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网.jpg
【紫牛新闻】献血达人“直播”捐髓:一名小朋友正等我的骨髓救命
2019-07-12 09:18:00  来源:扬子晚报  作者:宋世锋  
1
听新闻

  采集造血干细胞之前,小陈注射了5针这样的“动员剂”。

  献血达人小陈展示他捐献的70毫升造血干细胞悬液。

  受访者供图

  经常能看到白血病等恶性疾病患者的求助,他们除了需要资金,往往还需要移植骨髓。不少人听到骨髓移植,就会联想到穿刺捐献者的骨头,抽取里面的骨髓。其实骨髓移植远没有那样可怕,只需要从捐献者的血液中采集造血干细胞就行了。

  近日,献血达人小陈在网上“直播”分享了自己捐献造血干细胞的全部经历,他说:“虽然最疼的时候,夜里都睡不着觉,但是我还是愿意去尝试,因为骨髓移植或许对我自己来说是件小事,但对患者来说却是性命攸关的大事。”

  紫牛新闻记者 宋世锋

  预备捐髓

  “有开明并全力支持的父母

  我觉得很幸运”

  献血达人小陈自从2007年第一次走上献血车,目前已经献血15次,总计6000毫升了。2016年,小陈在北京骨髓库做了登记,留了一份血样,成为了骨髓库的志愿者。今年3月上旬,骨髓库通知小陈,有一个患者跟他初配成功了,于是小陈说服了家人,来到骨髓库捐献。

  “我把决定捐献一事告知父母,他们最初是犹豫的。我妈还叮嘱我以后少献点血,注意身体。”谈起献血的故事,小陈说,“我每次听到妈妈这么讲,就会反驳说:这话谁说都可以,但你就不要这么说了。当年你生我的时候大出血,输了那么多血才救过来;后来你做手术,不也在手术台上输了很多血吗?如果没有当年那些献血者,哪还有我们这个家?全世界的反对声我都不在意,但你们一定要支持我。我还会继续献下去,直到年纪和身体不再允许为止。”

  陈父则表示,他很高兴儿子能有这样的念头。母亲虽然担心,但后来也认可了儿子的想法。

  “能有这样开明并全力支持的父母,我觉得很幸运。现在,我们全家都很支持我捐献造血干细胞,一个弟弟甚至也准备走上献血车。这件事看似是小事,实际上对患者却是性命攸关的大事。”小陈说。

  小陈所在单位也支持小陈捐献,经协调安排了假期。

  捐髓日记

  ◎第1天

  打动员剂后,出现不适感

  上午,我住进了专用病房,是单间,独立卫生间,有淋浴,可惜没冰箱。工作人员给我准备了一大袋子水果,我想着一会得去买个刨刀削香瓜……

  中午,护工送来了午饭和食谱,让我选一下晚餐,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而且价格实惠。全程营养餐,不加味精,没有重口味。我在医院产生的所有费用都不需要自己来出,包括饭钱。

  护士过来抽了三管静脉血,然后又过来给我打针了,就是打传说中的动员剂。注射第一针干细胞动员剂5个多小时过后,不适感开始出现——双膝关节和右股关节轻微发酸,有点像在野外走10公里山路后的疲惫感。左肘关节长骨的末端有一阵阵的轻微钝痛,大概是长骨末端的骨髓正在产生变化,白细胞“工厂”被激活了。

  ◎第2天

  打针、吃饭、睡觉……怕是要长胖不少

  昨晚腰疼闹腾了半夜,夜里3点钟的时候吃了止疼药,4点钟入睡,然后5点半被护士叫起来抽血。

  迷迷糊糊中右手被扎了一针,之后继续睡回笼觉。早上7点半起床,下午到楼下散了一会步,回到病房又消灭了一堆水果和一杯像碳酸钙+维生素D的悬浊液。

  吃过营养晚餐,决定出去找个商场,活动活动酸疼的全身关节和饱食的肚子……这样再过几天,我怕是要长胖不少。

  ◎第3天

  抽血时间太早,忍不住要“吐槽”

