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图片_20201215112340.jpg
儿子开着多家公司 老子却吃低保11年 黄庄村“假低保”为何这么多
2021-01-18 06:41:00  来源:中国江苏网  
1
听新闻

1月初,淮安市淮安区苏嘴镇黄庄村村民周建国向本报读者热线(025-84701119)实名举报:“我手受伤,家庭困难,申请低保一直批不下来。可村干部优亲厚友,给全村11户不符合条件的村民办低保。如有低保户儿子开公司、资产超千万元,自己却吃了11年低保;还有村干部的亲戚夫妻俩都是吃低保的……”他列举了11户“低保户”其实不符合享受低保条件的具体情况。从去年7月起,他先后向淮安区民政局、淮安区纪委反映举报,至今没有结果。那么,周建国的举报属实吗?

“低保户”包鱼塘,打麻将半天输赢几百元

位于淮安区东北角的黄庄村,距苏嘴镇19公里、区政府31公里,比较偏远。

1月14日中午,记者摸到黄庄村“小卖部棋牌室”门前,已是下午两点。周建国之前反映本村“假低保户”周守元,是这里打麻将常客,“几乎天天来!”

记者在小卖部买了瓶水,随着旁观村民,走进里间约15平方米棋牌室。3张自动麻将桌,其中两桌已坐满人。

根据举报人提供的照片,记者一眼认出面向窗户打麻将的周守元。60多岁的周守元,看上去气色红润,面前叠放着一张百元纸币和两张10元纸币,上面压着黄色塑料打火机。右边放茶杯的塑料凳上,还有一张10元纸币。麻将桌桌肚里,有一包价格16元的南京牌磨砂香烟。

记者同棋牌室老板娘高美兰聊起天来。她说,棋牌室一下午每人收场子费10元。打麻将每番10元到20元,周守元所在的那桌“只打20元的,一下午输赢七八百元”。

出棋牌室向南走200多米,就是周守元家。三间平房,两间高大的厨房和卫生间,厨房外墙和院墙都贴着米黄色瓷砖,屋顶架着太阳能热水器,院里停着一辆电动三轮车。

记者径直往北走,随机入户打听周守元家庭情况。“他家经济条件还用说?每天抽两包南京牌磨砂烟,没钱哪消费得起?”村民陈刚说,“他没事就去打麻将,玩(赌)得很大。”村民郭平则将记者引到周守元家鱼塘前说:“这个鱼塘13亩多。记得我女儿初中时,鱼塘就被周守元承包了,现在我外孙女都10多岁了,你说他承包了多少年?卖了多少鱼?听说他给村里交了钱,可我们从来没在村务公开栏里见到钱数。”

“低保户”儿子名下4家公司,资产过千万

“周守元很有能耐,儿子也有钱,在市里开了几家公司。”村民们七嘴八舌地说。“周守元经常吹嘘儿子有千万资产,还说他的低保资格没人能拿掉。”村民张山说,他实在想不通,周守元家庭条件在全村数得上,为何能安稳地吃了11年低保?

记者随即在“天眼查”搜索周守元儿子的名字,发现他同时在4家公司担任股东,认缴出资额过亿元。4家公司分别为:淮安馨月池洗浴有限公司,注册资本1760万元,其子持股比例50%,认缴出资额880万元;淮安珂恬美物业服务有限公司,注册资本880万元,其子担任执行董事,持股比例80%,认缴出资额704万元;江苏淮昊建设工程有限公司,注册资本10000万元,其子任执行董事兼总经理,持股比例80%,认缴出资额8000万元;淮安市亿光消防设备有限公司,注册资本1100万元,其子任监事,持股比例90.91%,认缴出资额1000万元。难怪村民说他是“千万富翁”。

下午3点多,记者来到黄庄村委会核实情况,只见大门紧锁。门口公开栏,贴着6份换届纪律承诺书、2020年12月杂工使用情况等,没见到低保政策和人员的相关公示。

低保核查,区里请镇里、镇里请村里“代劳”

15日上午8时15分,记者随周建国来到淮安区民政局,经过测温后,进入接待等候区入座。周建国告诉工作人员,他是来询问之前投诉处理情况的,可过了20分钟,也无人招呼他。

周建国掏出手机,联系去年7月信访接待他的区民政局副局长杨卫方。杨卫方很快下楼,告诉周建国:“你的投诉会按程序处理。”周建国问他入村调查没有?杨卫方承认“自己确实没去,但交办了苏嘴镇”。

周建国追问:“全村共有91户低保户,为什么从不公示?”杨卫方说:“文件要求低保名单不仅要公示,还要公示到村头。村里不公示,不能怪区民政局。”他比喻道:“民政局三令五申要求村里公示,就像老师教学生,有的学生听话,有的不听话,有的考100分,有的考50分,人与人不一样、村与村不一样,哪能都怪老师?”

