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网.jpg
年少初遇,常在我心(陈艳)
2020-12-24 08:47:00  
1
听新闻

“欢迎您乘坐京沪高铁和谐号动车组,本次列车是由上海虹桥站开往北京南站,列车途经天津西站,上车后请您核对车票对号入座,将随身携带的……”这是我与它故事的开端,仓促而浪漫。

那时候堪堪大一,开启学警生涯的第一个暑假就是前往河北参加实习。久居南方十数年,初去北方,也是我第一次坐高铁出行,新鲜感和猎奇感始终盘旋脑海,硬生生挤掉了我原本对“晕车”的不适与排斥。

在门口逐一过完安检,跟着人群排成蛇形长队穿行在南京南站大厅,着整齐划一的发型、服装、行李箱走在喧闹的人群中,不时引来阵阵惊叹。不过大多数人也只是在大步前行中转过头来多看了几眼,继而又加快脚步走向各自检票口,鲜有悠哉踱步的,“极忙”是我这个“高铁新人”给高铁站“贴”上的第一块标签。

临近登车时间点,一群人浩浩荡荡地在闸口检完票下站台,虽离了大厅的空调冷风,但列车进站时席卷而来的习习凉风也着实宜人。那平行的双轨一路从天边疾射而来,确如余光中先生笔尖所述,“像远方伸来的双手,要把我接去未知”;然不可久视,久视便受它催眠。列车缓缓停下疾驰的脚步,车身雄伟而修长,夹在人群里抬眼望去全是节节车厢。顺利找到座位坐下,没一会儿便听得车头一声高啸,车厢铿铿跟进,气派慑人又别有一番节奏韵律。不同于城市内线交通的拥堵、频繁刹车,坐在疾驶的高铁上,抛却无法避免的小晃动不谈,一句“如履平地”来形容也不为过,“极稳”便是我给它“贴”上的第二块标签。

有幸坐在车厢的临窗位置,视线极佳,窗外是无穷的风景朝我展开,毫不吝啬地展示着神州大地丰神俊朗的“美貌”。“风火轮”上七个多小时的滚滚滑行,越过大片青黄渐变的麦田,攀过银桦成林的山地,冲过骤黑蓦亮的山洞,这一连串的过山车式的风光游览,从惊到喜,中间还夹杂着不安和神秘,每一帧、每一幕,历时虽短而印象极深。此等视觉盛宴,可谓是浪漫至极!第三块标签必然是“极美”。

“大玻璃窗招来豪阔的山水,远近的城村;窗外的光景不断,窗内的思绪不绝,真成了情景交融。”列车一路驶出江南水乡,江水滚滚向南,车轮铮铮向北,从南京南站到北戴河站,途径8站,全程1125余公里,7个多小时的路程,催眠的节奏、宜人的温度、舒适的座椅,车厢内是熙熙攘攘的人声,窗外是造物者赠与的无限风光,如此良辰美景,岂不快哉,快哉!

都说“年少初遇,常在我心”,许是初次相遇太过惊艳,之后每每有长途旅程,我大多倾向于高铁出行,便捷高效又浪漫,何乐而不为呢?

标签:
责编:吴艺梦 崔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