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图片_20201215112340.jpg
江苏扶贫实录·亲历篇 | 一份难忘的“困难报告”
2020-10-21 15:00:00  来源:中国江苏网  作者:张洪文  
1
听新闻

身处伟大的时代,奔跑的脚步不停。2017年9月,我根据组织安排,结对帮扶本镇一户低收入农户老顾家,走上了扶贫之路,至今点点滴滴的扶贫小事历历在目。

那天,秋高气爽,金色的稻浪涌向天边。我和单位另外两名同志(他们也在这个村结对帮扶低收入农户)一起下村开展结对帮扶走访,我们先找村干部了解情况,告知我帮扶的老顾家在几组,什么位置以及该户的大体情况。在村干部的带领下,第一次走进贫困户家中。

老顾的家在老公路的边上,房屋是几年前买的一上三层的复式住房,单从住房看,该户应该不算贫困户,房子不是我想象中东倒西歪的样子。这是我的第一印象。但通过与老顾接触下来,了解了他家的具体情况,我的心里还是酸酸的。

老顾68岁,小学文化,家属生重病,儿子外出打工,常年不回家,近年来甚至没有了音讯,媳妇两年前离家出走,留下一个15岁的孙女在一所学校读初中。他还有两个女儿,一个远嫁山东,一个因智力有点问题嫁给了本地一位年纪大10多岁的光棍。

听老顾说,2014年5月,他家几户邻居要改善居住条件,找了一位建筑工头准备联建新房。老顾家房屋也破旧不堪,邻居找到了老顾,希望他家房屋也一起改造,联建可以省点钱。可老顾一听愁眉不展:盖新房不但是拆旧房,还要拿出几万元给人家,他没有钱。后来在村里的协调下,只拿了一万多元还是在山东的大女儿支持下才勉强凑给了建筑工头。现在家庭收入全靠老顾一个人在本地建筑工地打短工维持。了解到这些情况,我感到自己肩上的担子有点沉重。

临别时,我从衣兜里掏出了几百元钱给老顾,这是我事先预备好的。他说什么也不肯收。他说:“我听说了,这钱是你们干部自己的,不是上面的扶贫资金,我不能要。你们干部也有家庭要生活,靠工资也不宽裕”。多好的老乡啊,我拉着老顾的手感到暖暖的。同时也暗暗发誓,要通过自己力所能及的努力帮助老顾家摆脱贫困。

我“瞒着”老顾,对他说:“那这样,我在单位也是个‘头’,过几天你打份‘困难报告’给我,我帮你解决几百块钱,先救救急”。老顾连说感谢。

回到单位,我心里久久不能平静。

老顾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年近7旬还到建筑工地打短工,维持家庭生活。我给他几百块钱,他还不要,而且还体谅我们当“干部”的不易,他的质朴、憨厚、诚实是难能可贵的。

怎么样才能既帮助老顾解决一些实际困难,又让他觉得是“上面”的关怀和温暖?我要找到一个所谓“合情合理”的方案。

其实,我在单位也只是一个普通的工作人员,决不是我自己“吹嘘”的什么“头”,家中的经济条件也不宽裕。但我不为我的“吹牛”后悔。只要能帮助贫困户解决一点实际困难就心满意足了。

我私下找到本部门一位同事,请她帮忙。

我先给同事几百元,请她帮我“圆场”,等老顾来时我就在他的“困难报告”上签批多少多少钱,让他找“会计”取。

同事起先也不肯,认为我有点“打肿脸充胖子”或者不需要这样“煞费苦心”。但我告诉她,不这样,这户的帮扶“戏”我没法再进行下去,我的扶贫“任务”也难以完成,同事终于同意了。

过了两天,老顾终于来了,他带来了“困难报告”,我拿过来大笔一挥:同意解决该户500元。后让老顾找“会计”取钱。那天,老顾领到钱千感谢万感谢地回家了。

老顾家北侧隔一条小路就是一条小沟,在沟边搭着一个养鸡的棚子,里边养着10多只母鸡,母鸡下的蛋可以到集市上卖,补贴家用。我撮合他再多养点鸡,反正一只是养10只是养,20只也是养,规模稍微大点,经济效益也能多点。我还“撒谎”告诉他,说我有个亲戚是孵化小鸡的,我可以帮他去“要”点小鸡给他养,不要钱。老顾答应了。我就去农贸市场买了20只小鸡送给了老顾家。

送小鸡的那天,我一路哼着我喜爱的小曲。

2018年3月,我得知老顾的老伴又一次住院,立即找到她住院的地方,了解情况,询问医药费报销事宜。并把她的情况反映给镇医疗保险所,经镇医疗保险所核实,减免了约2000多元的费用。回来后,我又根据老顾老伴的情况向镇民政部门咨询,能否给予再报销或补贴部分。经过我的努力,民政部门给予适当补助。当年底,我又同村里联系,把他家作为村里的特殊困难户,进行了慰问。让老顾全家再次感受到了政府的关怀和温暖。

