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jpg
春分又绿金陵岸 不负春光不负卿
2020-03-20 09:46:00  来源:南报网  
1
听新闻

3月20日,又到春分。

昼夜均等,春日过半,莺飞草长,百花盛开。“春分麦起身,一刻值千金。”自古而今,南京人都不负大自然的恩赐,此时则打扮入时,走出家门,到郊外,到远方,踏青游玩赏花的同时,也开始健身锻炼。

放风筝、荡秋千……这些健身项目一直流传至今,各项民俗也在金陵城中留下印迹。跟着南京的民俗研究者,让我们一同去看一看属于南京人的春分物语。

提醒一下,走出家门赏花锻炼,也别忘了做好防护。

花开燕飞百鸟鸣

赏花戴花还“吃”花

“小燕子,穿花衣,年年春天来这里……”这一首传唱至今的儿歌,就是春分的最好画面。

“燕飞犹个个,花落已纷纷。”《中国天文年历》显示,北京时间3月20日11时50分将迎来“春分”节气。二十四节气,立春为春季的开始,谷雨为春季的结束,春分恰为其半。春分后,北半球白昼越来越长,黑夜越来越短。

近几日的南京,不仅阳光明媚,气温更是一路飙升。南京城中,一派暖意融融、桃红李白迎春黄的景象。春分当日,气温回升之余,南京人也可感受太阳的热情似火,周末虽然预计有雨,却有望刷新入春以来的气温最高值。

“按照流传至今的‘七十二候’之说,春分三候为:一候玄鸟至;二候雷乃发声;三候始电。玄鸟至,古书解‘玄鸟’为小燕子,这意思是说‘春分’时节到来,小燕子南飞而至。而雷乃发声、始电,这两句很明白,就是春雨来时,人们听得到雷声,看得到闪电,乃有雷电相伴也!”一直对节气有所研究并开设专栏的一级作家舒克告诉记者,南京这几日的天气倒是符合了“七十二候”之说。

自古以来,从小寒到谷雨,还有“二十四番花信风”之说,是谓“花季”。舒克表示:“春分的花季,一候海棠、二候梨花、三候木兰;春分时节,百花盛开,海棠、梨花、木兰是为春季百花之代表。”于是,在这个花开燕飞百鸟鸣的春分时节,老南京人纷纷走出家门赏花、戴花、吃花,享受大自然的馈赠。

春分之后,南京人就将迎来“荠菜花生日”,有资料表示:荠菜花生日,妇女均摘荠花插于鬓边,以为纪念。不仅如此,男子也会将荠菜花佩于胸前,更有“荠菜赛牡丹;女人不插无钱用,女人一插米满仓”这一在江南流传颇广的民谚。“因为荠菜花能免头晕,吃荠菜花煮鸡蛋,说是可驱睡提神。”南京民俗专家陶思炎对此有专门研究,“这一寻常不过的笑话,承载着古代人们的祈愿与秘密。”

摘“春菜”喝“春汤”,寓意一年健康又平安

每一个节气,都拥有与其物候相对应的美食。这同样是大自然的恩赐。

“春分这天,如果阳光好,大人们带着孩子来到野外的河水湖畔,女人们采摘各类野生菜,谓之‘春菜’。春菜的品种各地不一,南京地处南北交界之域,春之野菜非常丰富。”南京人熟悉的“七头一脑”,又号称“春菜八样”,吃起来津津有味。“野菜不用多说,南京人食野菜是天下一绝。而喝‘春汤’是与摘野菜相配的。如果一家人或者亲朋好友们一同踏青,在临水之野,女人们拿着小铲子挖野菜之时,男人们则撑起鱼竿钓鱼。然后,把女人挖的野菜与男人钓到的鱼汇集一起,就着江湖水清洗干净,支起锅架,就地野炊。程序是先煮鱼汤,然后加入绿色野菜,那鱼汤白中透绿,十分诱人,谓之‘春汤’。完成后,一个人或者大家齐声尖叫,‘春天到啦!吃春菜啦!喝春汤啦!’喊叫之后,随即开吃……”舒克描述,一家老少,携伴出游准备春菜春汤,也是极有意思的。

