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0x50(1).jpg
ad50.jpg
300米开3家菜店“合围”大菜场 蔬菜安全该哪个部门管?
2018-06-08 09:06:00  来源:中国江苏网  作者:陈郁  
1
听新闻
 
湛江路的小胡粮油蔬菜。
 
工人新村附近小菜店。

  大菜场每斤卖到3.80元的茄子,家门口的蔬菜小店(以下简称菜店)只要每斤2.80元,便宜了近3成;300米道路开了4家农产品的销售门店——南京市民发现越来越多的蔬菜小店,出现在居住密集的居民小区周边,实惠的价格让市民感到欢喜。然而扬子晚报南京周刊记者连日调查发现,热闹之中的菜店也需要加强管理和引导。

  扬子晚报记者

  陈郁文/摄

  市民声音

  “小菜店开了真方便,我就不去大菜场了”

  徐大妈住在工人新村,一大早出门买菜,是她每天的重要任务,而这些年家门口的最大变化,就是一下子冒出了好几个菜店,这让她感觉买菜方便了,而且价格实惠得很。

  工人新村是南京市八十年代后建成的老小区,周边居民小区密集,以往去买菜就两个选择,一个是得走上十多分钟去大菜场买菜,另一个是去家门口的社区超市。

  而这一切的变化发生在前年,那一年居民之间开始互相传言,小区东门的那家饭店可能要改造成卖菜的店铺了。

  徐大妈回忆说,传言出来不久,这家生意本就不太好的饭店果然开始围挡改造起来。大约一个月之后,店铺门头就由原来的饭店改成了“六合菜场”的招牌。

  “这家菜场出来之后,我就再也没有去过超市和大菜场买过菜了。”徐大妈告诉扬子晚报记者,根据她的比较,这里的菜平均比超市和大菜场要便宜30%以上,有时候还有特价,菜价更是便宜一半还要多。

  也许是看着这家店开得不错,在这之后的一年多时间里,小区周边又一下子冒出了好几家类似的小菜店。如今,工人新村小区周边800米范围内,菜店或菜场就有五家。“我们小区东门和北门就有三家能买菜的地方。”徐大妈告诉记者,东门是六合菜场,而北门则是新开的一家平易生鲜菜店和一家超市卖场。

  这样一来,可供徐大妈菜篮子选择的范围更多了。她笑着说,和菜场、超市相比,这些菜店的菜很实惠很受欢迎。

  记者探访

  300米路段挤了3家菜店1家菜场

  鼓楼区的湛江路是一条南北走向的道路,其中一段约300米的路段里,集中了四家蔬菜销售点。而在这以前,周边居民都是在这条路上的凤凰西街菜场买菜。

  “现在给我的最大感受就是菜价便宜了。”住在凤凰西街小区的孙阿姨告诉记者,因为这个片区的住户比较多,所以凤凰西街菜场在两年前的生意相当火爆,不过和其他区域菜场比起来,这个菜场的菜并不便宜。

  在孙阿姨的印象中,从去年开始,大伙儿只能去凤凰西街菜场买菜的情况有了变化,这条街上先后冒出了三家小门面的菜店,菜价一下子变得便宜了。

  上周一上午九点,扬子晚报记者来到湛江路上这条菜市一条街,只见这里从北到南的约300米的区域内,云集了包括惠农农产品、六合平价菜场、小胡粮油蔬菜、凤凰西街菜场在内的四家经营农产品的菜店和菜场。和偌大的凤凰西街菜场内人流不多相比,门面不大的菜店内买菜的人却络绎不绝,收营台前也排起了长队等待结账。

  面对菜店的冲击,凤凰西街菜场的一位经营户表示,和以前相比来菜场买菜的客流确实少了不少,但是菜场的租金也适当做了下降。在他看来,菜场的菜质量更有保障,因此客源也能保持一定的稳定性。

  问题来了

  菜店多了,却让人有点不放心

  小区附近小菜店越开越多,给居民提供了方便和实惠,但一些市民注意到一个问题,这些小菜店里销售的菜的安全问题有人监管吗?

  复秤台和农残抽检环节都没有

  记者注意到,根据《南京市集贸市场管理规定》,在菜场设置方面,一般市场应当设立市场场牌、公告栏、复秤台、询问处、投诉箱等,配备售货台、肉案、活鱼池、家禽笼、封闭家禽宰杀间、鱼类宰杀盆,以及清洗、消毒、冷藏、污水杂物处理、给排水、公厕、防尘、防蝇、防鼠等卫生设施;配备与其经营活动相适应的计量器具,并定期检定。

  然而记者看到,菜店内复秤台都没有设置,有些计量器具明显已经锈迹斑斑。另外在菜场内被要求设置的农残抽检环节,在这些菜店里也很难看到。

  相关部门说“菜店不是监管重点”

  针对门面菜店的管理问题,南京市商务局市场秩序处人士表示,菜店是新出来的一种业态,市场化程度高,而商务部门主要是针对有一定规模的菜场实施建设、规划、管理,这些菜场是指有固定场地、设施,由若干经营者参与,以集中、公开方式进行农副产品、日用工业消费品等商品交易的场所。据他们了解,小菜店多是个体经营,规模较小,不属于商务部门规划管理的范畴之列。

  在南京市鼓楼区市场监督局,食品安全科一位工作人员表示,对于申请经营蔬菜产品销售的个体工商户,只要符合国家政策,他们就会予以核准,发放营业执照。不过目前他们的管理重点主要针对规模较大的菜场,例如最近该区就对辖区内菜场农残快检设备进行了升级。而对于小规模的菜店如何监管,是他们下一步工作研究的重点。

  对话>>>

  菜店老板说出心里话:

  担心安全问题希望得到管理与扶持

  来自安徽的徐禹2012年来南京贩菜,2015年,他尝试开了一家菜店。日前,记者与徐禹就小菜店的经营进行了一番对话。

  记者:你们的菜比菜场要便宜,能赚钱吗?

  徐禹:和原来的大菜场相比,我们的菜肯定便宜。举个例子,我们的萝卜售价每斤9角,而在菜场同样品质的萝卜可能要卖到每斤1.6元。赚钱肯定是能赚到的,但真的是微利,我们毛利润也就30%左右。每天的工作时间要从凌晨三四点一直做到晚上八九点。

  记者:和几年前相比,目前菜店面临的最大压力是什么?

  徐禹:现在菜店越来越难做了,利润也越来越薄。并不是说菜店多了就不好,而是不能一味地打价格战,菜品的品质应该要有保证。现在很多人看见菜店很火,于是都涌进来做,其实进来了并不是这么一回事,因为这就是一个快销的微利行业。

  记者:平时相关部门有过对你们检查或指导吗?

  徐禹:虽然经营菜店有两三年的时间,但自己也不知道究竟归哪个部门管。我对于菜店的管理也是自己摸索出来的。

  记者:如何保证你卖的蔬菜的安全性?

  徐禹:农产品销售的安全问题,我知道不能马虎。因此在进货的时候,我都是去一些大的批发市场进货,尽自己所能保证我卖出去的农产品质量安全。

  记者:作为老板你对政府部门有什么期望?

  徐禹:两点想法,一是希望政府部门在蔬菜安全上面给菜店更多的关注和指导,这种专业性的指导能够让自己规避很多安全风险,我们确实担心由于安全问题而砸了自己苦心经营的菜店。另外,听说过政府对平价店有政策扶持,但不知道归哪个部门管。

标签:菜店;菜场;凤凰
责编:苗津伟 崔欣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