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贯彻落实中共中央关于加强党史的学习教育工作,讲好“江苏四种革命精神”,缅怀先辈们可歌可泣、革命无畏的英雄事迹。

“学习强国”江苏学习平台、新江苏客户端•中国江苏网策划推出“红色宣讲映初心”系列微视频,来自全省各地的优秀讲解员在镜头前激情讲述动人的红色故事,重温那一段感人至深的峥嵘岁月,弘扬革命精神,传承红色基因。

xjs.jpg

我的父亲母亲

主讲人:辛姝萱

连云港市革命纪念馆志愿讲解员

我的父亲母亲,常年驻守在黄海前哨的开山岛上,两个人的五星红旗每天冉冉升起,三十二年如一日,从没有忘记;我的父亲母亲,把最美的年华献给了祖国的海防事业,在孤寂的小岛上宣示着中国领土的尊严;我的父亲母亲,离家12海里,这12海里的守望,一头将国家的利益看得比生命还重,另一头,把对儿女的爱隐忍地藏在泪水中。

我叫王帆,是家里最小的女儿。从记事起,大海、小岛、父母、国旗构成了我全部的世界,台风、寒冷、潮湿成了我童年里最多的记忆。岛上没有电灯,没有电视,更没有游戏机。唯一的玩具,就是爸爸用贝壳做的项链,用绳子拴着给我们牵着玩的小螃蟹。

两岁的时候,父母在山上修路,我和哥哥一起玩,结果从树上摔了下来。妈妈找了件红衣服,拼命向附近的渔船呼救。再醒来我已经躺在医院里好几天了。到了上学的年纪,爸爸才把我送到了陆地,我这才发现:原来,这世上还有比咸菜拌干饭更好吃的食物;原来,藏在收音机里说话的人都在电视上;原来,世界这么大……

那时候,父母常年驻守岛上,姐姐带着哥哥和我在岸上生活。一年夏天的夜里,蚊香点燃了蚊帐,火苗一下子蹿了上来,姐姐吓得到处找水。火苗被扑灭后,满屋子都是浓烟,我们三人抱头痛哭。第二天,姐姐托人给父母捎去纸条。当他们匆忙踏进家门时,我抱着爸妈的腿号啕大哭,哥哥哭喊着:你们心里只有开山岛,那个岛才是你们的儿子。听完,母亲哭了,父亲半晌才缓缓说:“孩子,守岛是组织交给爸爸的任务,爸爸穿的这一身绿军装,是一份责任,更是一份使命!等你们长大后会明白的。”

32年,一片海水,两条海岸线,父母在那头,我们在这头。长大了,我们越走越远,父母却还在岛上。爸爸的生日是农历八月十六。2016年中秋节,我给爸爸订了一个漂亮的生日蛋糕,托人送上了岛。爸爸在电话里乐呵呵地对我说:“想了一圈,肯定啊是我小闺女!”那天,我和爸爸约好,等全家人聚齐了,再拍张全家福。谁知,这一约,就是一生。

爸爸,我多想回到那年暑假,你对我说:“帆帆啊,不要觉得爸爸在这个岛上付出太多太辛苦,每个人做事情都要有始有终,大家都半途而废,谁把事情做好啊。”那天,月亮特别圆特别大,你一边说“这月亮要把我的小闺女晒黑咯”,一边拿手给我遮住月亮的光。爸爸,我真想一辈子留在你身边,躲在你又宽又厚的手掌下,数一数你为我捡回来的贝壳,摸一摸你用刀刻的小桃核……

“爸爸妈妈,我曾不理解你们,为什么非要守岛,为什么不能给我们多一点爱,今天,女儿要对你们说一声对不起,你们是这世界上最伟大的父母,你们把岛守好了,就是把国守好了,只有国家安宁,才有家的幸福。”