习总书记说,脱贫攻坚一定要扭住精准,做到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精准到户、精准到人,找对“穷根”,明确靶向。2019年春节刚过,我就来到老顾家,与他一起仔细算过去一年的家庭收入账,承包地收入多少,打工收入多少,涉农补贴多少,各级慰问多少,其它来源多少等。经过测算他家已成功脱贫。

但我深知,老顾家虽然眼前算账已脱贫,但基础条件仍然很脆弱,如果不扶上马、送一程,让他家在致富的路上再往前走一大步,有可能重新返贫。

我就同村里主要负责人取得联系,一同帮助老顾家制定脱贫致富的新路子。针对老顾家无技术、无资金、无项目的实际,村里给他老伴安排了一份环卫清洁工的工作,在村里的主干道两旁捡拾“白色垃圾”,一个月能有几百元的补贴“工资”,一年就有近万元的收入。加上农闲时老顾在本地打短工,一天挣到80元,按照半年计算,也有近15万元的收入,这样他家的收入基本上就算固定了。得到这个消息的老顾非常高兴,见人就夸“共产党好”。

之后,逢年过节我又到老顾家去过几次,每次他夫妻二人都很客气,不停地让座、倒茶,介绍情况。我也是尽可能的给予他家生活上的帮助。

2019年的4月的一天,我下村路过老顾家门前,想顺便进去坐坐,连着叫了几声“老顾”“老顾”,不见人答应。我很诧异地来到他家北侧,在鸡棚旁边找到她的老伴,问“老顾到附近做工了吗”。她老伴唉声叹气道:“唉,两个月前,他跟人家去外省打工去了,现在听说没得工做,正考虑是不是回来”“这一去,非但没挣到钱,还贴了几百元”。得知了事情的原委,我很是自责,我对老顾家关心太少了,他一个70多岁的人怎么能外出打工呢,不仅身体吃不消,家庭也照顾不到呀。

晚上回到家,我和老顾通了电话,了解具体情况,一再劝说他赶快回来,就在附近打打短工。老顾听从了我的建议,第二天回来了。

老顾回来后,我找到他,对他说:“你这么大岁数了,不适合外出打工了”,老顾说:“可不是吗,外头的工地活有点重,自己也吃不消。但在家里打短工有一天没一天的,也靠不长,苦不到什么钱”。老顾的话深深印在了我的脑海里,我考虑着怎么样再帮老顾一把。

过了几天,我在班上遇到了镇工业办的主任,茅塞顿开,赶忙请人家主任帮忙为老顾介绍工作。把我这户的扶贫对象情况告诉他,请他介绍一份到哪家企业“看大门”的工作。我也反复表态说,老顾为人老实,个人素质很高,工作肯定会认认真真。如果有什么问题,我可以担保。

听了我的保证,人家主任才答应帮忙介绍。

没几天,终于有一家企业答应试用,每个月2000元报酬。那天下午,我特地抽出时间陪老顾去上班。待他安顿下来后,我一再叮嘱他,单位上班不同于打临工,一切要以单位为家,遵守单位各项纪律制度,服从单位的工作安排等。老顾连连点头。其后,我又先后三次去老顾上班的企业,看望他。并到企业了解他的工作情况。企业的负责人对老顾的工作颇为满意,认为老顾工作积极,遵守制度较好,平时还能热心帮助厂里的职工看看东西,修修电动车等,我放心了。

2020年元旦前的一天,老顾来找我,说无论如何要请我晚上到他家吃饭,我问他有什么事他不肯说,只说到晚上就知道了,我不好回绝他的心意。晚上到了他家,他夫妻二人热情的招呼着。当我坐定才发现老顾家的客厅桌上放着一本荣誉证书,我很好奇就打开了,看到老顾被企业评为年度优秀职工,我立即表示祝贺,忙从口袋里拿出两百元钱,让他下班的时候买酒喝。老顾说什么也不肯收,他说已经承了我很大的“人情”,感谢我这几年帮了他家忙,不但让他家摆脱了贫困,而且还帮助他介绍工作,让他有了稳定的工作。他说一定好好工作,把家庭搞好,不给政府添负担。

年前,听说老顾的孙女在学校里得了“三好生”的奖状,我倍感欣慰。

衷心祝福老顾一家同全国人民一起,迈进全面小康社会。

幸福今朝,感恩祖国!

(作者:张洪文 江苏省阜宁县益林镇政府) 

标签:困难;顾家;困难报告
责编:吕霞 崔欣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