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图片_20201215112340.jpg
乡村小学校长柏玉华:爱,让梦想飞越村落
2021-07-08 18:32:00  来源:中国江苏网  
1
听新闻

中国江苏网7月8日扬州讯 每天清晨,第一缕阳光升起,掠过引江河,照射在江都大地上。

坐落在浦头镇的颜塔村,与泰州一河之隔,是扬州地区最早沐浴到初阳的地方。在颜塔村蜿蜒的乡道间,一所小学坐落在一隅。这是江都区目前仅有的一所村小,学校现有12名授课老师、3名代课老师,200多名学生。

7月5日早上8:00,颜塔小学已经放暑假了。刚刚荣获“江苏省优秀共产党员”的柏玉华来到学校,庄重地来到国旗台下,升国旗、行注目礼。

柏玉华,颜塔小学校长。23年前,他来到这里任教。23年间,他和一群扎根村小的老师们共同见证了学校的变迁:曾经的两排小瓦房变成了三层楼房,校舍里有了现代化的教学仪器,操场铺上了塑胶跑道;23年间,他们笑送一只只“阳光鸟”,飞向属于他们的人生舞台。

“这里的学生,都是农村少年,有的是留守孩子。”柏玉华说,我们坚守在这里,就是想在孩子们的心田里,种下知识改变命运的种子,让梦想飞越村落。

那种被需要感,让人无法逃避

1998年8月底,夏日的暑热尚未消散,刚从扬州师范学校毕业的柏玉华,从丁沟镇骑着一辆自行车,背着背包,骑行了三个多小时,来到距家30多公里外的颜塔村。

被分配到江都最东面的一所村小,尽管做好了心理准备,但当颜塔小学出现在眼前,柏玉华还是被震惊到了:这里比预想中的样子还要差!

两排12间低矮的教室里,满满当当地挤着700名学生。教室墙上的石灰斑驳,轻轻一碰便会脱落;课桌间仅有一条逼仄的过道;煤渣铺设的操场,到了下雨天就停摆。学校里不通自来水,洗衣服只能到河边……

颜塔小学处处都透着一股让人不愿久待下去的气息。

得知学校条件后,柏玉华的父母第一个念头便是托人,尽快将儿子调离。

“柏老师,这里地方太偏了,你先别急着想离开这里,坚持一个月再说吧!”时任颜塔小学校长的陈伯让,死死握着柏玉华的手,眼里尽是诚恳的期待。

看着两鬓泛白的老校长,柏玉华的心,被狠狠刺痛了一下。

一个老校长,一个刚出校门的师范生,就这么定下了一个月的约定。

初来乍到,先家访。一次途中的偶遇,让柏玉华痛心不已。

校门前田埂边,一个10岁左右的女孩呆坐着,满眼惆怅地望着远方。柏玉华上前询问,女孩哇的一声就哭了。原来,女孩期中考试数学成绩不及格,感觉对不起在外辛苦打工的父母。

“农村的孩子特别懂事。颜塔小学真的太需要好老师了,让人无法逃避!”柏玉华说。自此之后,一个信念渐渐在他心中萌生:我要留下来,尽己所能,一定要让农村的孩子成长成才。

当年,和柏玉华同时期进入颜塔小学的,还有刚刚从高邮师范学校毕业的年轻姑娘曹金兰。出于共同的工作环境、共同的目标理想,两年后,两个年轻人走进了婚姻的殿堂。

结婚那一天,老校长陈伯让主持婚礼,向柏玉华、曹金兰夫妇深鞠了三躬,一躬代表学校、一躬代表学生、一躬代表村里的乡亲们。

1999年初冬,上级单位拨款,老师集资、带头劳动,学校东侧三层教学楼正式开建了。得知学校新建校舍,附近的学生家长,做瓦匠的、做木匠的、做水电的,主动前来帮工,分文不要。2003年,学校西侧的教学楼也随之建起,学校还通上了自来水。操场上,铺起了水泥地面,塑胶跑道。教室里,有了现代化的教学仪器……

就这样,颜塔小学在这群老师手上,一块砖,一块瓦,越来越有了一所学校的模样。

让每个孩子都是勤学少年

在颜塔小学,有一个非常奇怪的现象:几乎所有的学生脖子上都挂着一把钥匙。因为这里的学生家长或常年在外务工,或很晚才能下班,孩子放学回到家,往往都是第一个开门。父母务工,没有了家长陪伴的孩子,学习很散漫。

曹金兰,六年级语文老师。刚分配到学校任教时,春季新学期第一节课,她询问班上的学生:寒假前布置的阅读书籍,大家都读了吗?一个个孩子低下了头。很显然,整整一个寒假,孩子们“小马驹撒欢了”。

培养爱阅读的习惯,先从阅读好书籍开始。家里没有氛围,那就从课堂上开始。

朗读,大声一点,再大声一点。课堂上,曹金兰和学生们一边读《金银岛》《男生贾里》的片段,一边分析故事。

还别说,课堂朗读的效果出奇地好。渐渐地,每天早自习,学校里传来了琅琅读书声,声浪一浪高过一浪。附近的老党员帅恒明说:“孩子们的读书声,中气很足,将来指定有大出息。”

