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jpg
高考前父亲高空作业去世,错填志愿面临高额学费 你愿意帮帮这个连云港男孩吗
2020-09-16 14:34:00  来源:连网  
1
听新闻

今年高考,对于连云港海州高级中学学生孔佳乐而言,夹杂着悲痛和遗憾。高考前35天,做空调维修工的父亲,在高空作业时不慎从10楼坠亡。噩耗传来,孔佳乐和母亲、妹妹陷入无尽的悲伤之中,至今未能走出阴霾。原本想考取江苏警官学院的他,因为这场家庭变故发挥失常,以359分考取了南京工业大学。然而,因为悲伤过度,在填报志愿时,又因专业代码一个数字之差填成了海外教育学院机械工程(中外合作办学)专业,学费高达2.86万元/年。这对这个一贫如洗的家无疑雪上加霜。孔佳乐的母亲一直没有工作,在家带一双儿女。如今,面对高昂的学费,母子三人真是欲哭无泪。“我申请了助学贷款8000元,上次参加助学公益行爱心见面会,好心的梁阿姨给了我1000元,还缺不到2万元……”孔佳乐说。如果你想帮助孔佳乐,请与助学热线13851291243联系。

高考前35天 父亲高空作业去世

孔佳乐的家,位于南城街道一处自建房。走进屋内,记者感受到了什么是家徒四壁。整个屋内如果不是摆上了桌椅和些许家具,和毛坯房没什么两样。地上的一角放着几盒制冷剂和一台等待维修的空调挂机,已经落满了灰尘。

身高1米85的孔佳乐,看起来高大帅气,脸上却写满了忧伤。6月3日下午,他的父亲在10楼维修空调时突发意外坠楼,送到医院抢救已经没了呼吸。那天,距离高考还有35天。

这是一个本就不富裕的家。母亲穆如霞一直在家带着他和妹妹,父亲做空调安装维修工挣钱养家。虽然生活紧紧巴巴,但一家人过得和和美美。家里有好几台父亲带回来的旧空调,修好了和正常空调一样使用。

母亲把两个孩子照顾得非常好,每天早上先送哥哥去上学,再回来把妹妹送到附近的小学校。到了中午,穆如霞再去接哥哥、妹妹一起回家吃午饭。“我不放心两个孩子自己上下学,路上总有不安全因素,我不放心。”穆如霞说,自己辛苦点没什么,看着孩子健康平安长大才安心。

由于工作原因,每天吃午饭时,是父亲和两个孩子交流最多的时候。一家人一起吃午饭,聊着工作、学习,其乐融融。孔佳乐永远记得6月3日中午。“那天,爸爸和往常一样回来和我们一起吃午饭。吃饭时,我还和爸爸说,再过一个月等我考完试,就可以出去给他帮忙了。奇怪的是,平时都会和我们聊几句的爸爸,那天中午只是笑了笑,什么话都没说。”孔佳乐没有想到,那次竟然是和父亲吃的最后一顿午餐。

当天下午5点,正在学校上课的孔佳乐接到了母亲的电话,说父亲出事了。“我当时就蒙了,匆匆赶到医院,可是爸爸还是走了……”提起父亲,孔佳乐泪唰地流下来,整个眼圈都红了。

母亲穆如霞告诉记者,原本以为丈夫还有希望能被抢救过来,但当自己赶到医院时才得知,丈夫从10楼摔下来当时人就不行了。“儿子马上高考,要不是看他爸爸没了呼吸,我也不想告诉儿子这个噩耗……父子一场,终究是要见最后一面的……”穆如霞抽泣着说。

父亲的意外离世给这个家带来巨大的打击。孔佳乐的妹妹孔佳悦今年12岁,上小学6年级。人前坚强的小姑娘,总是在课间背着同学老师偷偷哭。父亲走后,小姑娘还经常用母亲的手机登录QQ给父亲永远不会亮起的QQ留言:“爸爸,你干什么去了?你回来吧!我们还会团聚,我们一家都会好好的。那天看着你躺在冰冷的床上,我的心好痛好痛。你回来吧爸爸……”

