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图片_20201215112340.jpg
江苏扶贫实录·亲历篇 | 和气与志气
2020-10-21 14:00:00  来源:中国江苏网  作者:姚江婴  
1
听新闻

2016年2月,我刚到东坎镇报到,就听闻了响坎的“大名”。125平方公里的村子,1103户近5000人,由原来三个村共20个小组合并而成,民情复杂。过去村干部对恃强凌弱的事情不敢管,还有的吃拿卡要、优亲厚友,都造成了群众对干部不看重。村子邻近县城,极少数“尖头社员”动辄上访,又弄得村干部都不愿做事担责任。镇里每有考核评比,其他村的村干部们会说:不碍事噢,有响坎呢!如此13年了,响坎村就选不出一个自己的村长。村书记呢,一直都是外派的。现任村书记也是3个月前镇里紧急任命的。

记得第一次作为“第一书记”到村里,走在坑洼的土路上,张书记就整出挺悲壮的神情对我侃侃而谈:“村里工作现在信访维稳肯定是第一位的。但我认为也不能无原则做好人,一味哄着惯着就把整个风气都搞坏了!对那些蛮不讲理损公肥私的人,村里绝不能认怂!其次要把村里日常运转,主要是把环境保洁搞起来,要让群众至少能把垃圾倒进垃圾池……”凭直觉,我同意他所说的当务之急,却也心生隐忧:这要牵扯多大精力啊?我的主要任务精准脱贫可是有年集体收入18万的硬性考核指标的……我不禁脱口而出:“能不能先给我一份全村低收入农户的资料?”“没问题!不过现在有一个小纠纷,我们得过去看下。”

结果却是看了一连串的“小纠纷”直到天黑:偷倒垃圾到沟塘的、要求赔偿天价芦苇青苗费的、因界址矛盾砸了人家猪圈的……且一连几天都没给我要的资料,却也不忍心开口怪他们了。所谓“上面千条线,下面一根针”,环境整治、秸秆双禁、新农合、土地确权、低收入农户核查……真如新提上来的年轻小会计单冬冬嘟囔着说的:哪一次不是时间特别紧任务特别重?一个月下来,我算是体会到了乡村工作直面群众、加班加点、见缝插针的紧张机动和辛苦委屈了。

村“两委”的换届选举在任何一个村子都是一桩大事。2016恰逢换届选举年。早在驻村前,工作队队长苏建就叮嘱队员们务必保持客观公正的态度。所以我也考虑过万一搭班子的张书记他们落选了,如何应对。但在9月28日村党总支换届选举、12月23日村委会换届选举前的两个夜晚,我还是失眠了。太多和他们一起并肩作战的情景在脑海里拥挤。

记得6月23日晚在村部,我们请来村里的“诸葛亮”单丙成等群众一起协商民主评议低收入农户的事。期间大家拍桌子瞪眼红脖子,哪管窗外风狂雨暴。待我10点多举着翻折的伞、趟着漫过膝盖的积水回到住处时,方觉得有些异样。第二天才知道近邻阜宁遭遇了特大龙卷风灾害。

还记得一天晚9点多了,因担心两家旷日持久的复杂界址矛盾激化,我和张书记、冯主任商量还得上门看看,正撞上一家找了膀阔腰圆的庄外人到另一家刘姓老夫妻门上“搞事情”。本已疲惫不堪的我们气愤地呵斥来人,并暗拍照片留证。第二天刘大爷到派出所报警时动情地说:得亏当晚村里书记主任们来,保护了我们老俩口!否则命都没有了!好气又好笑的是没几天大爷又上镇里信访登记告我们“慢作为”。

还有9月9日的那个下午。我们先是执行帮扶工作队给村里困难人家送月饼的任务,临时接到镇领导电话,要求必须当天处置好中山河疏浚工程钉子户问题,于是立刻赶赴河畔。只见两位六七十岁的大爷老奶正在阻扰施工,扬言自个有脑梗的大爷躺在挖机抓斗前,老奶手拿亮晃晃的镰刀坐在履带上。原来他们在河畔集体土堆上种了一小片玉米,按政策顶多补偿他们100元,却咬定要1万!三个村干部推开我说:“你一个女同志,躲远点!否则我们还得保护第一书记。”随后就上去又哄又劝地把挥舞着镰刀的老奶围住。不知是谁从老奶手上抢过镰刀,高举过头,我赶紧上前接过撒腿就跑,浑然不觉玉米叶擦过脸庞,只想着把锋利的镰刀弄远点。后来挖机把玉米杆都推掉了,眼看大势已去,大爷提出可以降价!双方也都累了,或蹲或倒在河堤边,还怪亲热地散烟、拍肩打背。我记挂着还有七八家月饼没送到,催着要走。那位虽被夺了镰刀,却也在张书记和冯主任的小臂上留下了深深的血色牙印的老奶竟热情地跟在我们身后招呼:“一定要来家喝酒啊,你们4个干部,一个也不能少!”

好在9月28日村党总支换届选举,12月23日村委会换届选举,张书记和冯主任都以高票当选。13年了,响坎村头一次和气地选出了当家人!结果出来时,我们几个村干部相互望望,激动不已。

经过2016整整一年的修路、改水(原来浑涩的水改成了县自来水厂清亮的水)、修沟涵、建垃圾池、购置扶贫农机、拆危桥等,响坎村群众对干部的怨气如团雾一个个消散了。更由于村“两委”紧紧团结老党员、乡贤和大多数善良群众,始终想法子树正气、促和气、扶志气,用一个个实例告诉群众:在村里从没吃过亏的狠人这回栽了、总想歪门邪道敲集体竹杠的现在没门了、老实巴交苦钱的人得到村里帮助了……许多懦弱的群众的嗓门都响了起来。更有些硬气汉子(有些是退伍老兵),过去有困难自个咬牙死扛,现在也会托了人来问政策,若我们虚心请教村里的难事,还会缓缓道出一番真知灼见,甚至直指我们工作中的粗糙和不足。望着他们眉目间的清刚之气,我不禁想,这样的人都是我们村的宝贝啊!还有村里第一个搞大棚种植黄金西瓜的小毛,不就可以树为“创业致富带头人”吗?再有那些不打不相识的鲁莽汉子、泼辣嫂子,那么多放下过往向前看的乡亲们……家和万事兴,他们身上洋溢的和气和志气,不就是我们村能够真实脱贫致富的内生动力所在吗?

2017年4月的一天,在明媚的春光里,乡亲们笑着向我们几个村干部打招呼。其中没急事的慢慢向我们靠拢,最后大家围成一个圆圈。其中一位能说会道的大声讲:“我们响坎这儿的人复杂哩。感谢你们,让我们看到了“鲜福象”(起色和希望的意思)。现在有事找你们干部,能帮我们解决,能把我们群众靠了!几十年了,村里没这么大变化过。要是再能搞几个大项目,像土地平整、光伏……我们全把面子全支持!”听着这样暖心的话,远眺阳光下绵延的麦田和林地,真感觉我们响坎村好像一块大璞玉,一点点挣脱了混沌的包浆,终于从内里绽放出神秘灵动、充满希望的绿光!

(作者:姚江婴 中共江苏省委党史工办2016-2017年度省委驻滨海县帮扶工作队员,东坎镇响坎村第一书记) 

标签:书记;村干部;大爷
责编:吕霞 崔欣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