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图片20180910173353.jpg
救援路上飘来一支神秘“天空蓝”
2018-09-01 13:13:00  来源:中国江苏网  
1
听新闻

  中国江苏网9月1日南京讯 (记者华诚) 这是一支“神秘”的队伍,但近半年来,南京市民在不同场合频频看到他们“天空蓝”的身影。他们和公安、消防、医疗人员一起参与马拉松保障,溺水打捞,甚至高空解救。这是民间一支公益救援队,总人数400多人,在南京地区向他们求援只要呼叫58789958,他们一定会施以援手,且分文不取。

  他们究竟是些什么人,这支队伍又是如何运营的?带着一系列问题,中国江苏网记者与他们进行了面对面交流。

  大海里捞针,“蓝天”水域搜寻不简单


  南京东郊紫霞湖是一个人工蓄水湖泊,有着仙子一样好听的名字,却不是一个戏水亲水的理想之所,每年不少野泳爱好者禁不住山水“诱惑”,自恃艺高胆大,心存小侥幸,下去却没能再上来。

  今年的8月9日,南京城最炎热的时候,悲剧又发生了。一名84岁的老人下了水,游泳圈和岸边的衣物还在,人没了踪影,闻讯而来的家人索手无策。南京蓝天救援队接到求援后加入搜寻。水底打捞是个技术活,借助皮划艇和专业声呐监测仪,不断缩小搜索范围,锁定目标后再进行打捞。4小时后,老人的遗体从水底被找到了。

  南京蓝天救援队培训组组长敬浩然是一家旅游公司负责人,他曾两次用声呐技术对紫霞湖湖底进行全扫描,得出的结论是,“这里不是不合适游泳,而是太不适合游泳!”浩然是个严谨的人,爱用数字说话,“我报一下水面到水底的高度,你就能明白湖底的复杂,4米、4米、9米、12米、8米……不同水深温度也不一样,冷热交流时产生强大漩涡,泳者前一秒还在断崖边缘,下一秒可能滑进了暗沟。”

  敬浩然说,众多求援当中,水域打捞占相当比例。去年4月份,南京市栖霞区靖安街道发生了一桩恶性杀人案,行凶者杀死了前岳父母,犯罪嫌疑人被抓后供述,凶器是一把刀,已被他甩进一处水库。警方需要找到这把刀,难度无异于大海捞针。难题在南京蓝天救援队的协助下迎刃而解,通过扫描定位后,蓝天救援队的“蛙人”下到指定区域顺利找到。

  “这不是我们最好成绩,指甲大小的子弹我们都打捞过”,浩然说得很自豪。“当然,成功率也非百分百,有时仪器也派不上用场,只能用人海战术”。2017年8月下旬,南京市江宁区横溪街道,一名35岁的男子去河塘采藕“失踪”。河塘足有5亩地,河水里流淌着污水,和各种生活垃圾交织在一起,高温蒸腾下,河道臭不可闻,还没有凋零的荷叶挡住了视野,航空小飞机和声呐仪,无法施展身手。蓝天救援队队员每天出动12人,不论男女队员,下到河塘一字排开,配合警方进行人工搜寻。三天后,终于在从藕塘深处找到男子遗体,从发现时姿势判断,遇难男子极可能陷入泥潭无法自抜而丧命。

  队长是个80后,队员入列先签“生死状”


  80后的陶石磊是南京蓝天救援队的现任队长,山东人,人长得精神,毕业于青岛远洋船员学院船舶驾驶专业,理想的职业是名船老大,而他儿时最大的梦想是做一名翱翔蓝天的飞行员。2011年,他到了南京加入一家外贸物流公司,业余时间全部扑在了“蓝天”救援爱好上。

  2014年,由他牵头在南京市秦淮区民政局成了公益性质的“南京蓝天救援队”,成了全国49只“蓝天救援队”之一。据统计,自成立起4年来,共参加了100多起救援,包括水上打捞,火场协助、高空解救,此外,南京地区半马、全马等重大户外赛事活动,“蓝天”从不缺席。每年元宵节灯会,夫子庙入口处,天下文枢和大成殿门前,总有看到他们全服武装、英姿飒爽,那一抹宁静的天空蓝让人看得踏实。

  目前,这支队伍共有33名正式队员,71名预备队员,342名志愿者。每周二,队里有内部培训,包括医疗急救、绳索训练营、地震救援理论培训、无线电操培训、声呐操作理论培训、溺水救援技能培训、搜救犬训犬培训、水域救援设备操作培训,接受过一定数量和时长的培训,志愿者可以申请加入预备队员,再申请成为正式队员。当然,每一名队员在某一个领域都有专长。

  值得一说的是,入队申请书最后一栏,有显赫的一行黑体字,那是免责条款,也是队员口中的“生死状”。救援产生人身伤害甚至死亡,责任自负。也因为明白救援时的危险,“蓝天”队员安全意识相当强烈。他们各自汽车的后备箱里永远会多备一套灭火器和灭火毯,入住宾馆后首先查看逃生通道是否畅通。

  这群人中多为80后和90后,来自退役军人、运动教练、在职警察和专业医护,有事业单位员工、公务员也有企业主,加入“蓝天”的机缘各不相同,但他们都有一颗助人为乐、热爱生活的公益心。他们自信、热心又身怀“绝技”,“干着一件挺有价值的事”,随时奔向救援的路上。也因为“蓝天”,他们成了可以把后背交给彼此的队友。

