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图片_20201215112340.jpg
火树银花,元宵节应该这样“闹”
2021-02-26 06:38:00  来源:中国江苏网  
1
听新闻

中国江苏网讯 今天恰逢农历正月十五,是传统的元宵佳节。对于江苏人来说,一家人团聚在一起,赏花灯、吃汤圆是最主要的元宵民俗,但除此之外,在江苏各地,还流传着众多其他的元宵民俗。火树银花、流光溢彩,多姿多彩的花灯、香甜可口的元宵、颇费思量的灯谜、精彩纷呈的元宵节巡游表演,绘就了一幅令人眼花缭乱的元宵民俗图景,也将过年的热闹气氛推向了顶点。

上元佳节,赏花灯千年传承

一元复始,春回大地。在农历中,正月十五是一年之中第一个月圆之夜,被称为“上元节”。“宵”与“夜”“夕”同义,因此,“元宵”即“元夜”“元夕”。

天边明月升起,地上灯火辉煌。中国人将吉祥喜庆之时悬挂的彩灯叫做“花灯”。赏花灯玩花灯,是元宵节最为重要的民俗活动,也是年味最浓的民间狂欢,元宵节有“灯节”之称。

“上元观灯”的习俗究竟起于何时,至今还是未解之谜,存在着多种说法。有学者认为,至迟在汉代,宫廷中就已出现了高达七尺半的巨型花灯。但很长一段时间内,花灯只是皇族专属的赏玩之物。梁简文帝《列灯赋》:“南油俱满,西漆争然。苏征安息,蜡出龙川。斜晖交映,倒影澄鲜”,描绘的是萧梁皇室元宵夜在建康(南京)皇宫张灯结彩的场面。隋唐之后,花灯走出皇宫,稍有规模的城市都会举办热热闹闹、全民参与的元宵灯会。

和现在各地举办的灯会一样,在古代,“灯节”并不仅仅限于元宵节当天。唐代规定,正月十四至正月十六为灯节;宋代的灯节一般是正月十四至正月十八;明代朱元璋定都南京后,将灯节从正月初八延长到正月十七,长达十天;清代,江苏各地的灯节,大多是正月初八“上灯”,正月十三“试灯”,正月十五“正灯”,正月十八“落灯”。

明初,在南京当过皇帝的朱元璋、朱棣父子都推动过元宵观灯民俗的发展。

出身贫寒的朱元璋对年俗兴趣非常浓厚,他下旨推广了张贴春联的习俗,明确规定了上元灯节的起始时间。他曾命人在秦淮河上燃放万盏水灯,满河明灭,流光溢彩。元宵之夜,他更是多次换上便装,来到街头观赏百姓扎制的各色彩灯,并由此衍生出多个民间传说。

明成祖朱棣也喜爱多姿多彩的各色花灯。永乐七年,他下旨大小官员在元宵节前放假十天,回家与亲人欢度灯节。永乐十年,朱棣又集中能工巧匠,在皇宫午门外扎制了美轮美奂的“鳌山万岁灯”,“听臣民赴午门外观鳌山三日,自是岁以为常”(《皇明通纪》)。这种辉煌闪耀、灿若星辰的“鳌山灯”到底是什么模样?人们可以从描绘明代秦淮河两岸繁华的长卷画作《南都繁会图》中找到它的身影。

江南江北,火树银花不夜天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辛弃疾用绝美的文字,记录了那个繁华熙攘、满城花灯的浪漫元宵之夜。从保留至今的大量史料中,我们可以还原江苏众多历史文化名城如梦似幻的元宵夜和丰富多彩的赏灯民俗。

拥有千年历史的南京秦淮灯会是中国最著名的灯会之一。“煌煌闲夜灯,修修树间亮。灯随风炜烨,风与灯升降”(东晋习凿齿诗),从六朝以来,无数个元宵之夜,暮霭四合,华灯齐放,秦淮河两岸火光倒映,宛若白昼。《正德江宁县志》载,明代中后期每逢元宵夜,“加松棚于通衢,棚中奏乐,上下四旁,缀以华灯,灿若白昼,箫鼓声闻,灯火迷望……”明清之际,南京还出现一种悬挂彩灯的灯船,往来穿梭于秦淮河上,“薄暮须臾,灯船毕至,火龙蜿蜒,光耀天地”(余怀《板桥杂记》)。

清初,南京元宵灯会灯市的“主场”在笪桥、夫子庙两处。甘熙《白下琐言》中说:“笪桥灯市由来已久,正月初鱼龙杂沓,有银花火树之观,然皆剪纸为之。若彩帛灯,则在评事街迤南一带。五光十色,尤为冠绝。”清末,灯会的“主场”迁移至夫子庙,延续至今。1986年,“秦淮灯会”恢复举办,至今已成功举办35届。

