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jpg
登记捐献角膜点亮他人光明 48岁的您如名字般美若彩虹
2020-06-05 10:28:00  来源:扬州网  
1
听新闻

角膜捐赠者刘彩红

昨天上午,在扬州大学附属医院东区医院眼科门诊,一位挂了第22号的特殊患者引起记者的注意。她并非前来看病,而是来登记捐赠眼角膜的。48岁的她是杭集人,去年突然查出患上了卵巢癌,“想要走后给社会多一点贡献,让其他人替我看世界。”

挂了眼科却不就诊

她专程来办捐赠角膜手续

昨天上午,在扬大附院东区医院眼科门诊,副主任医师朱晓宇接待前来就诊的患者。等到第22号时,一位戴着鸭舌帽的女子走了进来,她拿出了几张关于捐赠眼角膜的表格,表示“自己并不是来看病的,而是来办捐赠手续的。”

表格上的资料显示,这位个子娇小的女性角膜捐赠者是刘彩红。

48岁的刘彩红和丈夫都是杭集本地人,在工厂上班,女儿正在读大学。虽然一家并不是太富有,但家庭和睦,一切都如普通家庭一样,简单而幸福。

直到去年,刘彩红总是感觉腹痛,原本以为只是吃坏了东西,便一直忍着,还吃些胃药来缓解病情。直到不久前,她的病情恶化了。等她到医院做了详细检查后,才发现自己竟然患上了卵巢癌,她便辞去工作专心治疗,但病情始终没能好转,目前已停止服药治疗。

“我要趁自己精神状态好的时候,做完生前最有意义的一件事,登记捐赠眼角膜和遗体,这也是我的心愿。”有了这个想法后,她便和丈夫及女儿商量。原本以为等待自己的是各种不同意和劝阻,但丈夫和女儿一口答应了她,丈夫甚至提出要和她一起捐赠眼角膜和遗体,“他们说,只要我开心,就是最重要的事。”

“如果有一天我走了,还有人用我的眼角膜替我看世界,这也是我活着的另一种方式。”刘彩红在红十字会填表后,又来到扬大附院完成了表格填报流程。目前,捐赠眼角膜和遗体的登记手续已基本办妥。

帮失明者重见光明

也是替父亲完成一个心愿

刘彩红说,其实自己的本名是刘彩虹,之所以变成了彩红,是报户口时的一时笔误;名字也是父亲起的,意思是日子能如彩虹般灿烂。

刘彩红的父亲是一名退伍老兵,自记事起,父亲就给她和弟弟讲奋斗史,讲当年当兵的光辉岁月,讲如何去回报社会。刘彩红最早想要捐赠眼角膜,与全家人多年前一起看的一部电视剧有关,“那部剧有点类似于‘假如给我三天光明’的剧情,看到里面的盲人,父亲和年幼的自己都为之动容。”

看了这部电视剧后,父亲一直有个心愿,在自己的晚年捐赠眼角膜,帮助更多失明的人去重新看世界。但遗憾的是,父亲晚年患上了白内障,暂时不符合捐赠眼角膜的条件,“捐赠眼角膜也是替自己的父亲完成心愿。”刘彩红说。

最早提出捐赠眼角膜和遗体的想法,刘彩红遭到一些亲朋好友的反对,甚至有朋友来劝她说,如果捐赠了眼角膜,身体就不再完整了,希望她再考虑考虑。但刘彩红觉得,捐献眼角膜,能让失明的人重见光明,替自己看世间的美好,是自己活下去的另一种方式,捐赠遗体则可为医学研究事业做出更多的贡献。

对话捐赠者

以另一种方式活着,值得!

刘彩红说,自己查过国内等待角膜移植手术的相关资料,如世界卫生组织2010年发布的《视力残疾全球数据报告》显示,中国共有盲人824.8万人,角膜盲症患者约500万人,每年新增角膜盲症患者约10万人,每年接受角膜移植手术的患者约5000-10000人。“捐赠角膜和遗体,也是自己对这个社会能做的最后一点贡献。”

记者:您害怕死亡吗?

刘彩红:要说不怕是假的,但是如果能在生命结束后,让自己以另一种方式活着,那也很值得。

记者:当别人劝您不要捐赠时,并吓唬您说捐赠眼角膜下辈子会变成瞎子,您是怎么想的?

刘彩红:人生只有一辈子,无论是不是富有,都要活得精彩。

记者:您还有什么心愿?

刘彩红:希望自己的家人开开心心的,尤其是女儿,能够过好自己的每一天;也希望靠自己眼角膜看见光明的人,能够珍惜当下。

通讯员 傅轩 记者 陆康洁

标签:
责编:徒滢 崔欣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