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图片20190916112322.jpg
爱"恨"交加!风靡城乡广受青睐暴"噪"广场舞何时"歇"
2019-06-11 11:03:00  来源:扬州晚报-扬州网  
1
听新闻

  1日晚8时许,看到妻子再次以头撞墙后,住在花样年华小区附近的市民徐先生,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怒火,冲着窗外吼了几句。徐先生说,小区的周边,三拨广场舞人群扎堆,每天晚上声音太大,扰得患焦虑症的妻子心烦意乱,记者就此展开多日调查。

  市民讲述

  窗外广场舞噪音

  扰得“焦虑妻”以头撞墙

  “天一黑,幼儿园门口就被占了!”徐先生说,小区附近的幼儿园门口,每天晚上都有几波人在争地盘。

  因住处离幼儿园门口不远,每天晚上广场舞的声音都令人心烦意乱,徐先生称,他自己还好一些,关键是患有焦虑症的妻子。

  “她对声音很敏感,有时空调声音大了她都烦。”徐先生说,自从生下二胎后,妻子就像变了一个人,很讨厌噪音。

  情绪有些异常,徐先生曾带妻子去医院检查,医生说是焦虑症,症状不重但要静养调节,可每晚窗外广场舞噪音扰得妻子以头撞墙。

  “不是我家一人被扰,有的邻居家小孩还要参加考试,也对广场舞很烦。”徐先生说,1日晚上他实在忍不住了,冲窗外嚷了几句。

  除了这一个广场舞点,徐先生说,小区的东侧和南侧还有两个广场舞点,每天晚上的声音都很大,好像三拨广场舞人群在搞竞赛一般。

  记者调查

  “使劲敲,敲大声一点”

  接到居民的反映后,1日晚上9时,记者赶至花样年华小区东侧的东方剑桥幼儿园,发现门前聚集了不少人,时不时一阵大笑声传来。

  记者靠近后发现,一群人围成了一圈坐在地上,中间站着一个人,竟然拿着一面锣在敲,原来是在玩“敲锣传花”的游戏。

  每一次敲,都会听到一男子喊“使劲敲,敲大声一点”,全然不顾周边还有小区,询问中一女子告诉记者,他们这是在过“六一”。

  有居民嫌吵把房卖掉搬走

  “广场舞的人都散了,就他们还不散,还敲锣。”住在北侧满芳庭小区的居民李女士称,她也是被吵得不行,才出门来看看。

  李女士称,满芳庭小区2栋,因广场舞扰民,已有多户将房卖掉搬走了,幼儿园门前这片公共场所,是扰民最厉害的一片,人最多时聚集上百人。

  “还有一拨人,在南侧的超市门前。”李女士说,跳广场舞的那群人和开超市的多次发生冲突,最后都惊动了警方。

  从1日起至前天晚上,记者连续多个晚上赶至该区域,每天晚上都有三拨人群在跳,占满了幼儿园门口及附近的所有空地,音乐声都非常大。

  针对花样年华、满芳庭小区附近东方剑桥幼儿园门前夜晚广场舞等扰民乱象,记者向满芳庭小区、花样年华小区等多户居民求证,印证了李女士所说,确有居民忍受不了,卖房搬离。

  “太吵了,夏天都不敢开窗,受不了!”根据一房产中介提供的电话,记者联系上一位已将房子卖出的居民,她称,自己去年就和跳广场舞的人吵过几次,没什么效果,后家人一商议,将房卖了搬走了。

  一些舞者不是本小区的

  “5月到10月,是扰民高峰期。”调查中,李女士等居民表示,如果是自己小区内的居民,倒是可以原谅,但他们发现,有时跳舞的一群人,很多并不是小区内的居民。

  居民们怀疑,这是由领队组成的一帮人赶来跳,就是为吸引学员。一些跳舞的人,晚上骑电动车从很远赶来,音响也是开得震天响。

  “有了学员就要教舞,教跳舞应该会收些费。”徐先生称,等学员多了,渐渐成了气候,再到其他地方继续跳吸引学员。

  调查中,记者发现,三拨人跳的舞各不相同,每一拨都有几十人甚至更多,询问部分跳舞人员对新人学舞是否收费,他们多不予以回应,只是称,如果想学,要请老师教。

  广场舞扰民乱象处爆发期

  记者获悉,市区已有不少小区居民公开投诉小区边广场舞扰民,随着天气变热,5月、6月是广场舞扰民乱象爆发期。九龙花园安龙苑的居民投诉称,每天晚上7点到9点,三湾公园东门路口就聚集了几拨人员在一起跳广场舞,音响的声音震耳欲聋。汊河徐集徐秦路名仁坊小区西侧广场,每天都有人跳广场舞音响开得太大,也被投诉。扬州商城附近一空地,每晚三个跳舞团体,一个比一个声音大,跳至晚上9时30分,也被附近小区业主投诉,影响孩子学习。