  难能可贵的是,除了奉献时间、技能,南京蓝天救援队的救援经费都是队员、预备队员和志愿者众筹而来。平日救援开着私家车,自带干粮和白开水,他们唯一接受的是救援装备的捐赠,例如冲锋舟、声呐、潜水装备、自动除颤仪等。根据他们的章程,危害自身安全的救援是要可以拒绝的,但到目前为止,只要有求援,他们是100%应承的。

  救援不是添乱,人人都有“金钢钻”


  救援别人,不是拼命,更不是搭上自家性命。

  每次接到求援电话,队长陶石磊就近召集队员组成临时“指挥部”,案情分析评估后,拿出具体救援方案,随后在队员微信群、QQ群招募人员。队员根据时间和专业技能自愿报名,“指挥部”二次筛选后确定参援人员,指定结集地赶赴救援现场。

  这种援救绝不是一个人的战斗,而是一个团队的协助。危险系数高的活计,由专业选手出场,其它人现场或远程协助。例如秩序维护、后勤调度、数据分析等,男队员的果敢,女队员的细致,互相配合,相得益彰。根据数年来的救援经验,已形成一套约定的流程,例如为节省手台电量,保持安静,后方协助人员不可以直呼一线,只许联系现场秘书。

  这支队伍里,性别不是分工的唯一标准,更多的要看谁的专业性更“牛”。水上任务组组长杨兢被队友尊称为“大神”,他拥有潜水、SRT单绳等一系列专业执照,参加过10多次水上救援,曾经在摄氏12度、6米深的水里连续作业6个小时,直面生死。

  “花花”是冲锋舟上的专业舵手,他操控橡皮艇已经炉火纯青,直线还是曲线,快速还是慢速可以随心所欲。“妮妮”现在还是预备队员,但她热心、直爽沟通和组织能力很强,在她的感召下,她的老板也成了“蓝天”志愿者。

  “蓝天”的专业性已经得到了公安、消防、急救部门的认可,不时还邀请他们进行联合急援演练,碰到棘手难题首先想到“蓝天”。去年7月份,南京南站附近的宴南都工地上,开吊机的小伙子中暑,老爸爬上搭吊上来送水,也中了暑。父子俩被困高空狭小平台之上,十分危急。消防官兵来了,救火是他们专长,他们还穿着厚重闷热的防火服,攀爬也不便。

  “蓝天”到了现场后,拟用绳索帮父子俩解困,到了平台后一番对话后,突然有了灵感,把父子俩放在钓斗里,用绳索固定,再纵操塔吊让他们安全着陆。

  今年5月份,南京市秦淮区双塘社区,一名30多岁体重近500斤的“胖哥”遇上了麻烦。他在家附近一处浴室洗澡时不慎摔倒,造成骨折,求助电话呼来了120,但“胖哥”太重,搬运不好极易造成二次损伤。赶紧呼叫“蓝天”,来的7个人都受过专业训练,先让“胖哥”躺平,四个人跨在“胖哥”身上,分别抬颈、抬胸、抬腰、抬腰,在一名指挥员和两名协助员的帮助下,先抬起“胖哥”,再慢慢放下,最终将“胖哥”平直放到他们带来的框篮式担架里,抬上120救护车,送到南京市第一人民医院进行救治。

  公益=免费,“蓝天”壮大顶上天花板


  因为低调,所以神秘,也产生了许多误解。有的说“蓝天”救援现场不收钱,事后还是要的,也有的说他们已经收了政府部门的钱,就该干活,更有人骂他们是一群“傻子”。

  据统计,近一年来,他们接了60多起救援,60多起安全保障,130多次进社区、学校的安全培训的活计。别人理解与否,“蓝天”捂着自己良心,按照团队要求参加公益救援、保障,义务对外培训。

  但队长陶石磊坦言,“蓝天”眼下的发展的确碰到难以突破的瓶颈。随着队伍的壮大和救援范围扩大,“蓝天”接到的求援电话越来越多。作为队长,他要从大局出发,为长远谋划。队伍的发展已到了必须设置专职服务人员时候,也需要人员筹划救援经费。他认为,“公益”也需要筹集发展资金,只有团队壮大了,才能更有力量,承担更多社会公益责任。

  冲在救援一线的“蓝天”队员不接受一分一毫的“有偿救援”。“谈钱”在他们眼里等同于“标价”,那份自尊、自信和动力源自公益心,客观上也需要与“金钱”绝缘。

  曾有人为他指点迷津,称政府部门有购买公共服务的项目。实际操作中,包括大型户外活动,预算费用多数打包或分包给了赛事的运作公司,“蓝天”的队员、志愿者参加了活动保障和救助,没有收到过一分钱。

  最让他揪心的是,他和队员们干的都是别人眼中“脑袋别在裤腰袋上”的危险活,队员的亲友都未必理解,每次出救援现场,队员还会瞒住家人。他一直想为一线救援的骨干人员,购买一份救援意外险,万一出了事,也能给家人一些安慰,但目前没有一家保险公司愿意接受投保。

  这也是一天16个小时扑在“蓝天”的80后队长时下需要直面思考的问题。

标签:
责编:华诚 崔欣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