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jpg
书记省长先后批示 乡村公共空间治理“邳州经验”今年有望在全省推广
2020-01-17 09:21:00  来源:中国江苏网  作者:石小磊  
1
听新闻

  

邳州市人大代表视察公共空间治理。

  

公共空间回收后,邳州市四户镇王庄村发包竞拍现场。

  

乡间秩序井然,公共空间得到有效治理

  

思甜村旧貌展新颜

  “看得见山,望得见水,记得住乡愁”的希冀,呼唤乡村的有效治理。2019年以来,省人大代表们聚焦乡村振兴提出了不少建议受到社会和党委政府的关注。宿迁市公安局杨中云代表《关于加快推进乡村治理体系建设的建议》被评为2019年优秀代表建议。

  值得一提的是,徐州市人大代表、邳州市委书记陈静和省人大代表、邳州市陈楼镇院许村党总支书记柳雅训《关于在全省推广邳州乡村公共空间治理经验的建议》在《代表之声》刊载后,省委书记娄勤俭、省长吴政隆分别作出重要批示。这样一份建议何以引起书记省长高度重视?在乡村振兴的伟大实践中,如何发挥人大作用?记者近日进行了多方采访。

  记者 石小磊

  从“占地为王”到“共建共治共享”

  千年古运河从邳州流入江苏。在新河镇罗堂村往下游,一直到宿迁,因为靠近骆马湖,河面尤其宽阔。今年春天,倘若你乘船沿河而行,一定会看到延绵十里的桃花盛开如仙境。

  不过,在2017年坐船游过这段大运河的人们,留下的可不是如此印象。过去,运河沿岸不仅密布了私人采砂码头、违章建筑、网箱养殖场,而且各类垃圾到处可见。沿河的地、靠岸的水,谁先抢占了就是谁的。“凭什么他占了我不能占?”村民们一而十、十而百,纷纷效仿,你占我占大家占,公有地逐渐沦为你争我抢的“自留地”,邻里纠纷也层出不穷。

  如今,在沿河各村镇与当地交通部门的联合治理下,200多万平方米的“荒地”完成了整治,过去的“脏乱差”实现了复垦。记者沿着运河岸边的乡村小道南下,一路看到沿河遍植桃树、核桃树,打造成了现实版的“十里桃林”。共计2000多亩的桃园都由沿线各村集体经营,桃树在盛果期收入能达到每亩1.2万元,收入用于村里修路、修桥等公用事业,同时也打造了沿途的美丽风景。

  邳州市邢楼镇思甜村是远离镇区的一个偏远乡村,为了生产生活方便,附近的村民自发形成了一个农资交易、生活用品交易的街市。曾经的思甜街乱搭乱建充满眼帘,生活垃圾随处可见,摆摊设点肆意而为,街面狼藉不堪。2016年,邳州市部署开展乡村公共空间治理,可启动之初,思甜村村组干部工作消极,怕得罪人。在参加了市人大组织的调研,看到了别村取得的成果后,邳州市人大代表徐合端坐不住了,他积极建言村“两委”,拿出具体方案。为打开局面,徐合端先做通自己爱人的工作,带头拆除自家街道边私自搭建的钢架棚。在他的带动下,街道两侧的私搭乱建房屋、架棚很快得到了清除,公共空间还给了公众,街面也由原来的5米拓宽到9米。街道经营户刘向东说:“公共空间治理就是好,道路宽了,环境美了,大家心情也舒畅了。”经过治理,思甜村收回了被侵占的四荒资源,村公共资产资源经过规范治理,当年就增加村集体公共收益18万元。

  省人大赴8市调研:邳州经验能否复制?

