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网.jpg
诗还是诗,远方却不再远(汪澎瑗)
2020-12-01 09:38:00  
1
听新闻

千百年前的文人墨客,似乎都很喜欢到处流浪,颂着“行万里路,读万卷书”,坐车或乘舟,耗尽整个青春,去追寻所谓的“诗和远方”。然而千百年后的现在,高铁出现,诗还是诗,远方却不再远了。

一千多年前,有一个年轻的天才,仗剑去国,沿着高险的蜀道,走进了长安,又至洛阳、庐山,行遍大江南北,最终长眠于当涂。而这几千里的流浪,耗费了他的一生,也耗尽了半个盛唐。

七百多年前,有一个沦落的未亡人,沿着长又长的道路,寻找破灭旧国的痕迹,眼见着一季又一季的樱桃红、芭蕉绿,昔日的中原不复强盛,也只能用一首《虞美人》唱响王朝最后的挽歌。

三百多年前,有一个心思细腻的御前侍卫,随着皇帝巡视塞外,奔波数日,却在夜里苦叹山水遥远,乡心难梦,日日将思恋付与锦书,为几百里外的暖巢流尽了泪。

然而,今天,高铁的出现让一切都改变了。千里一日还不再只是夸张,离愁和别绪也没有存在的意义。从高寒之地到热带岛屿,从西北风区到东部平原,从崇山峻岭到大江大河,没有什么能够阻挡高铁延伸的触角,所到之处,尽是生机。

我生于这个年代,我亲眼目睹着这一切,我亲身经历着时代的洪潮,我看到了变革的未来。

一日之间,我可以在西子湖畔吟一句“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再在乌衣巷口叹一声“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最后伴着“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父对愁眠”,于寒山寺前安睡。而这,不过一日之间。

高铁之下,诗还是诗,远方却早已不再是远方。

标签:
责编:吴艺梦 崔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