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网.jpg
高铁,让故乡和梦想都不再遥远(阚敬侠)
2020-11-17 14:29:00  
1
听新闻

我的家乡江苏徐州,被称为五省通衢,运河航运古已有之,也很早就有了铁路和火车。

父母亲告诉我,兄弟姐妹中,我是最早到过徐州城的。20世纪60年代末,徐州还只是被铜山县(今铜山区)包围着的一个小城市。他们抱着出生才几个月的我进城看病,从我们老家铜山县汴塘乡(今贾汪区汴塘镇)阚山村到徐州市区,行程约60公里,要花一小时翻过东西阚山连接处的陡峭山路,在山后的省道乘公交车。

1983年,我到徐州城参加铜山县(今铜山区)三好学生表彰大会,看到徐州站广场上南来北往的旅客,操着不同的口音,背着大包小包川流不息。那一刻,注定了我与铁路列车的不解之缘。

1987年,在徐州站南下苏州的普快列车上,刚工作不久的姐姐、姐夫送我和一位同学上车。在苏州站,我和那位同学气喘吁吁地各自提着一只大箱子和大大的被褥包裹,懵懵懂懂、晕晕乎乎地坐上校车,直奔苏州大学报到。从此,四年寒来暑往,都在绿皮列车上匆匆飞过。

伴随列车上南来北往的民工大潮,我的大学时光某种程度上可以浓缩为七八个小时旅程。在那青春激荡的年代,我常常和邻座的旅客聊得热火朝天。春节后返校时常常买不到有座位的票,只能一路站着,即便有座位,因为拥挤过度,也不敢吃东西喝水。要不是年轻身体好,真是很难承受这般辛苦。

1991年,从苏州大学毕业的那个夏天,面对工作以帮助养家还是接着读研究生的两个选择,父亲和姐姐、姐夫支持我继续深造。一贯省吃俭用的父亲陪着我坐火车卧铺,从徐州北上北京,参加中国人民大学研究生复试。1994年后,我在北京工作、成家。每年春节大多数时候,我们一家仍然奔波在拥挤的普快列车上。

2005年,我随中国记协组织的中国新闻代表团出访意大利时,乘坐了欧洲之星高速列车。当时环顾四周,我心里暗想,要是我们中国也有这样舒适的列车就好了。

值得庆幸的是,我的这个梦想竟然成真了!2007年4月18日,我国铁路第六次大提速,北京和徐州之间有了动车,七八个小时的旅程时间缩短一半,车厢和站台环境大大改善,变得更加整齐、清洁、有序。

短短四年后,惊喜再次出现。2011年5月11日,京沪高速列车进入试运行阶段。6月21日,铁道部新闻司邀请中国记协几十名干部职工乘坐北京—上海当日往返列车体验考察,我家里至今珍藏着那张“京沪高铁试运行考察活动贵宾证”。6月30日,京沪高铁正式通车。从此,北京到徐州旅程时间大大缩短,我别提多高兴了,感觉自己和家乡从未如此贴近!

如今,昔日一度有些脏乱的家乡煤城徐州变成了比肩苏杭的美丽园林城市,投入使用和在建的几条地铁线路使她日益显露出淮海经济区中心城市的雄姿。徐州东站连着北京南站,每天往返北京和徐州的高铁车次很多,不少徐州人甚至过起了双城生活,我也可以时不时在周末来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年迈的父母亲也可以很方便地乘车来我家小住。

21世纪的今天,信息借助移动互联网传遍全球,人们乘坐高铁和飞机在国内国际更加便捷地旅行,中国经济也因为高铁而插上腾飞的翅膀。对中国广袤的大地、庞大的人口、稠密的人群和众多的城市而言,高铁,的确是个好东西。

标签:
责编:吴艺梦 崔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