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图片20190916112322.jpg
未来科学大奖得主:看他们有“态度”的人生
2019-09-11 07:42:00  来源:综合人民日报、“募格学术”公号  
1
听新闻

  大家

  9月7日,2019未来科学大奖获奖名单揭晓,四名科学家捧得大奖。北京生命科学研究所邵峰荣获“生命科学”奖,中科院高能物理研究所王贻芳、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教授陆锦标获“物质科学”奖, 中国科学院院士、密码学家王小云获“数学与计算机科学”奖。

  其中,王小云是大奖创立以来第一位女性获奖者。王贻芳是江苏南京人,本科毕业于南京大学。邵峰是江苏淮安人。

  邵峰多年从事病原菌和宿主相互作用的机理研究,在病原菌毒力机制和抗细菌天然免疫领域取得过一系列重要原创性发现。他此次因“发现人体细胞内对病原菌内毒素LPS炎症反应的受体和执行蛋白”而获得“生命科学奖”。

  2005年,33岁的邵峰留学回国,加入成立仅一年的北京生命科学研究所,开启了他的独立学术生涯。至2018年年底,邵峰以通讯作者身份在《自然》《科学》《细胞》三大国际顶级学术期刊上发表论文13篇,研究成果累计被同行引用8000多次。

  虽然做出如此重要的工作,邵峰的实验室一直坚持十几个人的小团队。他认为,科研是需要自己去做的,尤其是探索性的研究。“很多时候,原创性工作需要你尽可能走在科研的第一线,其突破往往来自于一个细节或是非预期的实验结果,或是面对问题和现象不断思考而获得的一个灵感。”

  王贻芳和陆锦标共同收获“物质科学奖”,他们领导的大亚湾中微子实验合作组在中国广东大亚湾核电站附近首次发现了第三种中微子振荡模式,为超出标准模型的新物理研究,特别是解释宇宙中物质与反物质不对称性提供了可能。

  2000年,王贻芳放弃了在斯坦福大学的工作回到国内,理由十分坦诚,“在美国,像我这样的研究人员,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如果做我想做的实验,那是不可能的。”简简单单的两句话中尽显执着。

  在回国至今的19年时间里,他的确为自己 “想做的实验” 倾尽了心血。这位被身边同事评价为内敛、讷言的科学家,也因为 “想做的实验” 两度高调进入公众的视野之中:第一次是源于一种极小的物理学基本粒子——中微子;第二次是源于一种极大的物理学实验装置——大型对撞机。

  由于杨振宁对大型对撞机的反对,令他面临各方争议。“我主张中国应该建造CEPC(环形正负电子对撞机)的态度没有变。” 简短有力的话语,坚定的态度,确是王贻芳的一贯风格。为了自己 “想做的实验”,他的执着从未改变。

  王小云由于“在密码学中的开创性贡献”而获得“数学与计算机科学奖”,她的创新性密码分析方法揭示了被广泛使用的密码哈希函数的弱点,促进了新一代密码哈希函数标准的设计。

  2005年,美国《新科学家》杂志上刊登了一篇文章《崩溃!密码学的危机》,用极富震撼力的语言报道了王小云取得的里程碑式成果。对于学术界来说,这个巨大震撼源自于被王小云破解的、被普遍视为“坚不可摧”的两大算法。

  对密码学家来说,时间单位是数十年切割成的一个月、一周里的分和秒,可具体到演算纸上的每一步骤,灵感、失败,结果步步临近的欣喜,都是隐秘的个人战斗。尽管这意味着可能会默默无闻,但王小云说她不在乎,只希望能做出真正令自己满意的成果。

  在家中,王小云是一位称职的母亲。在CCTV《开讲啦》节目上,作为开讲嘉宾的她透露,获得研究突破主要想法时,不是在科研办公室,也不是在学校课堂上,而是在家里生孩子、坐月子的时候。

  她一直为女科学家正名,“在我看来,做研究没有男女之别。研究做得最好的时期也是家务做得最好的阶段,做家务是种放松,可以思考研究中的问题。”

  未来科学大奖2016年正式设立,成为中国大陆第一个由科学家、企业家群体共同发起的民间科学奖项。单项奖金100万美元,未来科学大奖的颁奖对象不限国籍,但须为在大中华区完成研究的科学家,且研究要具备原创性、长期重要性和巨大的国际影响。

  综合人民日报、“募格学术”公号

标签:
责编:孟涛 崔欣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