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0x50(1).jpg
ad50.jpg
【科技周刊·星光】96岁吴孟超徐州行诠释“信仰的力量”
“如果有一天倒在手术室,也是我最大的幸福!”
2018-05-16 07:58:00  来源:中国江苏网-新华日报  作者:王岩  
1
听新闻

  在璀璨星空中,第17606号小行星名叫“吴孟超星”。如今,这颗“星”和徐州紧紧联系在一起:吴孟超的言行,给徐州人留下持久的精神震撼:“他就像个圣人,从他身上,你能感到信仰的力量!”

  “院士工作站不能只挂牌子,要从手术做起!”

  吴孟超是中科院院士、第二军医大学东方肝胆外科医院院长,更是中国肝胆外科的创始人和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人们评价他:技近仙,德近佛。

  吴孟超来徐州,在当地可是大事。当时他被一院聘为“永久名誉院长”并建立院士工作站,不少徐州人在“朋友圈”转发新闻。不过人们觉得,这么大的腕,这么大年纪,来挂个名就好。谁曾想,建站第二天,吴老就上了手术台,他说,“不能只是挂一块牌子,要从手术做起。”

  那天手术时,记者在现场。吴孟超站在10多位医务人员中间,自带威严。只见他右手握着止血钳,时而又拿起吸引器,熟练而有力,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不敢相信这是一位年过九旬的老人。

  “吴老没有一点多余的动作,手术很流畅。”一院普外科主任路要武是这台手术的第三助手,近距离目睹了享誉全球的“吴氏刀法”。一刀下去,又稳又准,不仅把肿瘤切除干净,肝脏保留完整,出血量只有100多毫升,明显低于同类手术。

  整台手术持续了近一个小时。吴孟超一直站在手术台前,即使是助手进行开腹和关腹时,他也在一旁指点。工作人员搬来板凳,劝他休息,他却不肯。一院手术室护士长张大葵深受触动的是,手术前,吴老亲自到CT室看片子,和一般只看下报告结果的医生完全不一样。

  手术非常成功,两周后,当记者再次见到那名65岁患者时,他早已可以下地活动。而他手术的费用,由吴孟超设立的医学基金承担。他咧着嘴笑,说现在一顿能吃大半个馍,身体恢复很好。

  病人也许并不知道,这可是医学领域的“大神”。从医70余载,吴孟超创造了多项第一:他和同事提出肝脏分为“五叶四段”的经典解剖理论;成功完成中国第一例肝癌切除手术和世界上首例完整的中肝叶切除术;建立全球规模最大的肝胆疾病诊疗中心和科研基地,推动我国肝脏疾病的诊断率、手术成功率和术后存活率均达世界领先水平。

  多年来,吴孟超就像一匹不知疲倦的老马,平均每年坚持进行200台左右的手术,共为万余名肝病患者消除了病痛。

  “我要在‘云龙山水’过100岁生日”

  吴孟超在徐州整整一周。接触过他的人感受真切:站上手术台,就是“大神”;走下来,又成了可爱的老人。

  在一院,手术做完离开,吴孟超主动和大家握手,还在拍照时招呼每个人过来。医务处处长沈鹏全程参与对接,直言吴老叮嘱最多的就是“把工作做扎实,落到实处”。肿瘤中心主任吴小进的印象很深,吴老在后来参加活动致辞时,站起来给大家敬了一个军礼,让人肃然起敬。

  记者们采访,吴孟超一点架子没有,有问必答,还和大家“套近乎”。“我是福建闽清县云龙乡人,和徐州很有缘分。”原来,吴孟超在上世纪60年代来过徐州,如今看到“云龙山水”改造得那么好,特别赞赏,“我要在这里过100岁生日。”

  吴孟超当年先在昆明的同济大学附中就读,1942年,随学校一起迁至宜宾李庄。在李庄,梁思成和林徽因也在那里安营扎寨,吴孟超和同学们就常去玩。“每次去,林徽因都给我们巧克力吃,高兴死了。”梁思成还让他学建筑,吴孟超摇头,说女朋友学医自己也学医,学医也能报国。这位“女朋友”,也是他日后的妻子——著名妇产科专家吴佩煜。

  除了在一院进行手术和建立工作站,吴孟超还在铜山区成立两个项目:江苏吴孟超肿瘤精准医学中心和江苏吴孟超医学高科技创新转化基地。项目建成后,将形成生物技术、医疗器械、干细胞、基因测序与检验、健康管理等五大产业格局,提高徐州的医学科研水平,为百姓提供肿瘤精准诊疗服务。吴老反复叮咛:“多安排几台手术,徐州,我还要来!”

  因为多次接触,铜山区委常委、宣传部长卢波注意到吴孟超的几个细节:常年握止血钳,吴老的右手食指指尖微微向内侧弯曲,可是上了手术台,不仅手不抖,站上一个多小时也没问题。“他精神力量太强大,给人感觉他就是神人、圣人。”卢波专门为吴老写了篇文章,取名为《钙》,称颂吴老可以让人补一补精神之钙、技能之钙和为民之钙。

  “手术室就是我的战场”

  徐州,是吴孟超在全国建立的第三个院士工作站,选择背后有佳话。

  2016年底,铜山区委书记王维峰在听取高新区工作汇报时,一条关于吴孟超医学项目的信息引起了他的注意。而在当时,一院新院搬迁到铜山,已被提上日程,院方也有“招才引智”的迫切需求。几个月后,王维峰到上海拜会吴孟超,介绍了徐州传承红色基因、弘扬淮海战役精神的时代追求,汇报了高新区打造医药大健康产业、造福淮海经济区1.2亿人口的发展理念。吴老当即表示:这样的革命老区,我要去!

  18岁,他从国外回国参加抗战,学医救国;27岁,他看到马路边一排排和衣而睡的解放军战士,认定共产党会有光辉的未来;同年他第一次递交入党申请书,递交了19次后终于得偿夙愿。

  再回首,吴孟超感慨万千:选择回国,我的理想有了丰厚的土壤;选择从医,我的追求有了奋斗的平台;选择参军,我的成长有了一所伟大的学校;选择跟党走,我的人生有了崇高的信仰。

  在徐州,吴孟超特意多留了两天,他提出要走一走总书记视察徐州时走过的路线。在淮海战役烈士纪念塔前,吴孟超缓缓走上台阶,向革命烈士敬献花篮。他摘掉帽子和围巾,敬上庄严的军礼。吴孟超对身边人说,自己在战火中求学,经历了苦难,知道和平来之不易,要缅怀先烈,不能忘掉初心。在徐工集团,吴孟超号召医疗界向“国之大器”学习,特别在医疗设备上,要打造民族品牌,把核心科技和技术掌握在自己手上。

  如今,吴孟超依然在冲锋,他还要在淮海大地写下崭新篇章。目前,由他联合另外两名院士发起的“淮海经济区医学与生命科学院士联盟”已经成立,将集聚一批高水平医学人才。“肝癌是我今生最大的敌人,而手术室就是我的战场。如果有一天,我倒在了手术室,也将是我最大的幸福。”吴孟超说。

  记者 王岩

标签:
责编:戴凌 崔欣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