自从丈夫走后,穆如霞让两个孩子睡在卧室大床上,自己则睡在孩子身边一张冰冷坚硬的柜子上面。“一家人不能再分离了,我每天看着两个孩子才能入睡……”穆如霞说,一家人睡在一间屋,也能省点电费。毕竟,家里唯一的经济来源断了……

填错专业代码 高额学费雪上加霜

父亲的意外离世让孔佳乐备受打击。“不敢相信也不愿相信发生了什么。别人都在冲刺,我每天却浑浑噩噩的。”

高考第一天,孔佳乐考完语文后像往常一样回家吃饭。“平常我们都是一家四口围坐在一起,忽然少了父亲,那天我就特别控制不住自己,一直到下午考数学前我整个人还是崩溃的。”孔佳乐说。

母亲穆如霞回忆:“当天下午,儿子拉着我的衣角不肯进考场,一直和我说想爸爸……我好不容易把他劝进去。考完试去接他,发现孩子已经坐在学校外面的台阶上哭,说数学没考好。”

平日里数学都能考到170多分,今年高考,孔佳乐才考了149分,一下子少了21分。在学校时,孔佳乐的成绩排在年级第40名至第70名左右,但家庭变故,让这个一米八五的大小伙,世界崩塌了。

毕业于物生班的他,选修课分别是A+、B+。在征得母亲同意后,准备报考南京工业大学机械工程专业。然而,在填报志愿时,沉浸在悲痛中的母子俩没发现,本地办学和中外合作办学的代码一个是“1110”,另一个是“1610”,一个数字之差,填错了代码,最终被南京工业大学海外教育学院机械工程(中外合作办学)专业录取。

“拿到录取通知书后,看到学费那一栏,我整个人再次蒙了,一年学费2.64万元,加上住宿费等一共2.86万元,第四年去国外读书的学费另算,根本不是我这样的家庭能承受的……”家中没了经济来源,还要缴纳如此高昂的学费,母子俩欲哭无泪。

母亲穆如霞告诉记者,由于事故一直未定责,赔偿问题也迟迟没能解决。目前正在走法律途径维权。家里也没有老人帮衬着,举步维艰。

“我想过了,先申请学校的助学贷款,等上学后去学校咨询能不能转到普通专业,然后勤工俭学。我一定要好好学习,多拿奖学金。爸爸不在了,我是这个家里唯一的男子汉,我要坚强,我还要供妹妹上大学,孝敬妈妈,我要努力为她们撑起一片天空。”孔佳乐说,父亲对自己的影响很大,“爸爸以身作则,任劳任怨,经常是接个电话就出去忙了。”

虽然父亲已经不在了,但父亲教他的“规规矩矩做事、踏踏实实做人”一直记在心间。暑假里,孔佳乐不想一个人待在空荡荡的房间里,偶尔会约同学一起打篮球散散心,“父亲走后,我的大脑一片空白,不知道每天在做些什么。我只希望自己尽快能振作起来。”

爱心涌动

张翊宸收到5300元助学款

昨天,本报报道了来自海州区新浦街道龙苑社区张翊宸的故事。今年,张翊宸以344分的成绩被云南财经大学电子商务专业录取。张翊宸的父亲张秀国一直在外打零工,母亲赵伟身体不好,动过两次大手术,不能干重活,只能偶尔给饭店刷刷盘子。姐姐刚刚大学毕业,一边打工一边准备考研,还有2万多元的助学贷款没有还。张翊宸接到录取通知书后,这个家庭在欣喜的同时也陷入了焦虑——5000元的学费无疑是一个负担。

昨天一早,在得知张翊宸的情况后,爱心人士纷纷伸出援手,很快为张翊宸筹集了5300元学费。“我老家也是赣榆赣马的,觉得挺亲切的,200元尽点自己的心意。”爱心人士于维建说。

“我会不负大家所望,好好学习,将来尽自己所能回报社会。感谢所有爱心人士对我的鼓励和关心。”在开学报到前收到爱心助学款,张翊宸心存感激。

(记者 杨锐冰 庄婷婷 通讯员 周静)

标签:
责编:韩震霞 崔欣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