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0311020338.jpg
钱包落在公共自行车上车被别人借走 派出所无法立案
2018-04-17 16:29:00  来源:中国江苏网  
1
听新闻

  中国江苏网4月17日讯 4月4日晚,连云港市民胡先生在归还公共自行车时,一时大意将钱包遗失在了车篮里,直到次日才发现,报警后他在警方的陪同下来到连云港公共自行车服务中心查看了监控视频。

  “我从视频里清楚地看到了下一个借车的人,却因为种种原因没办法联系上他,我苦恼了几天,最终决定放弃。”可就在此时,拾到他钱包的人却打来了电话,结局皆大欢喜。不过胡先生心中却生出了一个困惑。

  日前,胡先生把这个困惑抛给了本报热线:“在共享平台遗失物品,该怎样获得更多帮助?”

  钱包丢了他第二天才发现

  4月4日晚上9时,胡先生在苍梧桥站租了辆公共自行车回家,然而到达东瑞花园站归还自行车时,却出现了故障。

  “我把车推上去,系统却总提示租车成功,我就打电话给公共自行车服务热线,工作人员让我先离开,等到第二天再来还车。我就把公共自行车停在归还桩上,然后离开了。”胡先生说。

  第二天,胡先生路过东瑞花园公共自行车站时,猛然想起自己的钱包不见了。“当时我要去祭祖,路过那里看到昨天停的车不在停车桩上,才想起钱包落在自行车的车篮里了。”胡先生当时就着急了。

  监控提供线索却陷入僵局

  4月5日下午胡先生报了警,在路南派出所民警孙警官的陪同下来到连云港公共自行车服务中心查看监控视频。

  “我看到4月5日早晨,一名男子租了我落下钱包的那辆公共自行车。可公共自行车服务中心的工作人员打他留下的电话,号码使用人却不是他。”

  胡先生更加着急起来,但他很快发现,自己似乎落入了一个“死局”。虽然知道了钱包的下落,但因为是自己不慎将钱包遗失的,所以派出所无法立案。无论是警方还是连云港公共自行车服务中心,都不能透露该男子的个人信息,所以就算胡先生看到了对方的长相,也有办法联系上他,但就是不行。

  “办理公共自行车卡时需要提供办理人的身份证以及联系方式,卡片又是实名制的,所以找人并不困难。但万一有了我这样的遭遇就陷入了困境,哪怕我找到了线索,看到了对方的样貌,也无法联系上对方。”胡先生无奈地说。

  拾获者主动联系上了胡先生

  4月10日下午,记者陪同胡先生来到郁洲路派出所求助。接警的杨警官告诉胡先生,当天上午联系上了视频中那名男子的妻子,等联系上了那名男子再通知胡先生。

  当天下午4时,胡先生拨通了记者的电话称,拾到钱包的男子殷先生主动联系了他,约定当天晚上下班后将钱包送回,当胡先生欲用现金酬谢时,被殷先生婉拒了。

  原来,胡先生丢失的钱包里有现金和银行卡,但是没有留下他的姓名和联系方式。民警联系了殷先生的妻子后,妻子转告了殷先生,殷先生经多方核实才知道胡先生是真正的失主,于是立即联系上胡先生,并及时归还了钱包。

  “事情能圆满解决我确实很高兴。但并不是每个人每次都能遇到好人,所以一旦在共享平台发生遗失事件,怎样才能及时顺畅地获得帮助确实是个问题。这几天我一直在思考公共服务实名制的真正意义,除了偷盗,实名制对于遗失物的找回是否也能多一点帮助呢?”胡先生说。

  共享平台失物寻找渠道尚存堵点

  是人就会犯错,遗失物品在所难免。如今,乘坐汽车、火车、飞机等交通工具均需要实名购票,所以发生遗失案件时,通过调看监控视频寻找线索、锁定目标在技术上并不困难,但在现实生活中,此时失主能否进一步获得帮助,结局似乎不尽相同。

  胡先生的案例就充分反映了这一尴尬困境。我市的公共自行车租赁卡是实名办理的,即便是利用手机APP租车,注册时也需要提供身份证号码及手机号验证,如此一来,一旦发生失物事件,准确锁定线索几无难度。然而现实却是,遗失事件发生后,失主到公共自行车服务中心查看监控需警方协助,一旦用户变更使用号码,失物很可能就找不回来了,而公共自行车服务中心也无法再提供任何帮助。

  共享平台已经走入港城人的生活,可随之而来的失物寻找困境尚需有关各方努力破解。(魏吉珂)

标签:
责编:韩震霞 崔欣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