3-17.jpg

战火家书

主讲人:蔡姗遐

新四军江南指挥部纪念馆讲解员

在新四军江南指挥部纪念馆史料馆内,陈列着许多历史文物,其中令人驻足最久的是一封特别的家书。这是一封充满爱与甜蜜的信,也是一封写满承诺的信。

“从未见面不相识的婿儿在此鞠躬行礼,向你老人家请安,平安吧!婿自幼离开学校,出来入店做事,已历十载有余,我与珍儿,虽业务不同,但处一店,时有相见,由相识而趋接近,由同事的介绍和老板的赞同,及双方同意下,于本月十六日结婚了。”这是一位新婚燕尔的女婿写给未曾谋面的岳母的信。

写信的这个人叫罗忠毅,是新四军江南指挥部参谋长兼十六旅旅长。而信中所说的珍儿是他的新婚妻子柳肇珍,也是一位年轻的新四军女战士。

1940年6月,由于工作需要,柳肇珍与罗忠毅相识了,在之后的战与火的考验中,两人的关系不断升温。那一年10月16日,他们结成了革命伴侣。

信中说:“虽是新婚,却情投意合,性格如一,我以真心对珍,珍亦真心对我,想我俩必会和合偕老,共赴前程。不致使您老顾虑,这也是我诚心所愿为也!”

战斗的情谊使这对情侣走到了一起,但现实留给这对战火鸳鸯相处的时间却并不长,他们最终为了共同的理想信念付出了生命。

1941年2月21日,柳肇珍所在的部队遭到日伪军的疯狂“扫荡”。在撤退时,为了掩护同船战友,柳肇珍不幸胸口中弹。她忍着剧痛,吃力地将一个被血浸透的小包,交给一旁的战友,说道:“同志们,你们不要管我。我不行了,你们快走。”说完不久,柳肇珍终因流血过多而牺牲了。这个被血浸透的小包里面包的是她的党证、党员登记册和还没有来得及交的党费。这一年柳肇珍才22岁。

当罗忠毅得知爱人柳肇珍牺牲的噩耗,这个刚强的汉子,流着泪立下誓言:“我要亲手打死1000个鬼子,才解心头之恨,才对得起江南人民!才对得起肇珍!”他强忍住巨大的悲痛,还未来得及向爱人的遗体告别,又率领部队投入了新的战斗。

1941年11月28日凌晨,日军纠集步、骑、炮兵3000余人,偷袭我军第16旅旅部驻地塘马村。因敌我实力悬殊,为了保障部队主力突出重围,罗忠毅旅长和廖海涛政委指挥大部队先行撤离,而自己留了下来与日军展开血战,先后打退敌人8次冲锋,歼敌700余人。罗忠毅眼冒怒火、冲锋在前,但一颗罪恶的子弹击中了他的头部,这位苏南名将连人带枪倒在了血泊中,壮烈殉国。

信中最后说:“本来,理应趋堂拜亲,惟路途遥远,多有不便,请恕罪,当有一日,双双同归拜望岳亲娘。”他们至死未能完成书信中的愿望,也未能履行对岳母亲的这份承诺。

战火中的家书,传递的是浓浓的亲情,传递的是炙热的爱恋。他们把一颗火热的心和永恒的青春,献给了党,献给了人民,献给了这片土地。但他们留给母亲的是对孩子永难相见的遗憾,留给家人的是信纸上永远凝固的名字和无尽的思念。

3-16.jpg

23朵玫瑰

主讲人:焦子轩

邳州市禹王山抗日阻击战遗址纪念园讲解员

在我参加工作以来,曾见过无数个祭扫的场景。但在我脑海中挥之不去,使我的心灵深感震撼的依然是入职的第一年。

晨光微露,松柏环绕,一位老人轻抚着墓碑,手中捧着23朵玫瑰花,仿佛天地间只有他们的存在,一人、一墓,还有像潺潺流水般的浅吟低唱,唱的是王杰当年写给她的一封封家书,长久的思念深深地融入到歌声里像得到宣泄一般喷涌而出,老人忍不住放声痛哭,任泪水肆意地流淌,原谅我,没有劝说她,我知道深压在她内心的爱是无法阻挡的,而此时此刻更是属于他们的......