  尚东国际周边、中海嘉境周边、阳光水岸周边、西区明月湖广场、绿杨新苑一期广场,也被居民公开投诉广场舞噪音扰民。

  “如果是有人故意放大音量吸引学员,应严惩这些噪音制造者。”调查中,部分居民表示,原本是休闲娱乐的广场舞,现在发现很多变了味。

  尤其是几波人扎堆的地方,更像是一个竞争吸引人气的比赛场,太扰民。之所以不远离小区,可能也是为了吸引学员,形成了夜间扰民乱象。

  【进展】辖区警方派人前往严控噪音

  “每一波广场舞人群,看似散乱,其实都有人组织。”昨日,记者就此咨询一业内人士,其表示,广场舞流行起来,不能老是一段时间只跳单一的一个,要有领队组织和吸引学员,经常交流和提供一些新舞蹈,自然有的是有偿的。

  该业内人士坦言,跳舞的人群有一些是居民自发组织,但不排除为了吸引人员故意赶来抢地盘、挣人气。

  “广场舞群体之间争地盘引发矛盾的也不少。”该业内人士说,一个跟一个比,跳得好的自然会吸引到更多人加入。既然可能有人领头,屡屡扰民劝说不听该怎么办?记者昨了解到,外地已开始整治并处罚广场舞组织者。

  针对花样年华、满芳庭小区等附近多拨广场舞人群夜间扰民现象,附近居民呼吁,中考在即,广场舞还是应远离小区周边一些,让即将考试的孩子能静心复习,还周边居民清静。

  “我们收到了反映,已找三拨跳舞人群谈话。”昨日,辖区警方江阳派出所联系记者称,扎堆在幼儿园周边这三处广场舞点确实离两个小区较近,但周边也没有更适合的场地,他们会每天晚上派人严控噪音,让他们把音乐调小,并要求他们晚上9点前必须结束,确保周边居民休息。记者孟俭文/图

  【建议】

  在规定时间内播放音响,严格控制音量,规定广场播放音响数量,或运用科技手段,如采用无线耳机等。

  出台相关管理办法,落实管理部门,明确管理措施、责任。

  将其纳入城镇建设规划,作统一合理的安排。

  定期组织培训,进行有效引导。

  【评论】

  “度”的AB面

  广场舞扰民、遛狗不拴绳、毁绿种菜……这些被称作城市“新烦恼”,随着高考和中考两大重要考试季的到来,广场舞扰民的话题,再度进入人们视野。

  “知乎”上曾有一个热门问题——“什么样的女孩会变成将来的广场舞大妈?”一条爆款答案这样写道:大妈们在广场跳广场舞,和你在健身房练瑜伽本质上没区别——瑜伽不过是印度的“广场舞”。想想确实挺有道理,你看不惯大妈们跳广场舞,没准大妈们还看不惯你花钱去健身房流汗。而且,如果你家的长辈热衷去跳广场舞且很投入,您会不会也为他(她)感到高兴呢?!

  其实,无论是跳广场舞,还是养宠物,会否成为“烦恼”,关键都在一个“度”。广场舞的好自不必多说,比如锻炼身体、结交朋友、扩大交流,而当它超过一个“度”,烦恼或弊端也相应而生。比如噪音扰民、不挑时间,这要求广场舞爱好者的行为要有一定的“度”。做到这一点,相信并不难,不妨换位思考一下,倘若您家孙辈正在备战中高考,您忍心让自己的舞步和音乐打扰到他们吗?

  再比如,本篇调查中所提到的,很多市民所跳的并不是“广场舞”——随便找一个地方,路边街头、门前楼后,想跳就跳,甚至争抢地盘。这是空间上的“度”。这也不该成为难题:扬州目前已兴建了那么多公园,尤其是小区附近的口袋公园,已经为广场舞爱好者提供了公共空间。这需要广场舞组织者以及社区进行必要的引导。

  还有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为何广场舞会成为老年人最主要的休闲方式?这大抵是因为广场舞学起来不难,也没有严苛的“技术标准”。但我们是否可以让老年人的晚年生活更丰富多彩一些呢?比如太极拳、健身气功等相对“安静”的健身方式,相应的协会是否可以更加主动一些,吸纳更多老年人加入进来?我们有了那么多那么好的公园,其中所承载的活动样式理应千姿百态起来。王子明

  “每一波广场舞人群,看似散乱,其实都有人组织。”昨日,记者就此咨询一业内人士,其表示,广场舞流行起来,不能老是一段时间只跳单一的一个,要有领队组织和吸引学员,经常交流和提供一些新舞蹈,自然有的是有偿的。

  该业内人士坦言,跳舞的人群有一些是居民自发组织,但不排除为了吸引人员故意赶来抢地盘、挣人气。

  “广场舞群体之间争地盘引发矛盾的也不少。”该业内人士说,一个跟一个比,跳得好的自然会吸引到更多人加入。既然可能有人领头,屡屡扰民劝说不听该怎么办?记者昨了解到,外地已开始整治并处罚广场舞组织者。

  针对花样年华、满芳庭小区等附近多拨广场舞人群夜间扰民现象,附近居民呼吁,中考在即,广场舞还是应远离小区周边一些,让即将考试的孩子能静心复习,还周边居民清静。

  “我们收到了反映,已找三拨跳舞人群谈话。”昨日,辖区警方江阳派出所联系记者称,扎堆在幼儿园周边这三处广场舞点确实离两个小区较近,但周边也没有更适合的场地,他们会每天晚上派人严控噪音,让他们把音乐调小,并要求他们晚上9点前必须结束,确保周边居民休息。记者孟俭

标签:
责编:贾晓君 崔欣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