、家长的负担?而“减负”却又遭到部分家长的“软抵制”?“有问”APP组织了上海师范大学教育学院党委副书记兼初等教育系主任王健、国家教育行政学院副研究员高政、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大学社会政策学博士王捷等专家学者开展了一场线上讨论。

  王捷认为,学习之所以成为负担,是因为大多数人不是为兴趣而学,而是为文凭而学。当代社会是一个文凭社会,文凭是一种通货,可以用它来获得工作机会,获得社会地位,形成社会分层。我国的文凭是通过考试取得的,相对于基于血统的继承制度等是比较公平的。考试成绩主要取决于智力水平、教和学的方法,以及学习时间。如果智力水平、教学方法相同,学习成绩取决于学习时间。“我们讨论的所谓学业负担主要就是学习时间的问题。”王捷说。只要基于文凭社会的考试制度存在,就很难苛责孩子、家长延长学习时间是不合理、不必要。因为,文凭的供给是有限的,需要竞争。“这里的合理、必要是一种价值判断,同时也是一种理性选择。不过,人的理性是有限的,做出真正理性选择是困难的。”在王捷看来,政策制定者需要对学习时间进行控制,因为这涉及到儿童的身心健康。“过长的学习时间肯定会损害孩子的身心健康,即使短期可以提高学习成绩,从长期来看也是不利的。”他说。

  高政则认为,在实际操作中,学业负担之所以存在,并不仅仅是教育系统自身的原因,社会分层、基尼系数、社会保障、文化传统等社会现实因素才是学业负担的根本原因。“一道又一道的史上最严减负令对家长来说是无力的,学校减作业,学生的负担还是重,因为还有大量的家长作业和培训作业。”高政说。

  ●哪些是不合理、不必要的课业负担?

  针对社会上对减负的各种声音,不久前,教育部召开通气会提出,减负不是让学生没有学习负担,而是要优化学生的合理负担,学校要减少考试次数,不得公布考试成绩和排名,坚决禁止分班考试,实行均衡编班。

  在参与讨论的专家们看来,合理的学习负担是学生成长、成才的必要动力与压力,但所谓合不合理,很难用统一标准衡量。每个人的学习能力、学习方式、学习意愿、学习兴趣、知识基础都不一样,对一个孩子来说可能是过重的学业负担,对另一个孩子可能完全不是负担。同时,每个人的负担感受不同,学生愿意学,在学习中能够获得战胜挑战的喜悦,不觉得父母期待是压力,负担感就轻,反之则重。在高政看来,合理必要的与不合理不必要之间的界限主要在于教师布置作业的目的和出发点是什么,有教师会布置惩罚性作业,比如反复抄写单词、生字、课文,或提前超纲教学,这都不太合理。

  2017中国新父母评选年度父亲大奖获得者、中国教育学会家庭教育专业委员会会员张敏认为,在一定范围内,过度学习是必须的,但超过一定限度,学习效果会逐渐递减,并消耗大量体力、精力。张敏列出了五种不合理、不必要情况:一是大量的机械惩罚重复性的作业、简单粗暴的作业、低效无效的作业;二是要求家长布置批改或者要求家长完成的作业;三是不符合学生认知规律、年龄特征的超度超纲的抢跑;四是压榨学生正常的睡眠、运动、阅读时间,把全部时间都用来刷题培训;五是各任课老师之间缺乏协调,虽然单科作业适量,但全部压到孩子这里就处于失控的状态。

  ●“减负”能否取得 满意的学习效果?

  有没有可能既减负又保证学习质量?对此多数专家不太乐观。教育评价、用人导向、中高考制度的优化、学校及班级规模的适度、教师素质的提升等深层次的问题不改进,“轻负高效”就是一句口号。

  他们认为,轻负高效的前提有两个,一个是做到精准作业、有的放矢,针对每个孩子的学习特点和知识掌握基础布置作业,避免无意义的重复;另一个就是教师在教学过程中高效,在课堂上把大部分问题都讲清楚讲透,学生自然不需要做很多作业来加深理解。“这对教师的要求很高,要对知识能融会贯通,有整体的学科知识框架,能对学生学习特点和学习方法做出判断,再把知识转换成学生能够理解和接受的方式进行教学。他们得懂学生心理,善于调动学生,让学生能投入到学习中来。现实中这种老师有,但数量较少,且坚持不易。”

  在专家们看来,真正要轻负,要么把时间交给学校,并严格监管学校的教学安排,要么就是等社会分配能实现全民的社会经济地位的平等,就是实现所谓的人尽其才,劳动分工不同,但这种分工不会带来社会经济地位的不同。■融媒体记者 姜晴

标签:家长声音;减负;家长
责编:胡悦 崔欣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