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江苏网4月7日讯 SLAM研发工程师、高通量测序实验专员、微信运营专员、DCS操作工、细胞主管……3月31日举办的南京江北新区人才专场招聘会上,很多岗位让人耳目一新。

  江北新区社会事业局副局长陈莹介绍说,江北新区定位于智能制造、生命健康、新材料等现代产业体系,需要很多新经济产业人才,仅今年就要吸纳至少2万名大学毕业生。

  新经济人才高薪难求

  这两年,由新技术、新产业、新经济带来的新材料、生物医药、智能制造、信息技术、人工智能等就业岗位,已成为各地人才市场重金引才主体,一些大数据、人工智能岗位,本科毕业生年薪30万元起步仍难觅人才。

  蓬勃兴起的新兴业态也让年轻人发现商机。“互联网+”水产养殖智能机器人、医疗安全智能系统的研发与应用、饭圈儿APP……省人社厅公布的去年498个江苏省大学生优秀创业项目中,九成以上与新经济新业态相关。

  智联招聘公司市场公关部高级总监李强表示,在互联网和人工智能的推动下,我国去年人工智能人才需求量比上年增长179%,这些人才需求55%集中在民营新兴科技创业企业,其中以软件工程师、IT技术支持/维护工程师、JAVA工程师、数据库开发工程师等最为吃香。

  适应新经济新业态的人才需求,高校纷纷行动起来。江苏46所高校今年新增111个本科专业,其中信息技术领域和人工智能方向最多,有10所高校申请开设“机器人工程”专业,11所高校申请开设“数据科学与大数据技术”。全国新获批“机器人工程”专业的高校更是从2014年的1所增至85所。

  美国科技预言家约翰马尔科夫指出,互联网行业每使一个岗位消失,会创造2.6个新岗位;每使用一个机器人,会创造3.6个岗位。信息技术、现代物流、养老服务、休闲旅游等新兴产业的发展,以及由此带动的产业上下游相关领域,大大拓宽就业空间。

  “平台+个人”催旺灵活就业

  新技术引发的新产业、新业态带来就业机会,也颠覆传统就业形态。特别是互联网平台的诞生将偏僻的山村与世界连为一体,让曾经只能外出打工的农民在家门口轻松实现就业增收。

  25岁的宿迁宿城区耿车镇小伙董陆军,去年返乡创办“沐格的多肉”网店,每天营业额达4000元,还解决8名大龄农民就业问题。

  宿迁市人社局就业管理中心张亮告诉记者,宿迁1405个行政村已实现网店全覆盖,农民收入新增部分70%来自网络经济。在乡村经济快速发展吸引下,去年宿迁返乡就业、创业人员达10万人,其中返乡创业1.5万人,有5600名低收入劳动者成为网店店主,5.2万低收入人口参与网络经济,26万低收入人口在电商发展中受益。

  中国就业促进会调查显示,一个淘宝网店的就业系数约为1.6人/店、一个天猫网店就业系数约为6.9人/店。

  39岁的季强是南京江宁区一家拥有30名员工的制罐配件企业负责人。今年春节后,他带着自己的奔驰车加入滴滴快车公司。“虽然自己的公司规模不大,但管理起来也费心费力。我利用工作之余开车,跟乘客聊聊天,是很好的放松方式。”

  “与传统的就业相比,互联网就业更加灵活自由,劳动者市场议价能力更强,而且以发展性‘就业+创业’为趋势。”省人社厅就业处副处长薛勇说。江苏滴滴出行平台统计,近八成滴滴司机将开车作为重要的补充就业形式,日均在线两小时以下的占65%。

  借力“互联网+”,我省灵活就业人员近年持续增长。全省城镇新增就业人数中,灵活就业人数占比从“十二五”初的14.3%增至“十二五”末的19.1%。“十三五”以来,灵活就业人数在新增就业人群中的比例也是连年增长。

  “放水养鱼”也需规范服务

  面对爆发式增长的新型就业业态,我省2015年起将其作为就业服务体系建设的试点项目进行重点监测,及时掌握新兴业态就业规模、对就业的贡献率及其变化情况。2016年,省委、省政府将“加强对灵活就业、新就业形态的支持”作为重点工作积极推进。省政府还把电子商务发展促进就业纳入各地就业发展规划,支持大学生开展电子商务创业。推动电子商务进农村,带动农村地区的农产品和加工品销售。

  但作为刚刚起步的就业形式,新就业业态面临着一系列挑战。对于新经济新业态的分类,国内尚无统一标准,尤其对已拥有千万就业规模的网络就业创业缺乏统计标准和统计制度,使得日常公共就业服务难以跟进到位。

  新技术、新产业、新业态催生的新就业业态大多依赖平台企业,由此派生出平台、用户、劳动者等多方利益主体,其经营模式和用工模式表现出很强的跨界性和灵活性,从业人员和服务单位之间在工作时间、工作形式、报酬支付、管理规则上往往与传统企业不同,很难适应现行标准劳动关系。一旦出现劳动争议或纠纷,是否适应现行劳动法律法规,业界存在较大分歧。

  省社科院社会学所副所长张春龙建议,相关部门在“放水养鱼”鼓励发展新就业业态的同时,应抓紧制定出台更具包容性的政策,研究确定平台企业、新就业形态等市场主体的法律定位和各方责权利关系,分类施策。对不同领域、不同类型平台企业采取有针对性的监管模式,界定不同监管部门和平台的职责边界。制定新型灵活就业的界定标准和认定范围,探索对应新型灵活就业的工资工时等劳动基准。建立新就业形态从业人员职业伤害的保险办法等,以保护新兴就业形态持续健康发展。