  每天都要打动员剂,医院用血样检测我体内造血干细胞的浓度变化,当浓度符合标准以后就可以进行采集。

  我要严重“吐槽”每天早上5点半抽血这件事。首先,我睡得四仰八叉被不遮体的时候,被护士喊一声起床了,我第一反应竟然是扯被子。

  然后,扎针的瞬间人确实醒了,但针拔掉就很快开始犯困了,以至于没有按好针眼,棉签掉了三次……

  ◎第4天

  心率上升到95,医生说这很罕见

  打了4针动员剂,每天晚上都靠止痛片入睡。今天上午觉得胸闷气短,蹲下再站起来,会有头晕和颅内压大的感觉。还有,腰椎好痛。

  医生来看了一下,测到的心率是每分钟96次,说一会给我开点药控制一下心率,下午再测个心电图。

  傍晚的时候,医生又开了一片心率控制药,让我8点钟左右服用。到了那个时间,心率果然跳到了85。医生说,多数捐献者会有心率上升到75的情况,我跳到95左右有点少见,就像我打了第一针动员剂后就疼得无法入眠一样不常见,可能和我个人的体质有关系。

  下午从心内科调了两个医生来测了个心电图,没有发现异常。

  今晚早睡,明早献血。想到在很远的某个地方,一位小朋友已经在无菌舱里摧毁了自身的免疫系统,就等着我捐献的造血干细胞在明天下午或者晚上送到他那里救命了。

  ◎第5天

  3小时采集,经历奇妙体验

  早上5点多钟起床,护士先给我打了一针动员剂,然后抽了一管血。然后我洗漱吃饭,到了8点钟的时候,医生说达标了,可以进行采集。

  采集的时候我在病床上躺了3个小时,左右两个胳膊都插上针管,使用血细胞分离机对外周血(除骨髓之外的血管中的普通血液)进行过滤和采集,这个过程中双手不能自由活动。

  历时5天,采集3小时,获得70毫升造血干细胞悬液,即将送到需要的人体内。捐献完成,睡个午觉。

  因为我捐献的对象是个孩子,需要的造血干细胞量比较小,所以采集一次3个小时的量就够了。如果对方是成年人的话,采集的量要更大,时间也会更长。

  在正式捐献造血干细胞时,还有一个超级奇妙的体验:在采集快结束的时候,从左臂静脉输注葡萄糖酸钙,与之前注射的药液在上腔主静脉处交汇,会产生奇妙的反应——发热。但实际上并不是真的发热,就是药物混合以后出现的一种生理反应。

  很快,一种神奇的热感就在胸骨下方出现了,这股非常明显的热流涌入心脏,然后随着肺动脉弥散到整个胸腔后,再度在心脏强烈的泵压下进入主动脉。一路向下冲去抵达盆腔处,脐下三寸的丹田处汇聚一股明显的暖意——这种感觉很难形容。

  到这里还没完,这股暖流仍然没有消散,它会随着动脉血进入下肢,一直到脚趾尖也暖了一下以后开始返回躯干。另一路进入上半身,两臂、指尖、面颊和脑子也都会热一下,一股从天灵盖到丹田的暖流到这时才算完成。如果剂量够大,甚至还能体验到它随着静脉血重新返回胸腔的感受——就像打通了“任督二脉”,一股有力量的暖流充溢全身一样。

  互动问答

  再有配型成功还会考虑捐献

  小陈网上“直播”造血干细胞捐献过程之后,跟紫牛新闻记者谈起捐献的相关事情。

  记者:您在什么时候登记捐献造血干细胞?

  小陈:登记造血干细胞捐献的想法大概是在2015年产生的,当时在献血车上献血的时候,跟工作人员聊起来这个事,他们说在献血车上就可以进行登记。2016年的时候,红十字会和北京骨髓库在我们学校举行了一次宣传活动,我就做了登记。

  记者:以后还会捐献吗?

  小陈:我捐献后过了大约两天,就正常工作上班了,现在也没什么不良反应。半年后骨髓库会安排我做一个全面体检,看看有没有产生一些不良反应,确认一切正常再参与献血。假如说这次捐献以后,身体确实没有什么异常的话,以后再有患者与我配型成功,可能还会考虑捐献。

  数据

  中华骨髓库:

  260万志愿者

  完成8418例捐献

  目前提取造血干细胞有两种方式:第一种是抽取骨髓造血干细胞,捐献者要做全麻或局麻,从捐献者髂骨中抽取骨髓血;第二种是外周血中采集干细胞,需要给捐献者注射动员剂,将骨髓血中的造血干细胞大量动员到外周血中,从捐献者手臂静脉处采集全血,通过血细胞分离机提取造血干细胞,同时,将其它血液成分回输捐献者体内。

  中华骨髓库的志愿者全部通过第二种方式来捐献造血干细胞。在采集完成后,一些轻微疼痛感和不适就会消失。

  中国对造血干细胞移植的需求存在较大缺口。中华骨髓库成立于2001年,目前库容260多万志愿者信息,截至今年5月底已完成了8418例非血缘造血干细胞捐献。

标签:
责编:戴凌 崔欣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