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网.jpg
宝应圆了“高铁梦”(范敬贵)
2020-10-15 16:48:00  
1
听新闻

宝应人做梦都想通铁路。
 

我的记忆中,在宝应没有高速公路的时候,到扬州要三四个小时,从宝应到镇江可以坐轮船,凌晨六七点开船,傍晚四五点钟才能到,闷在船舱内十个小时。船舱里两边有木条凳供人坐,人多了就坐在中间舱底的板上。船行到长江,船工就下舱喊话:“轮船过江啦,小孩子不要乱走动啦!”船身晃动不安全,给人一种恐怖的感觉。假如遇到大风大雨,船要停开。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我到上海出差,每次都是先坐汽车到六圩码头,再买过江轮船票到镇江,大概要五六个小时。过了轮渡,拼命赶车去火车站,买到火车票上车,一般三四个小时可以到上海,有时遇上火车晩点,就不好说了。
 

随着改革开放,经济发展,宝应有了京沪高速公路,宝应人自己开车去扬州,也就一个多小时。有了润扬大桥,汽车可以一直开到镇江。有了江阴大桥,去上海四个小时就可以到达,但宝应人还是总想着能坐上火车出行,感受火车那种呼啸而过的感觉。
 

有一年,我去南宁,从南京换乘火车,车厢里的人熙熙攘攘、摩肩接踵,三个人的座位挤了四五个人,过道也没留下一丝空隙,我扶着椅背勉强站着,困到撑不住时就折几张报纸铺到硬座下,弓腰缩到座位下“打瞌睡”。但就这点拥挤中抢占的空隙也是不安稳的,列车售货员不时推着售货车来回走着,吆喝着:“花生、瓜子、啤酒、饮料、八宝粥……”
 

车窗外的风光不断往后退,新的景色不断地闯入眼帘。看久了窗外流逝的风景,坐火车的新鲜感渐渐淡了下去。列车载满人世的忧扰,缓缓行驶着。火车驶入站台,下车的乘客簇拥着挤出车门,上车的旅客又蜂拥而上,刚腾出的一点空隙又被塞满。虽然当时我坐的是“绿皮车”,但也算坐上火车了,我心想,哪天能在我们宝应坐上火车就好了。
 

2018年,我去湖南常德参加会议,早上坐长途汽车到南京,再从南京乘坐高铁前往,这是我第一次乘坐高铁,坐在车上,感受着高铁的行驶速度,宽敞优美的车内环境,不再是之前那种拥挤不堪的“绿皮车”了。
 

这两年,高铁竟然修到了宝应,就在京沪高速公路的旁边。
 

 

前段时间,我走进宝应高铁站建设现场。宝应是连淮扬镇铁路进入扬州的第一站。高铁站房设计立足于宝应“水秀江淮,荷香天下”的地域文化特征,整体造型犹如一朵漂浮于水面之上的莲花,以优雅柔美、灵秀隽永的形态展现了宝应“江淮文化名城,八宝汇聚之地”的独特魅力。从空中俯瞰,连淮扬镇铁路、京沪高速、国道233三条“轨道”并行,气势恢宏。
 

宝应高铁站是连淮扬镇铁路的一个中间站,向南可连接沪宁城际到达南京、上海、苏锡常,向北可接京沪高铁、徐盐高铁到达北京、青岛。二十几分钟可以到达扬州,一个小时可以到达南京,两个多小时到达上海,四个多小时可以到达北京。
 

连淮扬镇铁路宝应站的建成,进一步完善了宝应县综合交通运输体系,为宝应人民通过高铁出行提供“零距离”的换乘条件,对促进宝应县经济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标签:
责编:吴艺梦 崔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