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网.jpg
盼来盼去终如愿(朱珠)
2020-12-01 09:38:00  
1
听新闻

在家门口坐上高铁,一直是我的“夙愿”。

我出生在扬州市邗江区公道镇,距离扬州市中心30多公里,从小,到哪都不是特别方便。小时候,我就希望乘坐能够“日行千里”的交通工具。后来知道,高铁就是这个神奇交通工具的“具象化”。

长大后,我去了上海读研。因为那时候没有从上海直达扬州的火车,每逢节假日,我不仅要拼手速抢从上海到镇江的高铁票,还要计算好衔接时间,买好从镇江到扬州的汽车票,再乘坐公交车,最后由妈妈骑着“小电驴”接我回家。

最怕全程乘长途大巴回家。记得有一年国庆假期,高速拥堵严重,原本4小时左右的路程竟然用了10小时。一路上,我饥肠辘辘、心烦意乱,再加上膀胱憋胀,真是不堪折磨。

家,还是要回的。那时候,我在大巴上强忍不适,最大的希望便是,高铁能通到家门口,来拯救我的尴尬。

曾经坐过的铁皮火车

读研结束,在哪工作呢?一边是灯火璀璨的“魔都”上海,一边是生我养我的“诗意”扬州。年轻人,总有想闯想拼的冲动,一开始,我也是豪情万丈,总想着干成一番大事业,但后来爸爸妈妈和我一次次恳切谈话把我拉回了老家。“谁不说俺家乡好”,报国在哪不是报,回来建设家乡更光荣。

最终,我扎根在扬州市广陵区的湾头小镇。不仅触摸到了大运河门户古镇的肌理,还意外地发现,我离扬州高铁站更近了。

扬州火车站人来人往

回到家乡,和朋友的距离远了。短暂的相聚,经常是出席小伙伴的婚礼,一次次旅程,因为高铁变得更加方便快捷。还记得以前小伙伴们经常打趣我:“扬州不通高铁,你结婚我可不去!”其实,我知道,哪怕是乘坐大巴,我相信朋友们都会排除万难来找我。但是,有了高铁,旅途的颠簸不适就会大大减少。

现在,扬州就快通高铁了,我也会加油的。等到那时候,我会守在高铁站旁,挥动激动的小手,迈着轻快的步伐,大步流星地奔向远道而来的朋友们,大声道一句:“扬州欢迎您!”

(作者:扬州市广陵区湾头镇党群工作局工作人员 朱珠)

标签:
责编:吴艺梦 崔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