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图片_20220121095940_副本.jpg
90后河北小伙画出南京烟火气
2021-11-10 09:08:00  来源:中国江苏网  
1
听新闻

近日,B站UP主“炒饼写生”画笔下的南京走红网络,不少网友留言:“南京人跟着你的画看南京!”这名UP主叫茹义松,河北人。因为曾多次来南京游玩,便爱上这座城市。为了近距离接触南京,他索性租了三个月的房子,还花200多元办了南京市旅游年卡。在他最初的计划里,想用三个月画完南京大部分有特色的地方,但待得越久、了解越深,就越觉得时间不够用。他说:“我画笔下的南京多是街头巷尾的生活场景,希望可以通过我的作品描绘出南京满满的亲和力和烟火气。”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见习记者 闫春旭 笪越

实习生 孙振凌

旅绘南京

河北小伙用钢笔画南京

勾起南京在外学子的思乡情

10月29日下午,在南京体育学院附近,记者见到了这位90后石家庄小伙茹义松。在长长的梧桐绿道旁,远远地就看到了一位身穿灰色卫衣,戴着黑框眼镜的男生正戴着耳机,坐在一个小马扎上写生,他的左边有一个手机支架,支架上有一台打开摄像头的手机,手机记录着整个绘画过程,身旁还静静立着一只白猫。虽然吸引了路人不时驻足围观,但他埋头专注在画画上。

在过去的六年时间里,茹义松去过很多城市,一边旅行一边在当地街头写生。在那么多城市中,南京让他格外喜欢,“虽然曾经也来南京短暂旅行过,但每一次来,都觉得很新鲜,看哪儿都觉得特别美好。”

“有美丽的风景、深厚的历史感、亲切和善的居民,除了喜欢南京的文化氛围,还喜欢街头巷尾的烟火气。”茹义松认为,自己可以用一种新鲜的外来视角用画笔解读南京,“或许可以让南京市民重新审视自己生活的地方原来如此美。”

打底、勾线、上色……不一会秋日的南京街头景象就跃然纸上。这些画也引起了不少南京人的共鸣:“原来自己居住的地方如此美!”还勾起了许多在外读书的南京学子的思乡情绪,纷纷在网络留言,“看到你的画后,特别亲切,我也想家了!”

观察南京

在南京租房三个月

只为画出这里的烟火气息

茹义松告诉记者,他每年都会外出写生五六次,每次多是两周左右。但因为实在喜欢南京,这次他租了3个月的房子,还花了200多元办了旅游年卡,就为了不放过南京任何一个街头巷尾。茹义松偏爱有生活气息的场景,“因为这些地方能够凸显出一座城市的亲和力与生活气息。”

刚开始,茹义松觉得三个月肯定能够把南京画完,但呆得时间越长,他就越感觉时间不够用。9月25日,是茹义松来南京写生的第一天,路过附近的一条小街,被十字街口处的二层小楼所吸引,索性就地画起来。此时楼里径直走出来一位阿姨,语气有点冲地用南京话问他在干嘛。明白了他的来意后,阿姨热情地和茹义松攀谈了起来,还神气地用手比划了个“六”:“它(小楼)比你的岁数都大呢,有六十多年了!”

茹义松笑了起来,“这就是‘旅绘’的魅力!在不同的城市里慢慢和当地人熟络起来,深入观察他们的日常生活,捕捉一个个充满生活气的场景,再把这些感受融进画里,会让画面充满人情味。”

爱上南京

不仅有猫陪伴还认识很多新朋友

在陌生城市写生的日子一点也不孤单

目前茹义松已经在南京待了40多天,在走过的地方中他最喜欢鸡鸣寺旁的古城墙。“和其他城市的古城墙不太一样,南京的城墙又高大又古老,非常有年代感,现代人穿梭在城墙的门洞里面,有种熙熙攘攘的感觉,历史和现实重叠在一起,这种氛围让我很喜欢。”

10月31日,扬子晚报记者跟着茹义松又来到了古鸡鸣寺旁的城墙上,这次他准备画墙下的鸡鸣寺路。只见他把画纸放在城墙上,左手扶着,右手拿着钢笔,两眼不停地望着城墙下的路。为了找到更好的角度,他只能站着画。

“平常一般是吃了午饭后才开始画画,下午会把线稿画完,画得快的时候就直接上色,慢的话就晚上回住的地方上色,基本上每天能够画出一个场景。”陪着茹义松写生的还有一只耳朵聋的白猫,名叫“八两”,他已经养了4年了。茹义松告诉记者,每次外出写生,如果方便的时候都会带着这只猫,“它特别喜欢跟着我出门,以前外出写生的地方不远,我都会骑着自行车驮着它。”

此次来南京,茹义松特地把它带过来了,“我本来想把猫托运过来,但是我的画友也比较喜欢猫,担心托运不保险,特地开了10多个小时的车把我和猫送过来,也很感谢他。”

茹义松到每座城市外出写生的时候,都会认识很多画友。采访现场,他身旁就有两位新结识的伙伴。

有一位大叔姓熊,是一位无人机爱好者,在网上看到茹义松的作品后,特地赶过来陪着他。还有一位是来自无锡的女孩博子。因为出差来到了南京,得知他会在灵谷寺路画梧桐,也一同带着纸笔写生。博子说:“感觉他在用自己的方法记录南京,从画中能感受到他注入其中的情感。”

目前,茹义松成了钢笔淡彩成人兴趣班的网课老师。因为网课不受地域时间限制,他可以随时随地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谈到接下来的打算,茹义松笑着说,“还会继续享受自己边旅行边画画的快乐,因为足够热爱,所以不存在‘坚持’,画下去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情。”

标签:
责编:陈康 崔欣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