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50.jpg
1200x50(1).jpg
一位女白领的“乡村之恋”—— 记江苏“最美青年”鲁曼
2018-05-16 07:21:00  来源:中国江苏网  作者:卞小燕  
1
听新闻

  在城市当年薪十多万元的白领,还是去农村种菜、挑粪、喂鸡?8年前,面对这道选择题,鲁曼选择了后者。

  5月11日,记者走进建湖县高作镇陈甲村,江苏军曼农业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鲁曼正在她的火鸡养殖场里忙碌。1000亩养殖基地,100多名员工,火鸡出蛋量占全国近三分之一,火鸡养殖年销售1.06亿元。“这就是火鸡,西方感恩节的主角,比普通家鸡身材高大,羽毛美丽,公火鸡还会像孔雀一样开屏。”

  鲁曼和丈夫——军曼公司董事长廖正军的“乡村之恋”,也是一段爱情佳话。鲁曼和廖正军结缘于大学期间的一次书友会。看到多才多艺的廖正军通过勤工俭学筹集学费和生活费,鲁曼对这位学长由衷敬佩。

  “我的家乡地处偏僻,是地道的乡下旮旯。读书时最深的记忆就是一个穷字,穷得连学费都交不起。”廖正军说,“学艺术设计专业花费大,当时我最大的心愿就是挣钱减轻家里负担。我卖过辞典,做过兼职软件推销员。大三那年,我挣到两万多块钱。”

  2008年,大学毕业后的廖正军成为上海一家软件公司员工,月薪上万元。一个偶然的机会 ,他发现火鸡市场前景广阔,便毅然辞职回乡创业,养殖火鸡。

  “养这东西能发多大的财?放着月薪上万元不拿,以后的保障也不要?要是我家儿子,我肯定不让他这样做。这四年大学白上了!”村民的议论让父亲廖大华再也坐不住了,拿斧头把儿子的办公桌砸了个洞。

  父亲的激烈反对没能阻止执着的廖正军。看准市场,廖正军注册十几个网店。然而,随着几百只火鸡一天天长大,饲料款成了最大的难题。廖正军说:“火鸡吃了这顿,我就开始愁下顿。最难的时候,连十块钱都没有了。是鲁曼把她要交的一万元学费拿给了我。”最后,养殖失败,一万元也被搭了进去。

  为支持廖正军的事业,2010年,鲁曼辞去在徐工集团的工作,来到陈甲村和男友一起打拼。“村民看我这个白领在鸡舍挑粪,以为我是被骗回来的。也有人说我们两个大学生,辞去好工作不要,脑子进水了。”

  谁也没想到,因为对爱情和事业的执着,鲁曼咬着牙在农村扎下根。短短几年,“军曼”从几间破校舍改建的养殖场起步,引进屠宰线,并与食品加工企业合作,同时搭上互联网快车,产值过亿元,终于成为全国火鸡养殖行业的老大。

  2010年,鲁曼被选聘为陈甲村主任助理,“肩上压力更大了,也与我的初心靠得更近了。做了大学生村官后,我把更多的时间和精力花在老百姓的身上。”

  “鲁曼不仅自己养火鸡,还成立合作社,带动村里不少人,光陈甲村就有40多户。火鸡养殖也成了镇里的扶贫项目,全镇6个村,一共有300多户跟着鲁曼养火鸡。她给周边贫困户免费发放鸡苗,让技术员上门指导,举办技术讲座。”陈甲村村委会主任孙华俊说,鲁曼来之前,村里人均年收入1.2万元,现在达2.6万元。陈甲村也成为全省首批电子商务示范村。

  “现在人们一提到火鸡,第一时间就想到我们陈甲村。”村民袁福华说。鲁曼的火鸡打出了知名度,不少外地客商慕名而来,偏僻的旮旯村热闹起来。

  为把创业经验传授给更多的人,鲁曼创办 “乡旮旯众创空间”,先后引领各地3740人次的高校毕业生、回乡人员、留守妇女进入创业团队。作为全国人大代表、共青团江苏省委副书记(兼职),鲁曼觉得自己有责任帮助更多创业者。“当年,建湖县农委给予我们扶持资金、项目支持、技术指导,村里帮我们流转土地、铺设道路,这些都给了我们精神上的支撑。看到今天想创业的年轻人,我就想起自己当初的不易。所以不管多忙,我都会不遗余力。目前,军曼已投入天使投资资金500万元、创业基金300万元,专门用于扶持创客。我们还将组织创业大赛,为有创业梦想的学子提供资金、理念和平台。”

  “当初欠她一万元学费,至今也没还上,这辈子也没法还清。”这些年,艺术设计专业毕业的廖正军,别出心裁地将火鸡羽毛制作成玫瑰花、羽毛画,“这是世上独一无二的心意,也是我送给鲁曼最好的礼物。”

  记者 卞小燕

标签:
责编:戴凌 崔欣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