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图片20180926163105.jpg
【科技周刊·新知】人体,保留了多少进化的“遗迹”
2018-05-09 07:12:00  来源:中国江苏网-新华日报  
1
听新闻

  自认为最高级的人类也充满了“缺陷”,我们的身体里保留着很多器官遗迹,每一个遗迹都与进化相关,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还是一条鱼、一只蛙、一头兽。

  例如人的耳朵,这是一个保存完好的进化遗迹。首先是耳廓外沿残存的达尔文点,在耳轮后上部内缘有一个小突起,它是高等动物耳尖部分,人类已经不再拥有这种尖耳朵,但却依旧保留这个部分。在耳廓的下方,我们还保留了三块动耳肌,这是哺乳动物祖先用来控制耳廓朝向,警戒危险的,而如今三块肌肉成了摆设。很多人都无法自主控制这三块动耳肌,只有少部分人能用上这祖先留下的遗产。

  往面部的方向前进,我们又能发现耳盲管,它看起来就是一个意义不明的小孔,它的起源比达尔文点更早,是鱼类祖先留下的遗迹。耳盲管在现代算是一种先天畸形,虽然看起来很不起眼,但也别忽视它,一旦发生感染,问题可不小。

  起鸡皮是我们经常出现的一种反应,可能是因为受到惊吓,也可能是因为感到寒冷。起鸡皮其实就是立毛肌——让毛竖立的肌肉,对于我们祖先来说,受到一些外界刺激就炸毛很常见。很多动物都还保留着“炸毛”的反应,最常见的就是猫在恐惧时弓起身体竖起毛发。而人比这些动物拥有更多更复杂的高级情绪,起鸡皮的原因并不局限于恐惧,可能是在读到感同身受的绝妙句子,也可能是听到一段产生共鸣的旋律。

  鱼类祖先联合两栖类祖先送了一个“打嗝大礼包”给我们。这里的打嗝可不是吃饱喝足排空胃部多余空气的那种打嗝,而是那种不由自主的肌肉痉挛打嗝。我们继承了鱼类祖先控制呼吸的膈神经,又从两栖类祖先那里继承了呼吸时关闭气管的反射。

  鱼类是用鳃呼吸的,而鳃位于颈部附近,因此控制呼吸的膈神经遵从就近原则,从颈部发出。到了两栖类,它们已经进化出了肺部,可以在陆地上呼吸生存。可是两栖类的幼体依旧离不开水,并且还存在一个鳃和肺共存的阶段。这种保护机制也传给了人类,可人类已经没有了鳃,当这种保护机制被激发的时候,就会出现打嗝的现象。

  来自公众号“SME” (ID:SMELab)

标签:遗迹;祖先;我们;一个;多少;保留;人体;打嗝;呼吸;进化
责编:孟涛 崔欣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