  本报记者 黄红芳

  解决好群众烦心事,特别是老年人、残疾人、重病患者等特定贫困人口的急难需求,才能让大家都过上美好幸福的生活。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要因户因人落实保障措施,把群众最关切最烦心的事一件一件解决好,使人民群众获得感不断增强。我省各地链接多种资源,拓宽救助端口,提高救助标准,共同托起特定贫困群众的幸福梦。

  救助前移,民生重疾险“来帮忙”

  苏州市吴中区一位王姓老人最近突发急性心肌梗塞,紧急入院治疗。因家庭困难,吴中民政部门启用“民生重疾险”,先行赔付5000元,让老人顺利入院。住院期间,老人每天还拿到100元的住院补助,安心治疗。

  “这笔保障经费可用来缓解家人在陪护期间的家庭收入减少情况,全年可累计达90天。”吴中区民政局局长龚艳说,舍不得看病,因困弃医,是很多贫困重病患者的心态,有了重疾险,就能解决“支出型贫困”家庭的后顾之忧。

  今后,吴中的民生重疾险将在低保边缘救助的15种大病基础上,再扩充10种发病率高、医疗费用大的病种。吴中64万户籍人口均由政府购置重疾险,18周岁以上可根据医院开具的证明领取5000元补助,18周岁以下未成年人补助标准为10万元。事前救助,极大地缓解突发大重病家庭的前期医疗费用压力,弥补当前救助政策事前救助缺位的问题。

  去年,全省有801.27万人次接受医疗救助,享受救助金22.93亿元。省民政厅救助处处长赵晓东透露,他们正与省保监局合作,联合多家保险公司制定重特大疾病医疗救助保险介入方案,利用保险的大数法则、乘数效应,探索“因病支出型”困难家庭的救助路径。苏州、盐城等地已先行探索重特大疾病专项保险试点。 此外,按民政部等六部门要求,近期我省正研究大病保险向困难群众倾斜性支付政策,降低大病保险起付线,提高报销比例, 让更多困难群众受益。

  “老小病弱”,织牢“网底”不漏一人

  对射阳县千秋镇三乡河村的董家三姐弟来说,他们既是不幸的,也是幸运的。不幸的是,双亲相继离世,与重残的爷爷和病弱的奶奶相依为命;幸运的是,他们被纳入政府托底救助盘子,不仅在校的学习、生活费用全免,每月还可领取3900元孤儿基本生活费,直到大学毕业。射阳入户调查发现,全县有困境儿童和困境在校大学生2822人,县里将其全部纳入保障,去年发放保障金1391万元。

  冬天漏风、雨天漏雨,射阳县新坍镇贺仁村村民孙洪飞的最大心愿,就是拆掉住了40多年的老房,盖一座宽敞明亮的新房。但他身患残疾,基本没有收入来源,有生之年住新房成了一个梦。就在今年新年前,孙洪飞的安居梦实现了——县里的“康居工程”让他不花一分钱就住进新居。和他一起搬新家的,还有650户托底户。射阳实施“康居工程”,对农村无力自建房屋的低保户和贫困残疾户实行住房托底救助,资金由县财政承担90%,乡镇承担10%。

  “什么人最需要兜底帮扶?‘老、小、病、弱’是保障网中最不能漏掉的群体。”射阳县民政局局长戴元辅告诉记者,该县全面推行“四个托底”,实现老有颐养、幼有优教、病有良医、弱有所助,织牢民生保障“网底”。

  数据显示,仅去年,全省就向60万困难残疾人和40万重度残疾人发放生活和护理补贴6.6亿元;55万经济困难的高龄、失能老人享受养老服务补贴和护理补贴4.11亿元。今年,我省还将推行重度残疾人“单人保”,缓解34万户“依老养残”家庭的经济压力。

  靶向救助,引入社会资源“活水”

  庞大的救助资金背后,离不开靶向救助网络。但要精准帮扶困难群体,仅靠政府远远不够。

  心行阳光服务中心是吴中购买服务实施精准帮困的社会组织之一。去年5月起,该组织介入金庭镇帮困行动,按民政部门提供名单,上门调研需求,最终筛选出18户最困难的帮扶对象,建立档案、制定计划:肢体残疾家庭,绘制康复图谱;劳动力缺失家庭,提供助农采摘、销售;高龄独居老人,按时按点上门探望,部分家庭社工、专家每月甚至要走访6次。

  社会力量参与,让服务真正“下沉”,让方式真正灵活。每年10月是金庭镇橘子丰收采摘的季节,劳动力缺失,使采摘和销售成了大难题。去年采摘季,当地11家爱心组织齐动手,打通销售渠道。

  今年除夕,苏州低保边缘户诸一新一家三口发生车祸,社会组织连夜帮助这个家庭发起网络募捐,几天就筹款164064元,让一家人转危为安。

  吴中东山镇有失能半失能老人200多人,但镇上医疗资源有限,农村老人康复护理需求得不到解决。苏州信托有限公司推出“信托居家康”项目,企业每年提供50万元公益资助金,政府提供服务对象名单,专业涉老企业上门,为200多名老人提供医疗护理、康复保健、健康评估等“一对一”精准服务。

  这样接地气、救急难的帮扶在吴中还有很多。“政府+企业+专业组织”构筑大社会救助格局,将是今后一个重要趋势。要想精准救助,必须建立靶向发现救助机制,善于链接资源,做好“千手观音”,才能满足不同人群多元化的救助需求。

  本报记者 唐 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