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jpg
第9集:为烈士留下英名的人
2019-09-17 10:40:00  来源:中国江苏网  
1
听新闻

  主讲人:李佳怿

  单位:淮海战役纪念馆

  “说起来,现在的人可能不大相信,烈士们身上除了吃剩的包子,还有些旱烟袋、烟叶子以外,什么都没有。我们用一丈二尺的白布把他们包起来,抬到墓穴里,我们一起向烈士三鞠躬,因为这时他的部队和亲人都不在,只有我们向他作最后告别。”这是陈惠彤回忆淮海战役时说的话。淮海战役中,他是华野2纵6师政工队员,在民运队肩负着一项特殊的任务,登记烈士姓名,掩埋烈士遗体。

  1949年1月初,华野2纵集中优势兵力,准备向王庄发起猛攻。陈惠彤知道这将是一场恶战,他早早地和队员们挖了一个又一个墓穴。风雪中,他们的身影显得如此渺小,雪花拍打在单薄的衣衫上,每个人都冻的瑟瑟发抖。可大家明白,炮火响起时,不知道又有多少人会牺牲,而陈惠彤他们能做的,就是让那些牺牲的战士在最后可以有个家!

  1月7日深夜,战场上的火光似乎将黑夜变成了白昼。后半夜,陈惠彤看到有人抬着担架走来,便赶紧提着灯迎上去,昏暗的灯光下,他看到战士胸前中了很多子弹,僵硬的右手依然保持着扣动扳机的动作,衣服里的证件上写着16团2连副班长徐培智,1928年出生,山东诸城人。他赶忙记下了这些仅有的信息,然后和队员们小心翼翼地用白布把徐培智包起来,抬到墓穴里。

  此时,又一个担架抬到了陈惠彤面前,而这位牺牲的战士身上穿的不是我军的衣服。陈惠彤仔细打量着,衣服不对,鞋子也不对,可帽子是我们的,口袋里的肉包子也是的,连队进攻前吃的就是肉包子。陈惠彤翻遍了这位战士的衣服,找到了一张沾着血渍的纸条,上面写着:李,广东人。送来的队员说,这位同志是新解放战士,他的广东口音大家都听不懂,文书让他自己写名字,他只写了个李字,战斗就打响了。没有人知道这位战士的名字叫什么,陈惠彤只好写下三个字“李广东”。

  战斗愈发激烈,更多牺牲的战士被抬了过来,陈惠彤不停地登记着烈士的信息,当他看到有许许多多的烈士无法证明身份时,他的手在颤抖着,他多么希望炮火声可以停止,再也不用把战友的名字写在冷冰冰的纸上。

  王庄战斗结束了,牺牲的战士无数,可留下名字的只有69人。陈惠彤跟随部队南下,什么都没有带走,只带走了他记下的烈士名册。70年过去了,陈惠彤来到了淮海战役烈士纪念塔的英名墙前,他抚摸着记忆中战友的名字泪流满面的说:“他们是我的战友,他们活着的时候,我不认识,他们壮烈牺牲后,是我亲手安葬了他们。写着他们名字的名册我至今还留着,我一直没有忘记他们,党和人民更没有忘记他们。”

  青山埋忠骨,天地祭英魂。陈惠彤把他用一生珍藏的烈士英名册留在了淮海战役纪念馆中。我们每个人,都要永志不忘烈士们为之流血牺牲的伟大事迹,用一生守护这不朽的丰碑。

标签:李佳;烈士;淮海战役纪念馆
责编:吴旻玥 崔欣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