万千灯火不夜天,疑是瑶池在人间。苏州富甲天下,这座城市的元宵节自然也是热热闹闹、红红火火。元宵节还没到,苏州街头就摆开了灯市。南宋诗人范成大的《灯市行》写到:“吴台今古繁华地,偏爱元宵灯影戏。春前腊后天好晴,已向街头作灯市。叠玉千丝似鬼工,剪罗万眼人力穷。两品争新最先出,不待三五迎东风。”苏州本地艺人制作的花灯种类繁多,形式多样,南宋文人周密给出了“元夕张灯,以苏灯为最”的评价。

苏州元宵盛景世代传承。清代顾禄《清嘉录》中说,苏州街头货郎出售各色花灯,精奇百出,令人目不暇接。千门万户灯影中,千影万影灯市红。元宵当天,苏州人“各采松枝、树叶,结棚于通衢,昼则悬彩,杂引流苏,夜则燃灯,辉煌火树,朱门宴赏,衍鱼龙,列膏烛,金鼓达旦,名曰灯市。凡阊门以内,大街通路,灯彩遍张,不见天日。”

在无锡,崇安寺灯市、甘露灯会盛极一时,赏灯人群摩肩接踵,狂欢通宵达旦。灯彩艺人将惠山泥人装饰在花灯上,体现出浓浓的无锡地方特色;清代和民国年间,常州元宵灯会集中在府城隍庙、鼓楼、觅渡桥、青果巷等处,“甘棠桥,对鼓楼,鼓楼对着庙门口。镫镫镫,镫镫镫,灯来咧,灯来咧……”一首流传至今的童谣,唱出了常州小娃娃元宵玩灯的欢乐心情;徐州的元宵灯会曾在南门大街、察院街、大同街、车站广场等处举办,爆竹声声噪耳,火花簇簇炫目。在徐州民间,还流行一种有趣的元宵“面灯”,形似莲花,以棉花做灯捻。孩子手提面灯玩耍,灯中豆油燃尽后,还可以将面灯当点心吃下。

全民狂欢,上灯元宵落灯面

正月十五不但要“赏花灯”,更要“闹元宵”。在传统民俗图谱中,元宵节更是一个全民参与的“狂欢节”。

《清嘉录·闹元宵》:“元宵前后,比户以锣鼓铙钹敲击成文,谓之闹元宵,有跑马、雨夹雪、七五三、跳财神、下西风诸名。或三五成群,各执一器,儿童围绕以行,且行且击,满街鼎沸,俗呼走马锣鼓。”在苏州、南京、无锡、扬州等地,传统元宵节,在看灯会同时,人们耍龙灯、舞狮子、划旱船、踩高跷,喧嚣达旦,节日的热闹气氛被推向顶点。

元宵的民俗有动也有静,“猜灯谜”就是需要静下心来,费一番脑筋的活动。苏州、南京、无锡等地的传统灯会上,有很多贴有谜语的花灯。“灯一面覆壁,三面贴题,任人商揣,谓之‘打灯谜’。谜头皆经传诗文、诸子百家、传奇小说,及谚语什物、羽鳞虫介、花草蔬菜,随意出之”。猜中者,能获得墨块纸张、毛笔砚台、巾扇香囊、果品食物等赠品。南京学者夏仁虎的《岁华忆语》中对文人“射虎”场景描绘的极其生动,宛在眼前:“万头攒动,聚影一灯,忽然有悟,高声请问,则群耳倾注,或拍手狂噱”。

苏州、无锡、扬州等地还流行过一种元宵节妇女“走三桥”的风俗。元宵节晚上,平日足不出户的女子们结伴走出家门,走过三座桥后才回家,她们相信,这样可消除百病。清代费轩《扬州梦香词》曰:“扬州好,年岁到元宵,曾许拈香烧十庙,好因却病走三桥,姊妹坐相邀。”南京的“走百病”民俗与“走三桥”相近,但时间则是在元宵节次日,即正月十六日,人们登上古老的南京城墙,在城头上走一走,寄托免疾除疫的心愿。

上灯元宵落灯面,元宵节拥有独特的食俗。元宵出现于宋代,当时叫“浮圆子”,诗人周必大就写有《元宵煮浮圆子》。千百年来,人们在元宵节这天吃象征阖家团圆的元宵,期盼生活和美幸福。在江苏各地,元宵有“汤圆”“汤丸”“团子”“浮果”等多种名称。元宵的馅料多为芝麻或者豆沙,甜口,但在“世界美食之都”扬州,元宵还有菜肉、鲜肉等“咸口”风味,也一样深受欢迎。到了正月十八“落灯”了,家家户户要吃面,这个灯节就算画上了圆满句号,年也算过完了。

江苏各地还出现过祭猛将、迎紫姑、照田蚕、放田财、舞火把等和元宵相关的民俗,但大多已随着时代的发展而消失。在著名民俗学家、南京农业大学季中扬教授看来,看灯会、玩花灯、猜灯谜、闹元宵等元宵核心民俗具有丰富的文化内涵,凸显了元宵节的独特意义。如今,看灯会不仅可以现场看,也可以线上看;猜灯谜走进了中小学,培养了很多“小粉丝”;花灯制作技艺成为传统非遗……他认为,彰显文化自信的元宵民俗在当代得到了有效传承,正焕发出新的生命力。

标签:
责编:孟涛 崔欣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