这一天,就是伟大的共产主义战士王杰牺牲的50周年纪念日,老人是他的未婚妻赵英玲。1957年,因为一段特殊的缘分,两家长辈为王杰和赵英玲定了亲。两小无猜、情投意合,彼此陪伴度过了人生中最青涩美好的时光。

1961年,立志要报效祖国的王杰加入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此后他们聚少离多,只能靠书信往来。而王杰父母体弱多病,为了照顾他们,赵英玲离开山东老家,来到了内蒙古。家里曾多次催促王杰回家结婚,可王杰觉得自己还年轻,应把全部精力放在党的事业上。他还把四次的探亲机会让给了迫切需要的战友,他总是说:“个人的事是小事,只有别人的事和国家的事,才叫大事。”1965年5月王杰因为母亲心脏病复发第一次回家探亲,没承想却是他们最后一次相见。

直到两个多月后的一天,妇联主任带来了一个悲痛的消息:王杰牺牲了,在江苏邳县指导民兵训练的实爆演习中,为了掩护12位民兵扑向了炸药包......后面的话已经听不清了,赵英玲只觉脑中“轰”的一响,闭上眼睛,她仿佛看见了那个熟悉的身影向着那刺眼的火花纵身一跃,轻轻地飞了起来,又重重地落在了湿冷冷的土地上,洒落的鲜血仿佛盛开的红玫瑰染红了双眼。你是爆破能手,掌握各种逃生技巧,可为什么你偏偏选择了对自己最残忍的方式?你的双亲皆在,兄弟姐妹都在等你回家,还有我们,早已定下了婚期,只盼你平安归来,为什么?知你如我,我又怎会不知这是为什么......“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出。”主任的一句话渐渐拉回了赵英玲的思绪,千言万语,赵英玲有太多的话想对王杰说:“我什么要求都没有,只想到他坟前看一眼就心满意足了。”

老来多健忘,唯不忘相思,老人瘦弱而坚定的身影立在墓前,久久不愿离去,她说:“不论我在哪,在他牺牲的这一天我总会望着这里为他献上23朵玫瑰花,这一束是我亲手制作的,就像他永远活在我心中一样。”

如今,白色庄严的陵墓就如同一本翻开的日记,站在那里我们仿佛看到了王杰光辉的一生,“为了党我不怕进刀山入火海,为了党,哪怕粉身碎骨我也心甘情愿。我们要一不怕苦、二不怕死,做一个大无畏的人!”

2017年12月13日,习总书记视察王杰生前所在连队时感慨地说:“我小时候就知道王杰的故事,王杰是我心目中的英雄!”是的,英雄虽远去,但他的精神却永垂不朽!王杰用年仅23岁的生命铸就的“两不怕”革命精神,穿越时空、历久弥新,激励着一代又一代人不忘初心、勇往直前!

3-15.jpg

风雨宋公堤

主讲人:陈文婕

新四军纪念馆讲解员

“由南到北一条龙,不让咸潮到阜东。从此无有冲家祸,每逢潮声思宋公”。

这首民谣流传于1941年的黄海之滨,时至今日仍然有很多人耳熟能详。那么其中所说的宋公究竟是什么人?宋公堤的背后又发生了怎样惊天动地的故事呢?

这一切都要从1939年的一场海啸说起。根据阜宁县志记载:这场海啸巨浪滔天,铺天盖地,仅阜宁县一地就死亡了一万多人,苏北人民流离失所,悲痛万分。1940年10月,由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阜宁县抗日民主政府正式成立,为民修筑海堤的重任就落到了首任县长宋乃德的肩上。新政府一成立,就尊重民意,召开参议会,广泛探讨修筑海堤的议题。可是,因为国民党反动派的肆意造谣中伤,使得在场有些人对抗日民主政府是否真心修堤持有戒心。宋乃德动情地劝说:“无情的海啸年复一年地毁灭着沿海人民的生命财产,历代统治者也只顾狂征暴敛,不顾百姓死活。我们共产党为民众谋利益,这海堤一定要修!”然而会议从下午三点讨论到夜间十一点,反复辩论八个小时,反对者仍占多数。直到第二天下午,宋乃德再次表达了修筑海堤的决心,并大胆决定:修堤费用不由人民负担,以盐税做抵押,发行公债一百万元,日后归政府偿还,并且实行以工代赈,民工每挖一方土按两角七分钱付酬。会议这才一致通过了修堤的方案。

