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图片_20201215112340.jpg
传媒观察丨网络字幕组与受众间的“知沟”有多深
2020-12-18 14:34:00  来源:传媒观察  作者:燕道成 陈曦  
1
听新闻

编者按:随着互联网的迅速发展和世界文化交流的日益便捷,我国受众接触境外剧的数量与频率与日俱增,在官方有限供应的环境中,我国网络字幕组成为“网络义工”,为广大受众提供影视资源与字幕,被称为“打破文化屏障的人”。然而,在“知沟”理论视阈下,我国网络字幕组能否打破与受众的阶层隔阂却是个值得探讨的问题。湖南师范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燕道成教授和湖南师范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2015级硕士研究生陈曦在《传媒观察》2017年第4期刊文,以“知沟”理论为出发点,从该理论的发展变化过程入手,结合我国网络字幕组的现状,着重分析我国网络字幕组与其受众的阶层差异。

 

美国学者蒂奇诺在经过一系列实证研究后于1970年提出了“知沟”假说:由于社会经济地位高的人通常比社会经济地位低的人更快地获取信息,因此大众媒介传递的信息越多,二者之间的知识鸿沟则愈发有扩大的趋势。

“知沟”理论诞生至今,其内涵不断发展、丰富,“信息沟”便是“知沟”理论在信息化社会的应用与延伸。1974年,卡茨曼提出了“信息沟”理论。他认为新的传播技术会为整个社会带来信息量的增大,但每个人对信息的接触机会并不均等,信息富有者比信息贫穷者拥有更多信息优势。卡茨曼还认为传播技术日新月异,会造成信息“老沟”未平、“新沟”又起的局面,导致“信息沟”愈发扩大。此后,日本学者儿和岛人还提出,“知沟”不仅仅存在于贫富阶层当中,也广泛存在于不同性别、年龄、地区、职业、行业、民族、国家甚至是文化之间。

网络字幕组与受众之间的阶层差异

互联网技术的进步与普及使得网络社会发展蓬勃,世界各地区的文化交流愈发简易、频繁,这构成了网络字幕组必然诞生的大背景。但在“知沟”理论视阈下,网络字幕组与其受众之间的阶层差异随着社会的发展变化日益凸显。

(一)高学历经济富有者与普通大众

根据蒂奇诺的“知沟”理论,由于国内网络字幕组作为率先接触并译制外国影视第一手资源的群体,无论是在经济条件、知识储备、传播技能还是对于信息的选择性接触、理解和记忆上都与许多直接观看成品的观众存在一定差异,因此国内网络字幕组与受众大致可以分为高学历经济富有者与普通大众两个群体。

1.经济情况

首先,从字幕组的内涵来看,其英文名称为“Fansub group”,直译过来是“爱好者团体”,顾名思义,字幕组是指将外国影视片配上本国字幕的爱好者团体。从我国网络字幕组诞生至今,其精神和宗旨就是免费、共享、交流、学习。不难看出,字幕组的工作是没有任何酬劳的,热衷于该项工作的人,都是不求任何物质回报的。其次,虽然字幕组是志愿者团体,但是作为一个有组织、有纪律的团体,其运作需要一定的经济支撑。非盈利组织并不意味着不需要资金来维持生计。在网络字幕组提供资源、免费分享风光的外表下,其组织开销其实并不是一个小数目。人人影视创始人就曾表示,租用服务器、带宽、网站的维护都需要大量的资金,常常都是以万为单位的金额,实在不是个小数目。由此可见,国内网络字幕组是一个特殊的工作群体,其工作不仅强度大、专业性强,还没有物质报酬,经济情况不容乐观的人难以胜任这份工作。

2.知识储备

在知识储备方面,蒂奇诺认为,知识储存越多,对新事物、新知识的理解和掌握越快。在学历层次上,国内网络字幕组以学生和白领为主,学历普遍较高,甚至不少成员有过海外留学经历。以YouTube字幕组和V游字幕组为例,前者的进组要求为六级550以上、雅思7分以上、托福100以上、专八或同级;后者则明确要求高中生以下不得加群。这说明国内网络字幕组成员大多受教育程度高、学习经历丰富,并且有大量相关知识的积累,能够达到译制外国影视剧的硬性要求。在学习能力上,除了中文水平较好,网络字幕组成员还至少精通一到两门外语,能够轻松转换中外语境,对外国影视剧中的台词理解、掌握速度快。字幕组成员的学历层次高、学习能力较强、相关知识的储存量大、语言基础牢固,便于他们更好地吸收新知识。相比之下,国内观众的学历层次参差不齐,既有接受过良好教育的人也有文化程度一般的人,其已有相关知识的储备与字幕组成员存在较大差距。

(二)信息富有者与信息贫穷者

“知沟”从更广泛的意义上来说也是“信息沟”。在信息社会里,信息就是财富,“知识就是力量”,它们还是带来新的财富的手段。因此,信息社会所面临的一个现实问题,就是如何防止和解决信息富有者和信息贫困者的两极分化以及由此带来的社会矛盾。