俗语讲:“春分麦起身,肥水要跟紧”。一场春雨一场暖,春雨过后忙农田。南京人春分的饮食也同样受耕作影响。

“黏雀子嘴就是其一。”舒克告诉记者,“春分前后开始春耕,农民播撒的种子往往被鸟雀啄食,古时农家又不忍心伤害那些鸟雀,于是就想到用黏食黏住雀子嘴的办法,给鸟雀们喂食黏食,黏住其嘴,免得它们来破坏庄稼。久而久之形成习俗:每年春分这天,家家制作没有包芯的糯米糕团,做好后用细竹叉扦着,一串串地置于室外田边地坎,名曰黏雀子嘴。而这天人们吃的糯米团子之类,同时也叫‘黏雀子嘴’。”无论是春菜春汤,还是黏雀子嘴,都是古往今来南京人对于一年健康平安又顺利的期冀。

立蛋放鸢荡秋千,健身锻炼被提上日程

春暖花开之时,人们心境放开,游乐玩耍锻炼都提上了日程,因而春分也形成了独特的节气游乐民俗。

春分立蛋当属最出名的春分游戏。“选择新鲜的鸡蛋,放在一个平面上,看谁能够竖立起来而不倒。据史料记载,我们的祖先大约在4000多年前,就开始在春分玩立蛋游戏了。”舒克介绍,其实只要掌握好三个平衡点,哪一天的鸡蛋都是可以立起来的。

在南京,在春分这一日,南京人则有更普遍的游乐——放风筝、荡秋千。

“春分前后,只要是晴朗的日子,阳光下、春风里,空气显得格外新鲜,此时人们来到郊野户外,避开都市的琼楼玉宇,面对蓝天放飞风筝,绝对是美好的享受。因此,春分时节放风筝,正是最好的时机。”舒克告诉记者,“如今,世界各地都有风筝,但我们的祖先玩得最早,从春秋时期用木料制作,到鲁班改用竹篾制作,再到汉代造纸术发明之后出现‘纸鸢’,‘鸢’本是老鹰一类大鸟,古人用此比喻放飞的风筝如同天上飞的老鹰。”

在古人看来,放风筝是一种很好的健身运动,春分时节,来到空旷的野外,手提风筝线,眼看风筝飞,还要跟着风筝跑,全身都在轻松快乐的活动中得到锻炼。宋代《续博物志》记载:“春日放鸢,引线而上,令小儿张口而视,.可以泄内热。”

“‘张口而视’特别形象,而‘泄内热’则是医学理念了。总之,春分时节放风筝,不仅好玩,而且有利!尤其是对于孩子,是一种敞开胸怀的锻炼!”另据史料记载,春分时节,南京人放风筝之处多选择燕子矶,燕子矶曾多次被选为大型风筝比赛的场地,登矶,观惊涛拍岸,豪气顿生。

荡秋千也是老南京人春分时节最受欢迎的体育活动之一,有条件的人家会在家里庭院拴上绳,系上木板,做成秋千。若到郊外踏青荡秋千,更有一番韵味,春风吹拂,植物吐绿,在绿树丛中起伏摇曳,宛如置身仙境中。

韦庄《长安清明》诗中说:“紫陌乱嘶红叱拨,绿杨高映画秋千。”正反映了唐代秋千之戏的情。

在养生专家看来,荡秋千的健身效应是全身性的,“在不断克服紧张和恐惧心情的同时,可以增强心理承受能力和自我控制能力;在四肢和头部受限的情况下,骨骼肌有节律地收缩和放松,有利于肌纤维体积的增大。”

祭先贤祭祖先,南京祭坛规制被沿用

“自古而今,每到春分时节,上至皇家朝廷,下至平民百姓,也有很多隆重的礼仪与民俗。”舒克告诉记者,在春分时节的“春祭”也叫“春社”。

“人类自古不约而同地以各种祭祀活动来表达崇敬之心。世界各地、各民族都拥有自己独特的祭祀方式与规则。我们的祖先,是按照一年四季春夏秋冬、东南西北的方式,来举办各类祭祀活动的。春分时节的祭祀,自然就叫‘春祭’了。”舒克表示,春分祭日,秋分祭月,加上祭天祭地,日月天地,都有重大祭祀典礼。

