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网.jpg
妈妈的铁路情怀(李玥瑶)
2020-11-17 14:33:00  
1
听新闻

我家屋后有一条静静流淌着的小河,小河的对岸便是那条熟悉的铁路,这里是我生长的地方,也是妈妈从小长大的地方。妈妈总说,这条陪伴她走过许多懵懂岁月的铁路,已如千丝万缕般萦绕在心田。我知道这是妈妈深深的怀旧情结。

这条西起甘肃兰州市、东至连云港的陇海铁路线,究竟记载了多少万家灯火温馨故事,我无从知道,但我知道它几乎承载了妈妈整个童年的美好回忆。

以前,这里是个道口,随着那两个红白相间的栏杆起起落落,一列列火车呼啸着来去匆匆,妈妈记忆最深刻的就是窗棂被震动得那有节奏的“咯噔咯噔”的响声。那时候一天大概有上百列火车经过,这声音在她听来已如悦耳的音乐,成了生活的一部分。如果孩子们哭闹了,大人们就会故意大声说,再不听话就把他放在火车上,拉到连云港,再也回不了家……孩子们会立刻闭上嘴巴,乖乖听话,这一招总是屡试不爽。那是因为他们认为连云港绝对是和天边一样远的地方。一直到他们上学以后才知道,原来那只是一个和我们相邻的城市而已,并且知道了那里有花果山、水帘洞,然后就憧憬着有一天真的坐上火车,去寻找神通广大的齐天大圣孙悟空。

沿着道口往西几百米就是火车站,那时候妈妈每天上学得从车站里进去,穿过被他们称为“票房”的候车室,然后才能到车站后面的街道。每天看见那些行色匆匆的旅客,她都特别羡慕,心里认定他们都是花果山的访客。每到春暖花开的时候,铁路两旁倒是来了不少的“访客”——外地的养蜂人带着他们的蜜蜂赶着花期来了。那些数不清的蜂箱被整齐摆放在铁路旁。妈妈经过这里的时候,总是和她的小伙伴一起用外套把头包起来,以百米冲刺的速度穿过去。尽管如此,还是时常有小伙伴中招,那些头上带着“秘密武器”的养蜂人便会以少许的蜂蜜表示一下。所以那些被蜜蜂蛰肿得老高的地方,也就没那么痛了。那时候心中最大的问号就是“为什么在铁路边养蜂”?后来知道了,那是因为铁路运输比较便宜,养蜂人为了省点路费,也就直接在铁路旁安了暂时的家。

等到妈妈上中学,每天晚自习放学,一个人骑车回家的时候,心里总是有些害怕的。那时候没有路灯,只有黑漆漆的夜色一路陪着她。当时还有一个特别的朋友给了她不一样的陪伴,那就是每天那个时间会准时经过的一辆绿皮火车。每次妈妈隐约听到那有节奏的声音时,就会放慢速度,等到那声音越来越清晰,她并加快速度,和火车并肩向前,心里默默地数着车厢的节数,那一个个白色窗帘里透出来的亮光就像一盏盏明灯一样指引着她向前,心里会升腾起一股暖流,等到那十几个数字数完了,那亮光渐行渐远,她也快到家了。妈妈常说,她从小到大和这条铁路的故事总有一箩筐。我想说感谢这条铁路,让妈妈的记忆中充满了温度。

时光荏苒,日月如梭。时代在前进,一切都在飞速发展。随着中国铁路的一次又一次提速,火车也在更新换代。在我家的这条铁路上,已经几乎看不到绿皮火车的身影,道口已经变成了地下道,火车每天在我们的头顶飞驰而过。家乡的小站也被取消,曾经的“票房”也已不见。大人们再也不能用当年那样的方法吓唬爱哭的孩子,因为我们已经不止一次的去过连云港,知道那里有大海,有花果山,有水帘洞,但真的没有齐天大圣。

没有什么比家乡的巨大变化更让人振奋的了,经济迅速发展,一切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这条经历了一百多年的铁路,见证了无数的历史变迁,更见证了妈妈历经这些岁月的心路历程。妈妈说,等到放假的时候,带我坐高铁去北京看舅舅,也让我感受一下高铁飞驰的感觉,我很期待。

(作者:李玥瑶 徐州市侯集实验小学四(8)班)

标签:
责编:吴艺梦 崔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