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网.jpg
我乘高铁上北京(赵斌)
2020-12-31 14:47:00  
1
听新闻

(一)

北京,祖国的心脏,全国人民向往的地方。1992年的10月,党的十四大即将召开之际,我接到去北京参加劳动部一个研讨会通知,心情异常激动,此生终于能去首都瞻仰天安门了。

因为不通火车,只能乘坐长途汽车,800多公里路程要颠簸10多个小时,还一票难求。我采取分段到达的办法,先乘长途汽车到徐州,再乘火车去北京。乘车的情景,我在那年的一篇游记中这样写着:

早起乘车5个多小时到了徐州,排长队买票,当日的车已经没有,只能住一宿等待。第二天唯恐误点,天不亮就往车站跑,排长队等了一个多小时,不知什么原因,车晚点了。到站台又等了半小时,绿皮火车“吭哧吭哧”来了,乘客们蜂拥而上,有票的挤在狭窄的座椅上,站票的站在通道边。我觅到属于自己的车厢和座位,已有人先入为主,不肯让座,通过乘务员协调才坐下来。座位的对面是一对小夫妻,抱着的婴儿哭个不停,一不小心打翻我的口杯,弄得我浑身是水,狼狈不堪。有人上车后补票,站在车厢之间的连接处,或在自带的包袱上席地而坐,观望着谁谁下车腾出座位。自带方便面的因开水不开嘟哝不停,上厕所的因里面总有人而烦躁地转圈。逼仄的走道中人来人往,身着蓝制服的乘务人员推着小车兜售着食物和小商品。下一站到了,人们急急地上下车。呼啦啦上来一伙北上的打工仔,对号、放行李、招呼同伴,然后就围在一起吃东西,接着又大呼小叫地打起牌来。到北京已是深夜,折腾了两天还未能到会报到,只能到小巷里找一小旅馆对付一夜。

彼时老式绿皮火车时速只有40多公里,坐火车与现时坐动车,有着天壤之别。

2012年11月,我去北京参加农林部的一个研讨会。仍然走第一次上北京的路线,分段到达。其时长途客运状况有了很大改善,汽车和火车的在途时间缩短了,乘车已不那么劳累,特别是火车,经过几次提速,普快列车时速已达100公里,K冠头的快车和T冠头的特快列车时速已达120公里,Z冠头的直达特快列车最高时速为140公里。社会经济发展也大大提速,沿途的风景已不那么荒凉,北京的面貌更是焕然一新。党的十八大刚刚开过,中国人民走上了新的征程。

2014年5月和2015年6月,我又两次去北京参加活动,这是我第三、第四次去伟大的首都北京。仍然是交替乘坐汽车、火车。沿途风景已有更大改观。第四次返回时,我选择了当时刚刚兴起的G冠头的高铁,过了一把高铁瘾。在当时的游记中,我是这样描绘的:

乘4号地铁, 出了地铁口,来到北京南站,地铁口就建在车站的大厅内,是中国第一座也是亚洲最大的高标准现代化客运特等站,有“亚洲第一站”之称,客流量名列世界第三,是集普通铁路、高速铁路、市郊铁路、城市轨道交通与公交、出租等市政交通设施于一体的大型综合交通枢纽站,年运量超过1.5亿人次。车站分三层,地上二层为高架候车层,是旅客进站层。地下一层为整个车站的换乘空间及旅客出站系统,其建筑形态为椭圆形。主站房为双曲穹顶, 高约40米。在高架候车亭屋顶中央设置太阳能发电系统,突出环保、节能等理念,利用城市原生污水取热供暖,排热制冷,调节气温。

提前半小时检票,经天桥到月台,就见一列列白色的列车如蛟龙横卧,“和谐号”三个大字给人以清新、舒畅的愉悦感。车厢内设施比普快精致,座椅不是相对而是一律向前,可以随意调节。前面椅背上设有置物架,收放自如。到点了,列车无声无息地启动、加快,以300千米左右的时速飞驰于燕赵大地,在轻柔的音乐声中,一边浏览彩色刊物,一边观察周围。旅客们小声交谈,没有喧哗,一个个绅士风度,优雅、温馨的氛围,与普通列车中的杂乱、躁动相比,文明、高雅了许多。

