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网.jpg
高铁,近了归程淡了离愁(王舒)
2020-11-17 14:27:00  
1
听新闻

第一次知道铁路,是从母亲买的玩具“小火车”开始的。绿皮车厢,红色车轮,一按按钮,“火车”便在铁轨上开动,并发出“嘟嘟”的轰鸣声,那是我童年印象最深的玩具。

而现实中,我对铁路却并没有太多观感,因为淮安当时并没有火车客运站,来往各地主要依靠汽车。以至于我上初中时,学习朱自清的《背影》,父亲站在月台送儿子上学时的不舍和惆怅,根本无从体会,因为月台对我来说是那么的陌生。

王昊 摄

后来,有一次去乡下出礼,我才第一次亲眼看见了铁轨。那段铁路在宁连高速附近,长长的铁轨铺在水泥枕木上,一眼望不到尽头,我似乎又回到了童年玩“小火车”时的场景,兴奋地站在细长的铁轨上,左右摇摆地往前走,一直来到铁路桥附近,才停下脚步。附近的居民告诉我,这条铁路主要是以货运为主,速度较慢,并不是出行的理想选择。

2005年,淮安火车站建成通车,舅舅特意乘坐火车去了趟南京,游玩是次要的,主要是为了体验下坐火车的感觉,但此行经历并不美好,汽车两个半小时的车程,火车竟然走了四五个小时。舅舅沮丧地说:“原来火车并不是直达的,中途还要绕道盐城。”

2013年,我研究生毕业,借着去无锡面试的机会,第一次从南京乘坐高铁,窗外沿途的景物飞速向后,一个小时的车程让人意犹未尽。因为高铁,南京和无锡仿佛变成了公交线路上的两个车站,转眼直达。

王昊 摄

2014年初,我结婚了,妻子是山东枣庄人,淮安到枣庄间隔三百多公里的路程,让我对淮安通高铁的期盼更加强烈。因为如果乘坐汽车直达枣庄,妻子回趟娘家需要4个多小时,而想要节省时间,则必须坐两个多小时的汽车到徐州,然后换乘高铁,非常麻烦。妻子经常打趣说,“淮安和枣庄相比什么都好,就是不在京沪线上,不通高铁,去哪都不方便。”

妻子的“抱怨”没有持续太久。2019年年底,徐宿淮盐铁路全线通车,2020年12月,连淮扬镇铁路也将全线通车。淮安高铁要么不来,一来便是两条!看着地图上徐宿淮盐和连淮扬镇两条高铁交汇在淮安,我仿佛看到了家乡腾飞的翅膀。

王昊 摄

不久前,去朋友家做客,我特意买了一个名叫“铁道工”的沙盘玩具送给小朋友,新一代的“小火车”比我小时候玩过的要快上不少,“嘟嘟”的汽笛声,逗得朋友家的宝宝乐个不停。或许,我们都应该感到快乐,因为淮安高铁时代正向我们加速驶来!(作者:淮安日报社 王舒)

标签:
责编:吴艺梦 崔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