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网.jpg
浓浓饺子香 暖暖冬日情(朱烊熠)
2020-12-11 10:20:00  
1
听新闻

一条条“线”,一条条银色的“线”,从梦里化作大地上真实的展现,多少期待的目光凝聚在这一列列和谐号上……

那年春运,带着对亲人按捺不住的思念,对春节团圆的执着,我和父母毅然踏上高铁,去往远方和姐姐一起过年。

春运的火热覆盖了神州大地,同样也笼罩了徐州东站。急切的目光,疾快的步伐,人流涌动,熙熙攘攘。循着路标,我们找到检票口后,在检票员的春节问候声中和帮助下,我们顺利地登上了高铁。

“我们上车了。”母亲紧紧抱着怀里的包裹,坐下来仍在惊叹:“现在坐高铁真是方便,咱这刷身份证就直接上车了。像我们那个年代坐绿皮车就已经了不得了,出趟远门坐得腰都快折了还不见目的地的影子。如今有了高铁,你姐姐远在北京也不过就是两三个小时的车程,时代真是大不同了。”母亲嘴角抑制不住地上扬,父亲也连声附和:“是啊,妙哉!妙哉!”

随着列车行进,窗外光秃秃的树在寒风料峭中摇摆着颤抖着,而车厢里却是另一番热闹与温馨。人们小声交谈,四处洋溢着灿烂的笑容。 “爸爸,列车好快啊!”小姑娘脸贴着窗户,指着窗外一脸兴奋。我随着她所指的方向望去,窗外的树木好似在飞驰,只余残影在和我们挥手告别,丝毫不给我们捕捉它真面目的机会。应该很快就可以见到姐姐了吧,也不知道她等急了没有。

“叮铃铃,叮铃铃——”电话铃声将我的思绪带回明亮的车厢,“喂——”是温和的女声,声音很小,似乎怕打扰到其他乘客。我循声望去,她看起来二十多岁,和我姐姐差不多年纪。“春节我估计回不去,公司这次安排出差。”姑娘轻声安抚着电话那头的母亲,“妈,您在家多注意身体,别让自己累着。”不知电话那头说了些什么,泪水悄然盈满了姑娘的眼眶,她努力用轻松的语调说道:“我这都挺好的,就是有点想吃您包的饺子了……”当手机放下,她压抑的呜咽声终于控制不住,眼泪哗哗地往下掉。

不知何时,母亲打开了在怀里抱一路的包裹,那是一个饭盒,里面的饺子尚带余温。那是上车前母亲刚包好、煮熟的饺子,尽管两三个小时的车程定会让饺子失去原来的温度,可母亲依旧固执,一定要让姐姐吃上家里包的饺子。她如呵护襁褓中的婴儿一样,将饭盒裹了一层又一层抱在怀里,带上了高铁。

此时,母亲将饭盒捧到姑娘面前:“丫头,我来之前自己包了些饺子,你给尝尝鲜,就当跟我们一起过年了,好几种馅呢!”

姑娘抬手想擦拭掉眼角的泪水,但看着饺子却已泣不成声。母亲怜爱地看着她,轻轻握了下她的手,又招呼周围的乘客:“大家也尝尝我的手艺,这五湖四海能聚到同一列高铁、同一节车厢多不容易,都是缘分!”

“阿姨我想要!”循声望去,正是刚才一直好奇看着窗外的小姑娘,她小手高扬,笑容灿烂,甜甜地说道。

大家看着她天真可爱的模样,忍俊不禁。霎时间,车厢内热闹了起来。“我也想尝尝!”“给我也来一点!”就连那位姑娘也破涕为笑,吃起热乎的饺子来。

我默默地看着那位姑娘。或许是饺子很合口,或许是尝到了家的味道,如花的笑靥缓缓绽放在她脸上。

一份平常的饺子,却在此时此刻,将来自各地的人们紧紧联系在了一起,暖了车厢,暖了思念,暖了整个年。人们谈笑风生,闲话家常,尽管下车后天各一方,但至少此时此刻我们亲如一家。

“到北京了——”我们收拾行李下了车,远远地就看到姐姐欣喜地等待着。目光相聚的那一刻,我们的眼底都盈满笑意。

一列单向的高铁,却是爱与温暖的双向奔赴,搭载着人们奔往心底那处魂牵梦萦的地方。高铁早已如风似箭飞驰而去,而我——

“走,回家包饺子去!”

(作者:新沂市第一中学弘毅班 朱烊熠 指导老师:任敬华)

标签:
责编:吴艺梦 崔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