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图片_20201215112340.jpg
20年验尸1000余具 法医阿超的箱子里为何总有一把汤勺
2021-01-13 06:53:00  来源:现代快报  
1
听新闻

说起法医,很多人会想到刑侦片里的画面: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几名身着白大褂的法医拎着箱子走进荒郊野岭,对一具不明身份的尸体进行勘查。是自杀还是他杀?凶手是谁……

法医神秘的勘查箱里有哪些法宝?据说,勺子除了舀汤还是法医的好帮手。生活中,法医还破解了小区里的流浪猫死亡案。2021年1月12日,现代快报记者走进潘斗超法医工作室,了解法医的故事。

现代快报+/ZAKER南京记者 邓雯婷 陈子秋 实习生 孙玲/

20年间,他共检验尸体1000余具

潘斗超是南京市公安局栖霞分局的民警,身材瘦削。原以为长期接触不能发声的尸体,人会变得沉默寡言,没想到他格外幽默健谈。

在公安一线岗位上的20年间,他共检验尸体1000余具,出具各类人体损伤鉴定达2000多份,直接认定破案500余起,用无数铁证澄清事实、还原案情,侦破了80多起重特大案件。

“法医对细节非常重视。举个例子,一名受害人死亡后,经检验身上只有大腿内侧的一道伤,是主动脉破裂导致死亡,现场有一摊血。但是经过法医仔细勘察,现场还有其他零散的血滴,这血滴是受害人的吗?通过血滴的走向、分布,我们判断出这是犯罪嫌疑人受伤留下的,而不是受害者的血。因为主动脉破裂的出血量非常大,受害人大腿受伤后瞬间倒地,就无法行动了。”潘斗超告诉现代快报记者,后来经过DNA的检测,证实细小的血滴确实是嫌疑人的血液。

潘斗超表示,面对一个案件时,不仅是法医,所有刑侦警察就像是在解一道复杂的数学题。解题的方程式有很多,每个警种有不同方式。现在警种大融合,面对案件时大家共同去破,所以破案速度越来越快。

箱子里都有啥?勺子居然有这用场

法医的小箱子里都有什么法宝?潘斗超打开勘查箱向记者介绍道:“箱子里的工具都是根据法医平时工作需要挑选出来的,有的可能是其他专业的用具,甚至是生活中的用具。比如这个箱子里的,大多数是外科医生会使用的工具,有止血钳、剪刀等,还有一些是生活中就会用到的。”

说到这里,潘斗超拿起箱子里的一把长柄勺子:“猜猜这把勺子是什么用处?”猜了半天,也没人说出正确答案,潘斗超揭晓谜底:“勺子在平时可能是盛汤用的,但在我们这里用处可不一样。在法医检验尸体时,如果死者是因为大失血死亡,那腹腔内可能有大量血液。这把勺子容量为30毫升,如果一共在腹腔内舀出10勺,那么死者的出血量就是300毫升左右。” “因为腹腔内有很多脏器,用长柄勺子可以在不破坏脏器的情况下取出血液并测量出血量,这个勺子的巧妙用处也体现了业界前辈的智慧。”潘斗超补充道。

潘斗超又拿起一个撬棍样式的工具告诉记者:“这是开颅工具,因为脑组织比较容易被破坏,所以一般在用锯子锯到一定深度后,就要更加小心地操作,要用这个小工具顺着骨缝把颅骨撬开。”

是不是每次解剖都需要打开颅骨?潘斗超说:“是的,我们解剖是要严格遵循国家颁发的标准,每次解剖都要将三腔打开,也就是死者的胸腔、腹腔和颅腔。颅腔要打开的话,就要先打开颅骨。”

潘斗超拿起一个温度计进行解密:“这是测量尸温用的。大家可能会觉得尸体都是冰冷的,没什么温度,其实在实践中,尸体温度是必须测量的。测量出尸体内部的温度后,再结合环境温度,我们可以大致推断出死者的死亡时间。”

法医工作对他的生活有影响吗?

2017年4月,栖霞区一处河塘中出现了一具浮尸,已经发黑发臭。潘斗超的同事李承承接到报警后迅速赶到现场,由于尸体长时间浸泡在水中,已经高度腐败,颜面膨大,眼球外突,尸体膨大呈现“巨人观”。村民们都不敢靠近,李承承一人将尸体拖上了岸。

这样常人无法忍受的工作环境,对于法医来说是常态。潘斗超说:“我的职业比较特殊,面对的挑战比较大,工作环境也和其他人不太一样,但是我觉得对我生活影响不大。可能对我考虑问题的思维方式影响很大。比如,我喜欢刨根问底、执著,遇到生活上的问题喜欢逻辑推理,透过表象寻找事实。”

潘斗超表示,单纯从法医角度来看,社会大环境越来越安定,恶性案件越来越少,传统法医发挥的作用也越来越少。“现在小型案件较多,我们需要考虑法医职业的发展方向,如果没有杀人等恶性事件的发生,法医如何发挥专业特长。2020年江苏警方破获命案积案两百多起,大多数是过去的案件,一方面体现出现在命案越来越少,另一方面也体现出无论时间过去多久,警方都责无旁贷找出事实真相给死者交代。他说:“我们法医、刑警的初心不改。”

镜头

还原现场

流浪猫大白之死

潘斗超家所在的小区里曾有一只可爱的流浪猫,因为全身雪白,孩子们都叫它“大白”。一天,大白消失了,喜欢它的孩子们慌了,甚至还有孩子说在河边看到疑似大白的尸体。孩子们不敢靠近猫的尸体,同时也心存侥幸,猜测大白可能是出去找“女朋友”了,这只死去的猫一定不是大白。可是大白到底去哪儿了?

潘斗超12岁的儿子央求他去现场看看。潘斗超通过小猫尸体眉心的杂毛,判断这就是大白。尸体周围有散落的毛,身上损伤不多。“我判断,大白是跟其他猫打架争夺领地,被打伤后掉落水中,爬起来后没有体力,饥寒交迫,在岸边冻死了。”

“这个思维就是判断非正常死亡的过程。首先要确定死者是谁,他的身份;然后判断他是什么时候死的,怎么死的。通过大白的尸僵现象和角膜情况,判断出它大概的死亡时间为一天左右。再问小朋友们在河边玩的时候有没有看见大白,进行走访调查,确定死亡时间大概为24小时。同时,根据散落的毛,判断出它有打斗行为。”潘斗超说。

儿子的理想

做一名医生

由于工作繁忙,潘斗超没有太多时间去看影视作品。不过他喜欢看科幻小说,是“三体迷”,也爱看诺兰的电影如《盗梦空间》等。烧脑的作品他都很喜欢。值得一提的是,几年前大火的电视剧《法医秦明》,主角原型秦明是潘斗超的学弟。潘斗超说,上学时,秦明就是一个文艺青年,自己也抽空看了《法医秦明》的书和电视剧。

在父亲的熏陶下,儿子小潘对父亲非常崇拜,他在作文《我的偶像》中就写了潘斗超。小潘的理想是成为一名医生,救死扶伤。潘斗超告诉记者:“儿子的这个理想一方面是因为看到医护工作者抗击疫情,另一方面和我也有关系,我本身就是学医的,后来成了警察。”

潘斗超说自己平日里对政法新闻很感兴趣,比如去年杭州的杀妻抛尸案。“在破案之前,我就关注了相关新闻,儿子当时也和我讨论过很多次。凭着作为刑警的直觉,我的判断和最后通报的新闻事实一致。”

标签:
责编:缪钦 崔欣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