“所以,但凡古都京城,都会有‘日坛’、‘月坛’、‘天坛’、‘地坛’之类皇家祭祀场所,分别设在皇城的东西南北,其规制为‘日东月西天南地北’。”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定都南京后,效仿六朝皇族,建设更大规模的祭坛,便是依此规制来设置祭坛的。

舒克告诉记者:“再后来,朱棣夺得皇位,改都北京,又效仿其父朱元璋,按照南京祭坛的规制在北京重建。清朝时期,这些祭坛被沿用,至今仍保存完好。而南京的祭坛遭遇天灾人祸,早已荡然无存,如今仅剩下紫金山上一处‘六朝祭坛’遗址。此处遗址位在古都之东,应当属于祭日之所。”

百姓则在春分之日开始祭祖、祭先贤,“祭祖活动是和踏青扫墓相结合的。从春分起,就开始扫墓祭祖的各项活动,直到清明结束。而祭先贤也是常有的,2017年当年春分节气的前一日,南京朝天宫,即现在的南京市博物馆内,就举办了春祭活动,一群大学生和小学生穿扮古典礼仪式样的服装,仿照古时的程序,举行尊礼敬孔的春祭典礼。”舒克说。

后来,春祭、春社被文人发展成借此机会的郊游聚会和吟诗作画,这些场景在一些反映南京人生活的小说里都有描述。

此外,各地百姓还会按照自己的愿望,来拜祭自己熟悉并喜爱的先贤。更值得一提的是,在很多国家,春分也是年复一年的起点,伊朗、土耳其、阿富汗、乌兹别克斯坦等国的新年都在春分,跟中国的春节一样,他们会在春分时庆祝一周,并走亲访友,互祝新年快乐。

春日郊游相沿成俗,南京人不负好春光

春分之后,春游的习俗在南京绵延不绝。《南京民俗志》也记载,东晋时期的春游非常热闹有趣,上至豪门贵族,下至平民百姓,都会来到九曲清溪,十里秦淮之滨,取水沐浴,荡涤心胸,追逐嬉闹。踏青的人群中,还有皇帝。东晋开国皇帝司马睿就曾在春分之后的三月三来到青溪、秦淮河畔,与戏水沐浴的百姓同乐。

“‘春牛首,秋栖霞’,是对南京人郊游习俗的概括。”陶思炎曾经对南京人的郊游专门写文,“熙游名胜构成了南京人的游乐风俗。”春日除了牛首山,雨花台也很热闹。《正德江宁县志》载:“携酒游山,城南雨花台最盛,谓之踏青,每日游人晚归如蚁。”

陶思炎认为:“《南京民俗志》中也有记载,南京人的郊游活动早已相沿成俗,成为观察南京人生活的特殊窗口。”而今时今日的南京人,郊游的选择则更加丰富多彩,多种线路的乡村旅游总有一种能让市民中意的。

为进一步激活南京市经济活力,加快提振消费信心,南京市日前开展了以“放心出门,安心消费”为主题的“六请”系列活动。其中的一场重头戏就是请“宁”郊游,1300万的“金陵乡村踏春行”乡村旅游消费券这几日在网上发放,市民显示出了旺盛的春游需求与消费热情。

记者采访中了解到,其中乡村旅游直通车消费券每日上线后便迅速被市民抢光,3月19日乡村旅游直通车消费券发券总数860张,同时最多17632人在线“抢”券,3天累计发放2580张,总访问人数过百万,其中671位市民立刻电话预约了出游线路;而每日1000张的民宿消费券也颇具吸引力,最高抢票人数25361人,累计访问量35万次。春分当日,开往春天的乡村旅游直通车就将正式发车,带着市民趁着踏春尝鲜。

春分春一半,鸟语带花香。大地换了装,山川一片春。春分解意,南京人从来不负这大好春光。

南报融媒体记者 王婕妤

标签:南京人;风筝;南京
责编:王宛璐 崔欣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