2017年6月,我们文友再次去北京,这次我们选择乘坐飞机,后来有点后悔了,因为要到很远的机场乘机,还要经天津转车。长途旅行坐汽车颠簸劳顿,不可取;飞机如天马行空,来去匆匆,缺少那种脚踏实地的感觉;游轮倒是不错,但只能游弋于水中;唯有飞驰的高铁列车,平稳、高速、优雅,一路上置身其中,看不同的景致,实在是一件很特别的事情。所以回来时,还是乘高铁到徐州转车。

(二)

时代的车轮滚滚向前,到了2018年,随着盐连铁路的兴建,高铁通到了家门口。2019年1月6日,响水人民终于迎来了开往北京的高铁,从响水县站开往北京南站,全程只需5个小时55分,二等座439元,经济便捷,可以朝去夕回。

夏天的一个下午,我戴上太阳帽,拖着旅行箱,静候在响水县站的站台。“复兴”号呼啸而来,流线型的车身,子弹头一样的车头,美丽又现代。人们鱼贯上车,入座。停站2分钟后,15点58分,列车无声启程。车厢前方红色闪光字由低到高实时播报着时速,直至350km上下。与“和谐”号相比,“复兴”号颜值更高,速度更快,流畅型的车身使阻力比降低7.5%-12.3%。内部车厢也更宽敞,舒适度更高。车内遍布220V电源插座,WiFi全覆盖,坐车时怎么刷新闻、看电影都没压力了。

列车由南向北史诗般地穿越广袤的原野,向首都进发。在车厢中“闲庭信步”,看沿途风景,田园、河流、树林、黄土、山坡,时而绿茵如画,时而旷远壮观。不同的物候,不同的时速,让你变换着角度看中国。之前听说在车窗边上竖一枚硬币不会倒下,我验证了一下,果然如此。这归功于距离地球几万公里的北斗三号全球卫星导航系统。据介绍,我国自主研发的北斗惯性组合导航的铁路轨道几何状态测量仪(俗称北斗惯导小车),自动采集数据,自动处理,为铺设于地面的干线“把脉”,保证轨道的高平顺性。列车平时进出站、加减速和调车都是靠ATP系统自动操作完成。

取出椅背网兜里图文并茂的旅行杂志,浏览几页。视觉有些疲劳了,便在轻音乐声中,闭目养神。一抹夕阳从右窗洒过,夜幕降临,窗外或疏或密的灯火如闪烁的星星一晃而过,像时间的碎片,充满神秘的色彩。路过小站,雄浑的汽笛声划过夜空,打破宁静,给游子壮行。车在时光的隧道穿行,耳听轮轨撞击的韵律,一种穿越时空之感油然而生。此时,你就是一个旁观者,像是独立地站在世界之外,以平静的心态,看待和思忖这眼前的一切。与流动的风景默默交流5个多小时的美好行程,应该是一种高价值的浪漫和超越。21时52分,正点赶到北京,与朋友握手言欢的时候,还在感恩这趟列车。

追寻车轮轨迹的时代印记,追记六次上北京的不同经历,不能不发出由衷的感慨。今晚,我坐在时间的维度里,敲打键盘。耳边听到晚间新闻中播出:新建的盐城至南通铁路顺利通过国铁集团运营安全评估,将于近日开通营业。响水人在家门口就可直达上海了。这是继响水直通北京后又一大好消息。大道通衢,南北东西任我游。我依稀看见时代的列车从我的文字里穿过,驮载着我奔涌的思绪,向着无穷的远方疾驰。乃疾书一首《七律·咏高铁》作结:

五洲铁脉八方联,海角天涯一线牵。

夕赴京畿输俏货,朝临沪上啖生鲜。

广寻妙策开新路,快觅商机续旧缘。

我欲乘风游世界,蹶蹄飞马有神鞭。

标签:
责编:吴艺梦 崔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