周建国不依不饶,反复问举报信上反映全村11户“假低保户”调查情况。杨卫方提高嗓门道:“赌咒发誓!你就举报了5户,没有11户,也没有任何纸头给我!”说到这里,杨卫方激动地在接待台面上连拍5下。

见双方争执起来,记者上前问道:能否先查那5户是否在保?杨卫方点头,交待给一名女工作人员。

女工作人员打开一旁电脑,调出苏嘴镇2021年一季度农村低保名单,没有周守元等人名字。记者请她查2020年四季度低保名单,发现周守元等5人均在低保名单。周守元资料里还有“建档立卡户”“肺结核”等字样。

“周守元每天抽烟,哪像有肺结核样子?”周建国小声嘀咕。

离开区民政局,周建国与记者来到苏嘴镇为民服务中心3号民政窗口,询问苏嘴镇每年如何核查低保信息。工作人员胡珊珊称不知情,要问镇民政科员赵志忠。

在苏嘴镇政府院内,周建国与记者等了半个多小时,见到开会归来的赵志忠。

进办公室坐下,赵志忠就叹口气,对周建国说:“你这事搞得不对头,当初就不该向上级反映,要相信我们。你自己脾气不好,现在弄得别人受处理,你的低保申请也卡在区里。”

“先不谈我的低保,就说村里那些假低保户,你们是怎么核查通过的?”周建国问。赵志忠听后,翻开桌上镇低保户核查名单说:“不是我们不作为,全镇8万人、上千低保户,科里就3个人,每家每户上门核,真跑不过来,都是让村干部代核。你看,村干部个个打勾,个个保留,没有一个取消的。”

“这不是有取消吗?”记者指着其中一页问。“这是茭陵村,不是黄庄村的。”赵志忠答。“为何茭陵村有取消的,黄庄村却年年保留?你们不复核吗?”对于记者追问,赵志忠反复强调:“说明村干部不作为!”

当初谁给周守元办的低保?赵志忠不肯明说,只是说“所有低保都是个人申请、村里评议公示、乡里审核、区里审批。”他说:“村书记要签字盖公章,村会计要填表做手续,他们肯定知情。”

举报人心有余悸,担心调查避重就轻

苏嘴镇2020年四季度农村低保名单显示,周守元自2010年1月起领低保补助金,迄今整11年。11年来,各级农村低保整治搞了一轮又一轮,淮安市民政局还于2018年到2020年开展农村低保专项治理三年行动,其间当地举报不断,但黄庄村每次检查整治都能顺利过关。

多名村民坦承,黄庄村先后走出几位“大干部”,他们同村干部及不符合条件的低保户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使得那几户每次低保检查都“逢凶化吉”。“火爆脾气的周建国,只不过说出了真相而已。他至今没被‘穿小鞋’,说明上级还是公道的。”

1月15日中午,周建国致电淮安区纪委,询问他之前实名举报问题的调查结果。唐姓工作人员称,已经按规定调查,具体结果要查一下。下午,唐姓工作人员电话告诉周建国,说他反映的11户假低保问题,其中8户情况属实,已被清退出低保名单,另外3户继续保留,相关责任人也受到了处理。周建国问:“你们何时出的处理结果?”对方答:“具体情况电话不能说,下周去苏嘴镇,当面反馈!”

听到这个消息,周建国既高兴又疑惑——低保台账一清二楚,为什么他举报半年才有调查结果?区纪委来村调查为何不找他举报人?处理结果为何不及时公开?

记者 杨 昉

(陈刚、郭平、张山均为化名)

标签:
责编:戴雨扬 崔欣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