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图片20190916112322.jpg
你见过没!进屋如上船 扬州沿江有10多座这样的“船屋”
2019-03-04 09:07:00  来源:扬州晚报-扬州网  
1
听新闻

  在沿江沿河,有不少船形的村落,其中最有名的就是杭集船村,村落中藏着一些奇特老宅。今年70岁的陈宜林摸查发现,除了杭集船村外,沿江其他村落还有些老“船屋”,很多奇特的老宅都有七八十年了。

  不少村落自然形如船

  最具代表的“船屋”被翻建

  “船村由三个村组成,像极了一艘大船。”今年70岁的陈宜林说,三个村庄自然分为前舱、中舱、后舱,还有形象的锚墩、锚链、桅杆等,被誉为“世界上最大的船”。

  在船村长大的陈宜林,对整个船村的形成进行了十几年的研究考证。他说,从隋末到明初,长江主航道南移,形成夹江两岸低洼圩村地区,为船村遗留下了肥沃的土壤,为防范水灾,船村先民用扁担一担一担挑土填高地势,并把这一区域填成了“一艘船”,“船”四面环水,如舟行水上。

  “不单单我们这三个村形成一艘‘船’,很多村落也像。”陈宜林说,通过探访周边村落,他发现不少村落的形成离不开船形,也就是说,扬州沿江还藏有一些“船村”。这些临水的村落对船很有感情,日积月累就有了“船图腾”文化,在住宅等方面都会体现出船的元素,“船屋”就是其中的代表。

  “有些老宅已历经多次翻建,有的已存在七八十年。”陈宜林说,最遗憾的是一座精致的“船屋”,今年初他回杭集时发现,该处“船屋”已不存在。

  陈宜林说,自己平时住在城区,听村民们讲,这座“船屋”去年被翻建,很多老宅元素已不存在,幸好他曾存了不少照片,如今只能在照片中见到。

  民国客轮大副的老宅

  进屋如上船,装有彩色玻璃

  “船屋”的建造者是李道林,曾是民国长江客运申汉线“德和号”轮船上的大副,他一生与船为伍,对船情有独钟,他用毕生的心血把这座宅子打造成可以终生享用的船。这座建筑的架构完全打破常规,将住宅的进门厅屋设计成四架梁船篷轩式,后进屋是大五架梁,整座建筑形成“前四后五”的梁架构。进屋的人可以感到,进屋如同上船,人在屋内,有身在船上之感,倘若抬头仰望,可见船轩形屋面特别轩敞,视觉效果舒朗匀和。

  “那座宅子,不仅有古建筑的传统,还有西方的元素。”陈宜林说,在清末民初扬州城里少数富家住宅园林中,窗户若采用几片欧洲进口“彩色玻璃”,那往往是主人身份的象征,体现屋主的富有与奢华。在船村的大副住宅书房窗户上,竟然也堂皇地安装了这种稀罕物。

  通过陈宜林多年前拍摄的这座老宅部分照片可见,这座传奇的宅子堪称“中西合璧”,大门外的左边迎面墙上也有一座精美的福祠,福祠还嵌有一个海棠花框的小内壁惜字洞,这在扬城大大小小福祠中,绝无仅有。“船屋”打破常规的船篷轩式等设计,堪称扬州老宅中的“孤本”。

  据李氏族人回忆,当这座宅子快要竣工,全家上上下下筹备进宅典礼时,一件令人悲催的事情发生了。1937年12月5日,广东同乡会巨资租赁英商怡和洋行“德和号”客轮,满载着1000多名广东籍妇女儿童的难民经芜湖前往武汉当悬挂着英国国旗的客轮驶进芜湖码头时,四架日机突然跟踪而至,不顾国际公约对客轮狂轰滥炸,伤溺者的挣扎呼救声、惨叫声不绝于耳,满江可见一具具尸体顺水漂流。“德和号”大副李道林和他的舵手均被炸死在驾驶室中,随船沉入江底。那座精心设计的“船之屋”,还没有来得及庆贺新宅落成就先做了灵堂。村民翘首以盼的主人凯旋、隆重进宅的盛典,演绎成发丧的悲号。

  “我曾查阅过一本《李氏皇谱》,发现大副李道林是李春芳第十八代孙。”陈宜林说,李氏先祖在唐代即为“中书令”,与李唐王朝是本族,族谱修订受到皇封御赐故为“皇谱”。

  摸查发现还有10多座

  呼吁相关部门做普查和保护

  “如果宅子没被重新翻建,还是古色古香,这个宅子就很有历史价值。”陈宜林说,得知老宅被翻建后,他加快了对沿江一些船形村落中老宅的探查,发现沿江一些村落中,有不少已经七八十年的老宅,有些宅子还是清代流传下来的。

  “我摸查的就有十多座‘船屋’,有的已有90多年了。”陈宜林说,如张家坎就有一个90年左右的“船屋”,一位80多岁的老人还住在这座宅子内。

  陈宜林建议,藏在村落中的老宅,不像城区一些古宅容易引起关注和重视,村落中的一些老宅,随着年代久远和失修,有时后人都不知其建于什么年代,更谈不上熟悉其文化价值。一个个充满着“船图腾”文化的“船屋”,极可能形成一个沿江“船屋”村落,沿江应该不止这十多座,有些现在或很“年轻”,过几十年若还在,可能都是古建老宅的“孤本”。

  记者 孟俭 陈宜林

标签:
责编:贾晓君 崔欣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