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图片20180926163105.jpg
【史诗40年·江苏相册】南京祖孙三代火车司机,见证中国铁路的变迁与腾飞
2018-07-11 22:17:00  来源:中国江苏网  作者:王慧  
1
听新闻

  中国江苏网讯 7月5日是极普通的一天,由南京发往杭州的列车从站台缓缓驶出。坐在驾驶室里的司机姜爱舜今年已经55岁了,在这长长的铁轨上,他已整整行驶了27个年头,今年就要退休了。

  在他的家里,三代人的火车情缘一直延续着。父亲姜福临是新中国第一代火车司机,他的两个双胞胎儿子大学毕业后也成为了火车司机。从蒸汽火车到内燃机、电力机,再到高铁动车,火车速度也从20km/h变成了350km/h,姜家祖孙三代亲历了中国火车的转型升级,也见证了中国铁路半个多世纪以来的时代变迁和飞速发展。

  姜福临驾驶火车

  爷爷姜福临:

  时速20km的蒸汽火车,南京到常州要开十多个小时

  姜爱舜是中国铁路上海局南京东机务段一名普通的火车司机,带他走上火车司机这条路的,是父亲姜福临。姜福临从1956年开始,就开着老式蒸汽机车,在南京到常州的铁轨上,整整跑了28个年头。

  在姜爱舜家里,记者看到了一张黑白照片。这张照片拍摄于1970年,在宁常铁路停靠站,一辆崭新蒸汽火车上,姜福临从车头探出半个身子,观察道口的信号灯。

  在那个年代,开火车是一件听上去威风十足的事情,但其实背后的艰辛只有铁路人自己清楚。 “你看,我父亲的身体是探在车窗外的。” 姜爱舜指着照片说,在驾驶过程中,父亲必须一直保持这样艰难的姿势,向前方瞭望。因为那个时候的火车驾驶室前面是一个巨大的蒸汽机,火车行驶起来腾云驾雾,坐在驾驶室里根本看不清前方的路,司机必须不断把身体探出车窗外瞭望。一年四季,无论冬夏,伸出窗外的半个身子都露在外面,一开就是十几个小时。“夏天还好一点,凉快,冬天就受不了了,穿得再多都没用。”因为这个原因,姜福临后来落下了肩周炎的毛病。

  “那时开火车,是个体力活,没有好身板是干不下来的。”姜爱舜告诉记者,当时火车由蒸汽机车牵引,而蒸汽机车全靠烧煤将水转化成蒸汽来带动,因此,蒸汽火车要想跑得快,就要有人不断地添煤。车上有三个司机:正副司机和司炉,一路上不停地铲煤、烧水,非常辛苦。姜福临开的是宁常线,从南京到常州,130公里,时速只有20km的火车,需要开十多个多小时,一趟车下来,烧掉六七吨煤,司机、副司机、司炉三人汗流浃背,除了牙齿是白的,其余全身上下都是黑的。所以那个年代曾有一句话调侃火车司机:“远看以为是个拾破烂的,近看以为是捡煤球的,到面前一看原来是个开火车的。”

  姜爱舜

  父亲姜爱舜:

  内燃火车噪音大,在驾驶室说话基本靠“吼”

  1980年代,蒸汽火车停产,内燃火车普及。1991年,姜爱舜子承父业,考取了时速为90公里的内燃机车驾照。相比以前,内燃火车的工作环境有了很大改善。对于姜爱舜来说,最起码“没有煤灰了,驾驶室里比蒸汽火车干净得多,也不用头伸出窗外去瞭望了。”

  不过,因为火车里有柴油机在运转,开起来噪声很大,“轰隆隆”、“哐且哐且”u2026u2026在方圆几平方的火车驾驶室里,两名司机彼此讲话基本靠“吼”。姜爱舜开了几十年火车,吼了几十年。“老火车司机大多听力受损,耳朵背,嗓门大,说起话来总被人误认为在吵架。” 近些年,姜爱舜又开上了电力机车,相比之下,环保、节能、干净、噪音小是电力机车的特点,以前那种轰隆隆的噪音减少了,柴油燃烧后产生的废气不见了。