在官方有限供应的环境中,我国网络字幕组成为“网络义工”,为受众提供影视资源与字幕。毋庸置疑,他们的信息能力比普通观众更加强大,因为他们必须在有限的时间内接收并消化大量剧集信息。每当新一集的美剧上线后,字幕组成员必须在第一时间到国外网站上下载片源和英文字幕,与此同时,校对人员还要在规定时间内对翻译好的内容进行汇总,统一人物称谓、语言风格等等。经过初校和总校后,再进行字幕内嵌和压制,整个制作流程才算完成。不难看出,字幕组成员之所以被称为“网络义工”,原因不仅在于其志愿劳动的工作性质,也在于他们利用网络来获取和传播信息的过硬能力。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网络字幕组同样也是一群观众,但他们能够凭借自身的信息水平,主动通过网络率先获取没有字幕的外国影视资源,并对这些影片进行解码和二次编码,从而经历了思考、学习和研究的过程。

新的传播技术总是层出不穷,日新月异,“老沟”未能填平,“新沟”又不断出现的趋势在传播技术的更新换代中尤为明显,这也使得网络字幕组与受众之间的“知沟”加大。

由于字幕组一直坚持着分享和交流的初衷,其作品难免被用作不正规途径,其自身也时常游走在侵权边缘。2014年,人人影视字幕组指责土豆网播出的《美国之声》盗用其字幕,却因为自身身份具有特殊性,未得到相关法律的支持。同年11月,人人影视的主页宣布网站关停,并且删除了站内全部影视资源,有微博网友@老朱专用MK42发微博称,人人影视的几台服务器由于被国家版权局查封而造成人人影视关闭,而就在同一天,国内最大的字幕搜索网站射手网因遭到美国电影协会投诉,被国家相关部门调查,并宣布永久性关闭。这样快速的改变使走在信息社会队伍之后的人们应接不暇、不知所措,尤其是不能适应网络社会的中老年人,在各种打压盗版的政策出台之后,只能回归到通过电视观看外国影视剧的状况当中。但总能在夹缝中求生存的网络字幕组并未因此而被扼杀,其分享字幕的行为一直没有中断,而且还有许多新生字幕组在不断兴起。他们通过微博发布字幕、通过微信公众号推送消息,甚至更有字幕组开始制作属于自己的APP,反倒收获了更多忠实粉丝。

网络字幕组与受众之间的地域、年龄差异

日本学者儿岛和人认为,在社会信息化过程中,“信息沟—知沟”的存在是一个事实,它不仅表现在贫困和富裕阶层之间,而且广泛地表现在性别、年龄、职业、行业、群体、地区、民族、国家以及文化之间。

(一)经济发达地区占据优势

研究表明,一个国家的国民英语熟练度与其经济表现之间存在着直接联系,英语熟练度高的国家,其经济指标,如国民总收入(GNI)和国内生产总值(GDP),也会呈上升态势。除了带来收入增加,良好的英语熟练度也能够改善人民的生活质量。我们发现英语熟练度和人类发展指数之间也存在着相互作用的关系。人类发展指数是教育、预期寿命、读写能力和生活水平的衡量标准。英语熟练度低和极低的国家,发展水平参差不齐。但是,英语熟练度中等或更高的国家,均在人类发展指数上达到了“人类发展水平高”的程度。在现实生活中,越是在经济水平高的地区,人们越能对外国影视文化、对字幕组这份工作产生强烈的关注,从而了解到更多相关知识。

(二)以90后为主体

如前文所说,字幕组的成员一般来自于学生和白领,尤其以大学生居多,以90后为主体。其原因有几点:一是学生和白领受教育程度较高,其文化素养较好,具有良好的语言能力、理解能力、阅读能力;二是年轻人的传播范围较为广泛,其传播活动也比较活跃和频繁,能为外国影视资源以及字幕的译制提供良好的传播环境;三是该群体对电脑、互联网等信息技术的熟练使用程度高,比其他人拥有更强的信息能力,便于为字幕译制提供技术支撑。在这样的情况下,国内网络字幕组与受众的阶层差异在年龄分布上就显得尤为明显,二者之间的“信息沟—知沟”也因年龄阶段的不同而客观存在。

总而言之,互联网作为网络字幕组生存与发展的平台和偏倚空间媒介的代表,将麦克卢汉笔下“地球村”的预言变为了现实,网络字幕组自然就成为“地球村”中不同文化产品间自由的搬运义工。在媒介内容特别是影视作品丰富多样的当下,观众的组成不仅主体丰富,而且覆盖范围相当广泛,这也决定了他们与网络字幕组的成员之间,必然存在明显的阶层差异和难以逾越的知识鸿沟。

(载《传媒观察》2017年04月号,原文约5000字,标题为:“知沟”视阈下我国网络字幕组与受众间的差异分析。此为节选,图表和注释等从略,学术引用请参考原文。)

【作者简介】燕道成,湖南师范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新媒体系主任;

          陈 曦,湖南师范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2015级硕士研究生。

【基金项目】本文为湖南省社科基金项目“青少年亚文化视阈下的国内网络字幕组研究”(15YBA279)的阶段性成果。

标签:
责编:王迅 崔欣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