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1.jpg
寻访抗美援朝老兵|李福义:战后驻守,帮助朝鲜人民重建家园
2020-10-19 11:35:00  来源:中国江苏网  
1
听新闻

编者按 2020年是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70年前,志愿军指战员以坚定的革命意志、顽强的战斗作风和崇高的献身精神,谱写了气壮山河的英雄赞歌、创造了人类战争史上以弱胜强的光辉典范。

为弘扬伟大的抗美援朝精神,新华日报、“学习强国”江苏学习平台、中国江苏网·新江苏与江苏省军区政治工作局、省退役军人事务厅联合开展“寻访抗美援朝老兵 弘扬抗美援朝精神”大型全媒体新闻行动,在全省范围内寻访健在的志愿军老战士,听他们讲述当年的故事。

让我们一起向不畏牺牲保家卫国的“最可爱的人”致敬!

朝鲜西海岸,92岁的李福义,无数次在梦里回到那个地方。

18岁从山东省淄博市高清县入伍,参加过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李福义的青年时期都在枪林弹雨中度过。尽管老人家已有些腿脚不便和听力问题,但1.8米的个头,依然挺拔的身材,透露出军人气质。

征战求解放 抗美援朝保家园

“我出生在1929年,家里有8口人,我是家里最小的儿子。1947年2月政府动员参军,全村我第一个报名。”18岁的李福义随部队从高清县出发,徒步前往山东周村,开始集中训练,15天后便南下参加解放战争,出生入死,足迹从山东到东北,再折向南,到徐州,到盐城,最后到海门。

老人印象最深刻的,是打得异常惨烈的淮海战役。当时,李福义所在的部队连长已阵亡,指导员受重伤。李福义临危受任,组织全连继续向敌人冲锋前进。战斗中,李福义突然感到左臂冰凉,鲜血湿透衣服,敌人的子弹击中了他的左臂。在没有麻药针的情况下,李福义决意让医生直接用钳子把子弹取出,简单包扎后便随部队继续执行任务。

留在左臂的伤疤是战争留给李福义最直接的“纪念”,只是每逢天阴下雨时,这个“纪念”令他胳膊疼痛穿衣都难。“每一秒都有牺牲的可能,我还算命大。”李福义说。当问他,当时害不害怕牺牲时,他坚定地说,革命战士都视死如归,怎么会害怕呢?

解放战争结束后,李福义所在的部队坐上专列到苏州,开始为期三个月的军事训练。随后,奉命跨过鸭绿江,抗美援朝,保家卫国。

爱是跨越一切的桥梁

“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1953年元月,李福义所在部队到达朝鲜,来到雪汗岭山脚下。彼时,天上正下着鹅毛大雪,没水喝,战士们直接捧雪吃。“下雪汗岭时,我们一排一班副班长肖德贵同志的脚已被冻伤,边走边摔跟头,还在咬牙坚持。我看得心疼,把他枪背在身上,叫两个身强力壮的战士架着他走。到山脚下,还要通过260米敌人炮火封锁区,又走二个多小时才到西海岸。到阵地时,我们排没有一个人掉队!”到达阵地后,李福义所在军队就立马开工,修工事,打坑道,以防美军在西海岸登陆。

1953年停战后,李福义一直驻守在朝鲜,帮助重建家园,直到1958年才随最后一批军队撤出朝鲜。

“战后的朝鲜可以说是‘千疮百孔’。”回忆起当时的场景,李福义叹了口气。为了让朝鲜百姓重拾生活信心,从事着大量体力劳动的志愿军经常缩衣节食,给朝鲜人民送去食物与衣服。尽管语言不通,但爱是跨越一切的桥梁。在频繁的接触中,当地人民与中国人民志愿军建立起良好的友谊,中国人民志愿军成了朝鲜人民比亲人还亲的人。

闪亮的八一军徽

“我记忆中的1958年8月8日,既有胜利,凯旋的欢乐,又有难舍的离别之情。毕竟我们与朝鲜人民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对这儿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都怀着深厚的感情,生死与共的老乡,并肩作战的人民军战友,就要在这浇灌了烈士鲜血的山岗离别,心里很不是滋味。”

离别的时刻终于到来,当日凌晨,部队响起整装集合的号角,平安南道群众和党政军民、男女老少都穿着民族服饰,为战士们举行最隆重的欢送仪式。少先队员为战士们带上红领巾,姑娘们给战士们献上鲜花,人民军战友把战士们高高抬起,阿爸基,阿妈妮眼含着泪花与战士们难舍难分的动人场面,令李福义终生难忘。

1958年8月9日,列车在舟东车站刚停稳,战士们便迫不及待地跳下车,高喊着“祖国母亲,你的儿女回来啦!”车站也披上了节日盛装,大红标语迎风招展,热烈欢迎志愿军英雄凯旋归来,口号声、鼓声、欢呼声响成一片。此时的李福义结束了五年的战地生活,回到祖国,被重新编入祖国人民解放军的序列,戴上了闪亮的八一军徽。

新江苏·中国江苏网记者 童金德 通讯员 黄楚钰

标签:
责编:刘洁 崔欣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