1941年5月15日,筑堤工程在黄海边拉开了帷幕。面对如此庞大的筑堤大军,粮食和饮水一时成为最大的困难。宋乃德立即派专人组织了几十辆牛车从30多里外的地方日夜送水。新四军第三师师长黄克诚也在军粮十分困难的情况下,分批调拨了12万斤粮食送到了工地。眼看筑堤工期时间过半,接连几天的狂风骤雨使得三分之一的民工身体染病,工程完全陷于停顿。得知这一消息后,身患疟疾的宋乃德焦急万分,他不顾医生的再三阻拦,立即冒雨涉水前往工地。从县政府到工地的60里路程平地水深两尺,宋乃德几次从马背上跌倒在水中,终于满身泥泞赶到了工地。他在工地一住就是几天,风吹雨淋再加上着急上火,虚弱得几乎不能行走,最后昏睡在独轮车上被抬回了县政府。消息一传十,十传百,民工不用动员和劝说,又纷纷回到了工地。

可就在工程接近尾声的时候,敌人的破坏从地下变成了公开的行动。施工现场指挥陈振东因叛徒出卖,遭土匪绑架。面对匪徒的酷刑,他大义凛然,毫无惧色,他说:“要是杀我,请带我到堤上。我为筑堤而来,今为筑堤而死,死而无憾!”匪徒们气急败坏地割断了他的双腿,用绳子将其活活绞死,抛入黄海。就在陈振东牺牲后的第二天,历经坎坷的海防大堤终于全线竣工。

新堤坝建成后的一天晚上,就好像故意布置的试验一样,海啸再一次翻腾而至,但新海堤在狂风巨浪的冲击下岿然不动,巍然屹立在盐阜大地的海岸线上,沿海百姓欢欣鼓舞,奔走相告,赞颂共产党、新四军和抗日民主政府的伟大功德。当地群众为了感谢县长宋乃德在修堤时付出的艰辛,还将新海堤与当年范仲淹所修筑的“范公堤”相媲美,把它誉为“宋公堤”,还专门购置巨石制作了宋公纪功碑。

新中国成立后,经过党和政府多年来的不断建设,如今海堤已焕然一新,忠诚地守护着老百姓的幸福生活。我们也许很难追寻当年宋公堤的雄伟之貌,但是,作为一种红色精神,它却永远横卧人间,世代相传。

3-14.jpg

誓言无声

主讲人:苗荟

淮海战役纪念馆讲解员

在江苏省徐州市的市中心,有一条繁华的街道叫文亭街,街巷深处,一座两层小楼安静地矗立在那儿,周围的热闹喧嚣使它格外引人注意。1946年,国民党徐州绥靖公署招聘文书,党组织派遣地下党员钱树岩打入内部,任军务处司书,这座安静的小楼就是他当时工作的地方。

1947年的一天下午,军务处长把钱树岩叫到办公室,让他抄写一份急件。装存文件的袋子上赫然印着四个字“绝对机密”,钱树岩敏锐地感觉到这份文件的内容不简单!他不动声色地边抄边看,渐渐地,他的心开始狂跳起来!这份“绝密”文件详细描述了国民党军西至潼关、南至长江以北所有整编师的部署!这样一个战略性的情报要是能被我们掌握,必然会对作战的决策部署起到重要作用!钱树岩暗暗地调整了一下呼吸,他告诉自己:“冷静,冷静!”

抄完文件,钱树岩慢吞吞地收拾着桌面,当看到处长把文件底稿塞到办公桌上的红色卷宗里,他才离开。

晚上8点,处长果然回来了,在办公室巡视了一圈,坐着车离开了。钱树岩看准时机,借着走廊的灯光迅速潜入处长办公室,从红色卷宗里取出文件。突然,走廊里传来脚步声。

“是谁?难道是处长回来了?”

黑暗中,钱树岩屏住呼吸侧耳细听。

“不好!是巡查的士兵!”

