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网.jpg
庆幸后半生赶上了高铁时代(曾庆芬)
2020-10-15 17:10:00  
1
听新闻

毕业前几年,工作不顺利,母亲让我回老家十八线城市,别在南京耗着了。我说南京这边太好了,去苏南几个城市,高铁只要一个多小时,去杭州最快也只要两个多小时……
 

“就是高铁一分钟就到了,跟你有啥关系?”母亲粗暴地打断,觉得我简直不可理喻。
 

怎么没关系?我享受过全天车次密布,一两个小时到达另一个城市的方便高铁了,哪里还肯忍受一天只有一两班、半夜出发或者到达、为错车在荒地里停几个小时的老火车?
 

慢还是其次,车厢里才是真要命。经年累月,泡面味、汗臭味、臭袜子味和陈旧座椅味浓稠粘滞地交织在一起,上车后就一直想屏住呼吸。每次坐完十几小时的老火车,浑身都是“老火车味儿”,洗脸的时候,脸上都有黑泥!
 

若是旅途再遇上素质低下的,自顾自脱了鞋,裹着汗巴巴臭袜子的脚伸将过来,时不时用大脚趾摩挲着二脚趾,令人窒息的味道升腾、弥漫、侵蚀,焦黄的手指点燃一支劣质烟……人生瞬间晦暗下来,只剩下烦和恨。最惨的是春运,长达十几个小时的过道站立已是乏累至极,还要躲闪腾挪,为源源不断的餐车和上厕所的人让路,一不留神“站位”都没有了,活生生无立锥之地。
 

第一次坐高铁,简直爱“死”车上的烟雾报警器了。单向座位,再也不用担心“对面伸脚党”。当旅途不再是一场屏住呼吸、神经紧绷的磨折,我终于开始学会欣赏沿路的风景:漠漠水田上的白鹭、粼粼湖面上的红霞、绵延起伏的青山片片、农家屋后的桃花朵朵。
 

我很庆幸拒绝了母亲的建议,“赖”在南京。每次出差坐高铁,这种庆幸都会加强一点。我在苏州、镇江挂过职,周末高铁往返南京。因为路程近,车次多,周末吃完晚饭不疾不徐地去南京站或者南京南站。夏天天黑晚,到了挂职地,也才华灯初上。
 

有一次早上去镇江。坐下吃自带的面包,半个面包还没吃完,高铁已经开始广播:“前方即将到达镇江站,请要下车的旅客做好准备。”我不禁想起汪曾祺多次提到的,在云南坐火车,看见车窗外有一丛鸡枞,跳下车捡完鸡枞,还赶得及跳上火车。以前何其慢,今天何其快。真庆幸自己后半生赶上了高铁时代。
 

我对高铁有所偏爱,即使跨省出长差,也选择高铁而不是飞机。很多同事表示不能理解,我主要怕后者晚点,这种常态化的不确定因素容易让人感到悲观和焦虑,每每自行脑补被困在机场不能动弹的可怜样儿后,果断选高铁,哪怕中间转车也毫不犹豫。
 

一次从延安到江西,在西安转车。两车之间只间隔20多分钟,本来担心换乘仓促,前一班车晚点就糟了,结果准点到达,时间还有富余。
 

有了这次换乘经验,我从南京去广州出差还是选择了高铁换乘。正巧返程那天多省突发严重雾霾,订了机票的同志们欲哭无泪,我施施然踏上了返程。同事们一改无法理解的态度,夸我有先见之明。
 

如今高铁已经成为我生活的一部分,出行优选高铁也成为身边越来越多人的共识。每次拖着拉杆箱,从月台上平滑地进出高铁,都在感慨,还好自己后半生赶上了高铁时代。不然老式火车那么高的几层台阶,我这小个子还真是吃力呢! 

标签:
责编:吴艺梦 崔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