在一群科班老师的引导下,颜塔小学的学风一天天在改变。

“小学生毕竟还是孩子,玩心重。放了学回了家,没人管、没人问,家长也不可能抓得严、问得细。”柏玉华说,“我平时不能离开学校,老师、学生我都得盯着。”

每天下午放学前,语文、英语该背诵的,必须在任课老师跟前一篇篇背完;数学题目,必须经过任课老师一道道改完。只有全部完成,才能放学回家。

“不让学生把作业带回家”,背后是一群村小教师的终日陪伴和心血付出。

柏玉华把“扣好人生的第一粒扣子”视为颜塔教育的最高目标。“村小和城里的小学,哪怕是镇上的小学,软件硬件上都是有差距的。我们十几个任课教师拼尽了心血,端正孩子们的学习态度,培养他们的学习习惯,引导他们打开知识世界的猎奇心理,就是不想让孩子们输在起跑线上。”

江都区一些城镇小学的同事们说,在颜塔这样一个偏远的“小村落”,陆续把孩子们“带”出农村,颜塔小学的老师点亮了孩子们的人生梦想。

有这样几个数据,或许是最好的评价:20多年间,从颜塔小学走出去的学生中,有超100人考上一本高校,其中3人考上了清华和北大。

每年的毕业季,是柏玉华最高兴的日子,经常有学生打电话、发短信给他报喜。“他经常向我炫耀,哪个学生考上名校了、哪个学生去搞研究了、哪个学生去西部支教了,然后露出欣慰的笑容。”学校总务主任蔡文兰说。

每年寒暑假,不少毕业生都会回到母校来看看。陈鹏晨,2009年毕业于颜塔小学,如今已是一名留学美国的博士。去年暑假前,他回到母校看望恩师们,动情地说:“回到颜塔小学,就有一种力量,学习是一辈子的事。唯有学习,才能跨过人生的‘窄门’,看到理想和希望。”

在一场婚宴上,村民陈某见到柏玉华,毕恭毕敬地敬了一杯酒,语气带着感激:“柏校长,我必须敬您一杯酒。我家祖上三代都没文化,没想到我儿子能考上大学。多亏当年是您教他的,您是我们一家的大恩人呐!”

去年,颜塔村的永兴组和东野组划归泰州市海宁区寺巷街道。两个组的孩子本可以去寺巷小学读书,可这两个组的学生家长楞是没有一个答应转学的。

“一个月”,成了一个神奇的时间数字

在颜塔小学待上一天,就会发现,学校里的十几位老师没有一刻是闲着的:

早晨来到学校,陪学生早读;课间待在班上,和学生聊天;中午批改作业,稍作休息;傍晚,抽检作业,加班备课。这些年间,这群老师练就了一项超能本领,察颜观色!只要发现班上哪个学生神情不对,那肯定有心事。

“五六年级的孩子,开始有了叛逆心理。父母长期不关心,很容易导致孩子心理上出现问题。”柏玉华说,根正才苗壮,小学是学业夯基础的阶段,我们要做的,就是疏导孩子们的心理,保证他们从“心理叛逆”完成“成长逆袭”。

曹金兰的班上,有一个女生出现了心理问题。一次课间,这名女生趴在桌上无精打采,几个同学叫她爱理不理的。课后,曹老师就走访了女生家的周边邻居,了解到女生父母的感情出现了问题。平日女生和妈妈亲近,总是与父亲对着干。曹老师找女生谈心,与女生的妈妈交流,缓和女生和父亲之间的矛盾,不让家长间的问题影响到孩子的成长。

今年49岁的蔡文兰,学校总务处主任,颜塔小学的毕业生。29年前,她回到母校后任教。熟悉她的学生都说,蔡老师就像妈妈一样,哪个女生成绩掉下来了,她陪着;哪个女生一个人不敢去浴室洗澡,她陪着;哪个女生父母加班不敢回家,她陪着。

蔡文兰说:“我是当地人,返回颜塔小学教书,就是对这座村小的不舍,还有一种责任。农村小学,既然没有优渥的资源,那么就用老师们的百倍努力,帮助孩子们追求梦想、实现理想。”

在颜塔小学,去年刚入职了两个新老师:沈婷和王莉。今年春节前放寒假,一位学生家长在学校微信群里,向沈婷老师表示感谢。众人一头雾水,后来经了解才得知,原来,沈婷发现班上的一位学生穿得太单薄,便为他买了新衣。

“去年刚来学校的时候,也一样犹豫。毕竟,这儿离江都市区太远了,一周只能回家一趟。” 王莉还记得,刚入职时,柏玉华对她说:这个地方偏,条件简陋,先别急着想办法离开这里,干一个月再说。

“一个月”,成了一个神奇的时间数字。20多年间,许多来到颜塔小学的老师,没有一位在干完一个月后,选择离开的。用柏玉华的话来说,教育不分地域、不分条件,作为人民教师,只要社会需要、孩子们需要,无论在哪,都是岗位。

今年43岁的柏玉华,大儿子在老家丁沟中学读高中。为了自己的孩子和这群村里的孩子,他和妻子曹金兰每天迎着晨光奔赴学校,追着夕阳赶回家中。

农村,教育输送的最末端。

柏玉华说,乡村要振兴,先扶智、扶志。一个是智力的智,一个是志气的志。

(江萱 嵇长青 张旭 李彬彬)

标签:小学;老师;孩子
责编:郭玲玲 崔欣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