  在开火车这件事情上,姜爱舜自我评价自己的悟性比一般人要高, 而父亲对于姜爱舜交代最多的话就是“考上司机,不算了不起,保证安全不出事,才算了不起!”父亲的教诲,姜爱舜一直牢记心中。每次上车前,姜爱舜总是一丝不苟地检查列车的车况,出车前提前了解线路状况,仔细核对需要减速的地方,制订运行预案。虽然这是每次都要不断重复的工作,但却丝毫不敢马虎。“因为开火车,讲究的是安全、正点和平稳。”如今,姜爱舜已经开了27年火车,安全行驶三百多万公里,可以绕地球50圈。

  瞿俊杰开着高铁。

  儿子瞿俊杰:

  一碗馄饨,是中国速度疾速发展的缩影

  今年,55岁的姜爱舜就要退休了,不过他们家的火车情缘仍在延续着。他的一对双胞胎儿子瞿俊杰和姜俊伟,一个成为了高铁司机,一个成为了轨道火车司机。

  “我4岁的时候就上了火车头。小时候我们家就住在铁路边,爷爷常带着我和哥哥去看火车。人家小朋友都喜欢买汽车玩具,我就喜欢火车模型。小时候就想,长大了也要开火车。”对于铁路,瞿俊杰从小就有着一种莫名的亲切感。

  毕业后,瞿俊杰毅然选择了铁路,走上了和爷爷、父亲一样的岗位--火车司机。刚开始,姜爱舜对儿子并不支持,“干我们这行白天黑夜颠倒,生活不规律,一天三顿没个正点,太辛苦了!”但瞿俊杰向父亲表态:“子承父业,一定会把工作做好,而且会做得更优秀。”父亲终于点头同意了。

  回忆起第一次独立驾驶动车,瞿俊杰至今说起来仍抑制不住地兴奋, “记得那天是2016年1月22日,那趟车是从南京到上海的,我当时眼睛紧紧地盯着前面的轨道,握操纵手柄的手心里全是汗,我记得当时戴了个白手套,到上海站的时候手套全湿透了。”

  2016年,瞿俊杰又考上了高铁司机,开始独立驾驶高铁,“高铁的时速能达到350km,开的时候真是飞一样的感觉,因为速度快,需要精神高度集中,责任更大了。”而当爷爷得知孙子开上了中国最先进的火车时,骄傲之情溢于言表。老爷子经常挂在嘴边的话是:“孙子开的火车,是儿子内燃机车的两倍速度,是他蒸汽火车的十倍速度。”姜爱舜也庆幸儿子赶上了一个好时代,“现在火车驾驶室比我那时开车的条件好多了,视野更开阔,里面也干净。我年纪大了,要是我年轻10岁,我也想潇洒一回,过过开动车和高铁的瘾。”

  高铁时代,让城市之间的距离在不断缩短,姜家人对此有着最深切的体验。“曾经,爷爷爱吃常州的菜肉馄饨,从南京跑一趟常州,需要十个小时,每次到常州,爷爷都要吃一碗再回去;到爸爸开火车那会儿,南京到常州一个多小时时间,可以带生的馄饨回来给爷爷和家人吃;当高铁开通后,半个小时的时间,可以把一碗馄饨直接带回南京,到家馄饨还是热乎乎的。”

  一个家庭,三代人,用了半个多世纪的时间见证了中国铁路的发展、巨变和腾飞。姜爱舜深有感触地说:“从20km到350km,我们见证了中国铁路由弱到强,也见证了我们国家的逐步强大。”

  新华报业全媒体记者 王慧

标签:火车;司机;姜爱舜;铁路;中国;南京;高铁;姜福临;父亲;瞿俊杰
责编:孟涛 崔欣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