  郡县治,天下安。

  用百度百科搜索“公共空间治理”,跳出来的就是邳州经验。2016年,邳州市人大常委会作出了《关于加强全市乡村公共空间治理的决定》;2017年1月,在邳州市十七届人大一次会议上,市政府《关于全市城乡公共空间治理工作报告》全票通过。在依法推动公共空间治理过程中,邳州市人大常委会创新开展了“随手拍、随地发、随时转、随机督”模式,方便代表随时随地履职。

  几年的系统治理给邳州带来了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生态多重效益。截至2019年9月,邳州全市梳理农村集体土地18万亩,新增房屋资产46.5万平方米,进入产权交易平台成交总额10.6亿元,村均集体收入达68.6万元,经济薄弱村一举脱贫,84个村集体收入超百万元。农村生产生活生态环境改善的同时,收回被强占、侵占、挤占、赖占、霸占的公共资源,也夯实了党在农村基层的执政基础。

  随后跟进的宿迁市,自2019年初开始推进乡村公共空间治理工作也结出累累硕果。当地突出系统集成理念,优化空间治理顶层设计,突出农房改善带动,推动空间资源转化利用。截至2019年9月,累计收回被侵占集体土地21.4万亩,清理违规合同4951个、涉及标的金额9443万元,981个涉农村居通过空间治理村均增收8.8万元。

  邳州的乡村公共空间治理有哪些经验可借鉴?对乡村公共空间的内涵及范畴如何科学界定和明确?全省乡村公共空间现状如何?邳州经验若在全省示范推广是否具有可行性?根据娄书记批示要求,2019年6月,江苏省人大常委会成立由分管领导牵头,省人大常委会农委、省委研究室及省农业农村厅、省交通运输厅等7个职能部门和省社科院等5个高校科研单位分管领导、学科专家、业务处室负责人组成的3个调研组,分赴苏北五市及常州、扬州、镇江开展调研,并委托11个县(市、区)人大常委会同时开展调研。

  “公共资源不能为少数人垄断享用。”经过深入基层的调研,调研组普遍发现,基层治理中,公权力不彰、治理主体责任不明、社会公序良俗失衡、村支两委班子软弱涣散等乱象和薄弱环节,矛头直指公共空间分配不公。而这其中,道路、河道、土地和村集体资产资源属于治理重点。几年来,邳州市在公共空间治理过程中建立了完善的制度体系,形成了可学习、可复制、可推广的邳州经验和邳州样板。

  “小切口”撬动

  乡村振兴“大板块”

  在启动公共空间治理之初,邳州市委书记陈静下乡调研时曾遇上过这样一件事,当时正下大雨,有一间民房被淹了,一位老人正在房后排水。陈静停下来询问才了解到,原来,当初老人家盖房时把村里的排水沟堵住了,这真是侵占公共空间导致最后自己遭罪。陈静让随行的记者采访老人当初为啥堵住排水沟,老人见状扔下排水工具就跑。

  事实上,在农村,很多矛盾都是由此而生的。公私不分、四至不清,看似小事实则事关权益。邳州从公共空间整治着手,从公私权限界限落笔,切中的恰是民生要害。

  在得到省委主要领导批示的那份建议中,徐州市人大代表、邳州市委书记陈静和省人大代表、邳州市陈楼镇院许村党总支书记柳雅训写道:“人人平等共享公共资源,既是深化改革的必为之举,也是普惠民生的应有之义。”

  在深入调研的基础上,2019年9月,省人大常委会向省委提交《关于推广邳州乡村公共空间治理经验的调研报告》。报告指出,邳州市开展的乡村公共空间治理是对当前农业农村实施的重大计划、重大项目、重大工程的集成,为推进乡村振兴战略实施提供了重要抓手、强化了要素支撑,为整体提升农村治理水平形成了系统方案、探索了创新路径、夯实了基层基础,调动了基层干部群众干事创业的积极性、主动性。

  谋定而后动。记者了解到,今年,江苏省委省政府将出台在全省开展乡村公共空间治理的指导意见,通过顶层设计,统筹推进治理,让广大人民群众在希望的田野上得以安居乐业,以公共空间治理助力高质量发展,赋能乡村振兴。

标签:邳州市;治理;空间治理
责编:苗津伟 崔欣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