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图片_20201215112340.jpg
潘建伟:一团和气是科学发展的大忌
2018-11-07 07:52:00  来源:知识分子  
1
听新闻

  什么叫作科学的精神?我觉得科学精神最重要的在于它的出发点是没有功利性的。科学探索在本质上是由好奇心和兴趣驱动的无功利行为。

  科学里非常重要的就是质疑精神,一方面我们要充分相信前人已经取得了一些成功的经验,发现了一些定律和规律。但对前人工作的深入了解之后,我们对他们的理论还是要保持审慎的批判精神。

  历史告诉我们,牛顿力学告诉我们宗教里很多事情不是真实的,后来爱因斯坦又推翻了牛顿的绝对时空的观念。随后量子力学又进一步地颠覆了爱因斯坦相对论的决定论观点。从这种角度上来讲,科学是演进的,没有永远不变的权威,所以科学非常需要质疑,需要审慎的批判精神。

  “钱学森之问”非常有名,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的人才?这里可能有两方面原因。首先,改革开放前,因为历史上的原因,我们处于一种封闭的状态,没有及时充分地国际交流。改革开放之后,经济取得了发展,但也产生了功利的文化氛围,科学常常被当作职业与谋生的手段。比如说在我刚回来做量子信息的时候,很多人都说这个东西是伪科学、不靠谱。但后来这个领域慢慢发展起来之后,基金委每年收到的项目在呈指数的增长,本来并不具备必要基础的人,全部都来做这个。为什么?可能因为申请基金比较方便,能够谋生。

  其次,在功利性的文化之后,科学家很难沉浸地做事情。很多人经常会问你最近有没有什么重要的成果,对你具体做的是什么却不太感兴趣。我们大陆的学生非常好,但总体上来讲,他们可能更加急躁,更希望能够早点出成果,早点发文章,这是我任教多年,比较之后得到的一个观察结果。

  其实我们还有一个问题,中庸之道、一团和气是我们在科学发展上的一个大忌。比如说我们做各种项目的评审当中,中国人很少觉得这个项目不好就当面批评。

  另外,妨碍中国科技发展、目前需要解决的问题就是,为什么现代科学没有在古代中国诞生?这可能是由于,在中国的传统文化中,要么我们思考特别大的问题,比如“天人合一”,这些人不屑于把具体的自然界搞清楚。要么我们发明指南针、火药,非常实用。这两支队伍完全拼凑不到一起。但所谓真正的科学,从基础物理的研究到应用基础的研究到技术的研发,是一个全链条、全方位、互相促进的过程。没有技术,科学上难以发展。假如没有望远镜,你就不可能探索天文。但没有科学,技术也走不远。既做高大上的基础原理的研究,也做非常有用的技术的研发,这样我们科学的创新才能走向一个新的层次。

  来源:知识分子

  本文节选自“科学精神在中国”主题论坛上潘建伟(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教授)的演讲

标签:
责编:戴凌 崔欣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