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jpg
江苏省第六次“青创会”召开,“后浪”畅谈思索与展望——奔跑吧!以青春和文学的名义
2021-10-14 06:57:00  来源:中国江苏网  
1
听新闻

金秋十月,盘点收获,亦孕育新生。10月12日至13日,江苏省第六次青年作家创作会议(简称“青创会”)在南京召开,近200名来自全省各地的青年作家代表相聚古都金陵、躬逢文学盛会。

自1980年首次召开,“青创会”见证了江苏青年作家从稚气到成熟的轨迹,搭建了探讨文学、砥砺奋进的平台。肩负时代重任,放飞青春梦想,勇攀文学高峰,“青创会”期间,记者或聆听发言、或与青年作家展开交流,他们的思索、展望与抱负,汇成了一幅蓬勃葳蕤的文学风景——

一整套方案

为“后浪”成长护航

会上,一份“成绩单”闪闪亮眼:自2016年江苏省第五次青创会举办以来,江苏青年作家共出版小说、诗歌、散文、报告文学、儿童文学、文学评论等作品万余部,不少作家和作品获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省“五个一工程”奖、“茅盾文学新人奖”、“中国好书”、“紫金山文学奖”等重要文学奖项,产生了广泛影响。

80后儿童文学作家赵菱,凭《大水》《乘风破浪的男孩》摘下2018年度和2020年度“中国好书”,在这两本书中,她转向了一种“有根的写作”,于轻灵烂漫的想象中深植下中国现实的根、中国精神的根。在赵菱看来,她自身的成长与江苏大家庭的关注和陪伴紧密相连:“从成为江苏省签约作家、参加‘托起梦想的翅膀’儿童文学扶持项目,到入选‘名师带徒’计划、多次进入作家研讨班、高级研修班等,诸多文学名家的授课、种种机遇的赐予,使我的文学素养、创作观念有了很大提升。我至今记得毕飞宇老师在‘名师带徒’启动仪式上对我们说的一番话,‘年轻人在创作中因为用情太深而时常迷失,这时候就需要有人点拨和激发。这样的对话也许尖锐,但能帮一个艺术家见天地、见自我、见苍生’。正是这些有益的声音,帮助我们快快成长起来。”

会上,省作协党组书记、书记处第一书记、副主席汪兴国梳理介绍了江苏培养青年文学人才的一整套方案:通过实施江苏文学“名师带徒”计划、文学英才和文学优青选拔培养工程以及“签约作家”项目,精心培育有潜力的青年文学人才;通过开展“扬子江系列”品牌文学活动和研讨、对谈等各类文学活动,挖掘优秀青年创作人才;通过开设青年作家读书班、高研班、网络作家研修班等,提升作家文学素养和创作实力;通过各类文学奖项和创作奖励,激发青年作家创作热情;通过省作协所属4家期刊阵地,为青年作家培养提供优质土壤……

1997年出生的常州女孩荆枫,在今年签约的常州文艺人才“结对传承”行动中成为著名作家范小青的学生。“我的作品主要关注时代洪流中的新一代年轻人,比如发表在《绿洲》的小说《在晨光中起舞》,讲述的是刚踏入社会的年轻人在都市生活中感到迷茫,继而转向自然、拾回理想的故事。”荆枫介绍。向往着理想,又在时代洪流中觉察到自身的渺小,年轻人眼中的世界,借助年轻作家稚嫩而澄澈的视野得以展现——雏凤们的清音,成为江苏文学“大合唱”中一抹婉转的风景。

以身为“媒”

从时代大潮中撷取浪花

“(文艺创作)有个性也有规律,艺术家须有深厚的家国、人民和艺术情怀。”省委书记娄勤俭在省文联十代会、省作协九代会上的一番话,点出了文艺创作的不二法则。“我们手中的键盘所代表的笔触,应是宏观时代和个体肉身之间的媒介。”青创会上,青年作家代表、高邮市作协主席周荣池亦如是说。

作品《朝阳警事》入选国家新闻出版署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推介的25部“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主题网络文学作品暨2019年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名单,江苏网文作家卓牧闲正是从时代大潮中,撷取了那些值得被定格的浪花。“2017年,我们海安市公安局城南派出所所长高广喜因积劳成疾殉职,给了我很大震撼:一位上有老下有小的优秀警察,就这么倒下了!我一下子生出了强烈的责任感和使命感,开始在网上写警察故事,从《韩警官》到《朝阳警事》再到《老兵新警》,一口气写了好几年。”卓牧闲向记者剖白心路。写好新时代的警察故事,不能像写玄幻、穿越类小说那样全凭想象,为此,卓牧闲除了去基层所队采风采访之外,还关注了一百多个公安局的微信公众号!