他一个翻滚猫缩在沙发后面,几乎同时,一束手电光射在他刚刚站着的地方,钱树岩惊出一身冷汗。手电筒的光又来回地扫了几下,也许真的没发现什么,光,消失了。

确定巡查士兵离开,他迅速地回到自己办公室,把文件底稿放在公文包里,然后对着镜子整了整衣服,像往常一样不慌不忙地走出了司令部的大门。

情报到手后,钱树岩把它交给了地下联络员,几经辗转,送到了中央。

几个月后他收到了一封组织来信,信封里只有一张关金券,面值不大只有十元。钱树岩知道,这里面暗藏玄机!他用碘酒在上面反复涂抹,很快,一行字迹浮现了出来:“林山,送来情报受到中央军委电报表扬,希你继续努力!”原来这是一封秘密的嘉奖函,上面的字是用米汁写的,内容是转达中央军委对“林山”情报工作的肯定和嘉奖,而这个“林山”就是钱树岩的化名。

新中国成立后,钱树岩把密函捐赠给了淮海战役纪念馆。今年是中国共产党建党100周年,在党的生日即将来临之际百岁的钱老亲笔写下了“誓言无声”四个字,老人说:“隐蔽战线工作特殊啊,任务成功了不能宣扬,失败了没法解释,就是牺牲,也不能公开姓名,所以那个时候,能在敌人的心脏里听到中央军委的表扬,对我真是莫大的鼓舞。”

在战火纷飞、白色恐怖的岁月里,还有许多同钱树岩一样,奋战在龙潭虎穴的隐蔽战线工作者,他们在危险复杂的黑暗处,用坚定的信仰战胜着恐惧和孤独,无声地践行着入党时的铮铮誓言。也许他们的名字不能被我们知晓,但我们要记得,有这样一群人,这样一群英雄!他们为了国家独立、民族解放和人民的幸福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他们的誓言无声,但功绩永存!

3-13.jpg

无法上交的银元

主讲人:陈莹莹

连云港市革命纪念馆讲解员

在连云港市革命纪念馆的展位上有两块不起眼的银元,它们的主人叫李少堂。在写满英雄名字的烈士墙上,这个名字和银元一样不起眼,今天我就要讲一讲这个不起眼的故事。

李少堂出生于河南,少年时流落到连云港。192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入党后深入国民党盐防营,以修理工身份作掩护负责情报和策反工作,为了革命,李少堂把家里变成了地下联络点,在盐防营当差的军饷每月七块大洋,他两块交党费,五块购买枪支弹药。筹措军需物资时,还卖掉了家里唯一的土地。

1930年,李少堂等人发动大村暴动,暴动失败了,又暴露了地下党的身份,他立即带队撤离。离家一个多月未归的李少堂在撤离前连夜回到家,他轻轻推开门,熟睡的妻子立马惊醒,发现是丈夫松了一口气,定睛一看,眼前的丈夫衣衫褴褛、浑身是伤,她眼泪止不住地流。李少堂对妻子安慰道:“我这不是好好的嘛,你眼睛本来就不好,别再哭了,对了,这两块银元是我这个月的党费,务必替我转交给组织部长杨光銮同志。”说完转身就要走,妻子连忙拉住他说:“你等等,我给你下碗面吃,你吃饱了才有力气打仗啊!”李少堂看到妻子拿出家里仅剩不到半袋的面粉开始忙活,又想到自己为了革命苦了妻儿,没忍住落了泪。当妻子端着热腾腾的面条回来时,李少堂已经走了,只见熟睡的孩子枕头旁放了把木头做的手枪,下面还压了张字条,写着:保护妈妈。“唉,这一走又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李少堂走后,妻子拿着两块银元环顾着空空的家犯了难,该藏在哪呢?放在枕头下?太不安全!缝在被子里?也不行!她正低着头犯愁突然注意到了墙角的破洞,她连忙和泥将银元糊在了墙缝里,静待时机替丈夫上交给组织。

李少堂带领部队转战时被叛徒出卖,十几位地下党员遭到了国民党反动派围剿,他们残忍地砍下李少堂的头颅,抛尸荒野。还派人到李少堂的家里大肆搜刮,家里像样的东西都被洗劫一空,连一床被子都没剩下,好在藏在墙缝里的两块银元逃过了一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