艺术史专业硕士毕业、自小泡在敦煌石窟里长大的网文作家漠兮,则把浩瀚丰硕的中国传统艺术植入了言情小说的脉络。“我的创作大部分源于自己的艺术体验,比如《夜留余白》涉及的敦煌壁画修复,就是我最熟悉的艺术领域;《云过天青》源于我看过的一次青瓷展览;《枕水而眠》的主角就是我经常接触的山水画画家。借助网络文学,我想在艺术和生活之间搭起一座桥梁。”漠兮对记者说。把艺术专业知识和轻快的节奏、鲜明的人设、冲突的剧情结合在一起,漠兮的言情小说没有霸道总裁和玛丽苏,却获得了市场高度认可。漠兮透露,她的艺术类小说已经全部售出影视版权,正在开发制作中。

雨花台烈士陵园管理局研究人员胡卓然,其报告文学《雨花碧血映军魂》今年入选省作协第八批重大题材文学创作工程,在这本书中,他试图“绘制”出雨花英烈“群像”。“雨花英烈是文艺创作的富矿,但近年来有关雨花英烈的书写多集中在单个人物身上,让人读了总有些不过瘾,我就想从‘建军’这个角度切入,集中书写一批英烈,讲述他们如何在风起云涌的年代里,将人生之路和历史的走向融为一体。”胡卓然说。在创作方法上,何建明、章剑华等前辈的创作给了他很大启示,“他们的作品是成功运用‘研究式写作’的典范,书中写到的诸多细节都来自他们围绕创作搜集的历史资料,或采访到的亲历人、知情人。这些首次披露的独家内容,通过文学笔触融入作品之后,极大地增加了红色历史的感染力。”

学会反思

真诚是唯一通向世界的道路

“在我看来,当下的青年写作有三个突出特点:一是发表媒介的拓展,网络已成为青年写作的主要园地;二是文体和题材的丰富,作家们有意识地运用科幻、玄幻、侦探等多种形式创作,甚至将诗歌、小说等文体相互融合,带来新奇的阅读体验;三是语言的创新,很多青年作家都能够通过意象的选取、语词的排列和方言的运用形成鲜明的个人特色。”青年评论家、苏州大学文学院副教授刘阳扬如此描述她眼中的青年写作“风景”。

另一位青年评论家韩松刚却更关注“风景”背后的隐忧:“我们不得不看到,一些青年作家其实并没有写作抱负,也缺乏介入公共生活的想象力,他们对当下发生的事情熟视无睹,尤其是一些重大事件,很难在他们的创作中得到反映。”在他看来,青年逐渐社会化并走向成熟的过程,往往也是危机重重的时刻:江湖气增加、书生气减少,讲究一团和气,青年气和勇气隐身遁形——所以,青年写作的问题应该首先是“青年”问题:青年没了理想,怎么会有理想的文学?青年没了新的感受力,怎么会有耳目一新的文学?青年没了家国情怀,怎么会有更好的家国?

其实,年龄上的“新”,并不意味着文学上的“新”;何况文学上的“新”,也并不等同于艺术上的“好”。青创会开幕式上,80后作家向迅作为唯一的青年作家代表登台。今年,他的散文新作《与父亲书》引发文坛关注,成绩背后,是他痛苦而清醒的自我审视和“变法”。

“2019年,《人民文学》主编施战军老师给我们上课,他说了一句话,‘作家不能像土地公那样做一个地方志写作者’,狠狠地震动了我。我们的文学,是面向全人类、面向未来的,它应该写出更复杂更深刻的人类生活经验,由此反思青年一代的创作:我们的作品是否耽于幻想、沉迷于私人化叙事?是否思想陈旧、缺乏现代意识?我们必须像前辈所寄望的那样,如哪吒一般,勇于革自己的命,走出庙宇和城邦,进入广阔原野,获得一颗新的心、一个新的身体,投入这个时代的伟大变革,创作面向人类未来、能够超越时间界限的文学。”向迅对记者说。

克服年龄焦虑、摆脱内心的恐慌浮躁,沉着地追寻属于自己的风景,构成了另一位80后青年作家代表陆秀荔的人生“变奏曲”:“在面对呼啸而来的不惑之年和雨后春笋般的文学新秀时,我的内心一度充满了危机感和紧迫感。后来终于明白,进入中年又怎样呢?那将是另一段风景。人生就像流水一样,总要从清浅澎湃的小溪,流入从容平缓的河道,再奔赴辽阔深邃的江海。文学‘青年’也好,文学‘老年’也罢,只要我们不停止奔跑,岁月总会在恰当的时候给出美好的馈赠。”

希望江苏青年作家有比肩文学前辈的胸怀和气魄,有“板凳坐得十年冷”的艺术定力,有“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执着追求;深入生活、扎根人民,积极投身新时代的书写,描绘出这个时代的精神图谱,攀登更加壮美的文学高峰……青创会上,来自文坛前辈的殷殷期待,汇聚成一股裹挟着“后浪”的蓬勃暖流。

在青年诗人赵汗青看来,此时此刻,他们尤其需要锻造出一颗强大的内心,有勇气去接纳那些建议与批评,不被善意的称许和鼓励所“绑架”。“我们的反思有多少是发自内心的?我们作品中自我与世界的关系有多少是伪造的?”在他看来,没有一条道路通向真诚,真诚本身就是道路。青年作家必须探索自己和世界之间的真实关系,将人格的修炼和写作的训练一同作为一生的功课,这是青年作家在鲜花、掌声和种种关注的缭绕之中,必须坚守的定力与担当。

记者 冯圆芳

标签:
责编:路航 崔欣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