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就是不要忘记我们是共产党人,我们是革命者,不要丧失了革命精神。”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之际,为缅怀先辈们可歌可泣、革命无畏的英雄事迹,“学习强国”江苏学习平台编辑部策划推出“红色宣讲映初心”系列微视频,来自全省各地的优秀讲解员在镜头前激情讲述动人的红色故事,重温那一段感人至深的峥嵘岁月,弘扬革命精神,传承红色基因。

9.jpg

第9集:为烈士留下英名的人

主讲人:李佳怿

单位:淮海战役纪念馆

“说起来,现在的人可能不大相信,烈士们身上除了吃剩的包子,还有些旱烟袋、烟叶子以外,什么都没有。我们用一丈二尺的白布把他们包起来,抬到墓穴里,我们一起向烈士三鞠躬,因为这时他的部队和亲人都不在,只有我们向他作最后告别。”这是陈惠彤回忆淮海战役时说的话。淮海战役中,他是华野2纵6师政工队员,在民运队肩负着一项特殊的任务,登记烈士姓名,掩埋烈士遗体。

1949年1月初,华野2纵集中优势兵力,准备向王庄发起猛攻。陈惠彤知道这将是一场恶战,他早早地和队员们挖了一个又一个墓穴。风雪中,他们的身影显得如此渺小,雪花拍打在单薄的衣衫上,每个人都冻的瑟瑟发抖。可大家明白,炮火响起时,不知道又有多少人会牺牲,而陈惠彤他们能做的,就是让那些牺牲的战士在最后可以有个家!

1月7日深夜,战场上的火光似乎将黑夜变成了白昼。后半夜,陈惠彤看到有人抬着担架走来,便赶紧提着灯迎上去,昏暗的灯光下,他看到战士胸前中了很多子弹,僵硬的右手依然保持着扣动扳机的动作,衣服里的证件上写着16团2连副班长徐培智,1928年出生,山东诸城人。他赶忙记下了这些仅有的信息,然后和队员们小心翼翼地用白布把徐培智包起来,抬到墓穴里。

此时,又一个担架抬到了陈惠彤面前,而这位牺牲的战士身上穿的不是我军的衣服。陈惠彤仔细打量着,衣服不对,鞋子也不对,可帽子是我们的,口袋里的肉包子也是的,连队进攻前吃的就是肉包子。陈惠彤翻遍了这位战士的衣服,找到了一张沾着血渍的纸条,上面写着:李,广东人。送来的队员说,这位同志是新解放战士,他的广东口音大家都听不懂,文书让他自己写名字,他只写了个李字,战斗就打响了。没有人知道这位战士的名字叫什么,陈惠彤只好写下三个字“李广东”。

战斗愈发激烈,更多牺牲的战士被抬了过来,陈惠彤不停地登记着烈士的信息,当他看到有许许多多的烈士无法证明身份时,他的手在颤抖着,他多么希望炮火声可以停止,再也不用把战友的名字写在冷冰冰的纸上。

王庄战斗结束了,牺牲的战士无数,可留下名字的只有69人。陈惠彤跟随部队南下,什么都没有带走,只带走了他记下的烈士名册。70年过去了,陈惠彤来到了淮海战役烈士纪念塔的英名墙前,他抚摸着记忆中战友的名字泪流满面的说:“他们是我的战友,他们活着的时候,我不认识,他们壮烈牺牲后,是我亲手安葬了他们。写着他们名字的名册我至今还留着,我一直没有忘记他们,党和人民更没有忘记他们。”

青山埋忠骨,天地祭英魂。陈惠彤把他用一生珍藏的烈士英名册留在了淮海战役纪念馆中。我们每个人,都要永志不忘烈士们为之流血牺牲的伟大事迹,用一生守护这不朽的丰碑。

8.jpg

第8集:父亲的背影

主讲人:梁天琪

单位:淮海战役纪念馆

1948年的冬天,山西长子县,6岁的黄东兰和往常一样,和小伙伴们在村口玩耍。就在此时,两匹快马从孩子们身边飞奔而去,向村子里疾驰。眼尖的小伙伴发出了叫喊声:“东兰子,快看,大马在你家前停下啦。”黄东兰扭头一看,远处她家的门前,两匹马停了下来,从马上翻身跃下一位军人,急匆匆的推门进了院子。另一位背着长枪,接过缰绳,在门口等着,两匹马累的喘着粗气,胡乱地啃着枯草。不一会,院子的门再次打开,刚刚进院的军人又急匆匆的翻身上马,两人朝着来时的方向疾驰而去了,黄东兰望着远去的背影,灰色的军装,笔直的腰杆,这个背影越来越小,越来越模糊,直到渐渐的消失在了远方。这个来去匆匆的背影会是谁呢?是爸爸?在黄东兰年幼的记忆里,没有爸爸的模样,只是听奶奶说,爸爸在她3岁时就跟着部队打仗去了。

没过几天,和小伙伴玩耍的黄东兰不小心推倒了一个小男孩,男孩从地上爬起来,指着黄东兰说道:“你这个没爹的孩子,就是野蛮!”黄东兰气愤的说:“谁没有爹?我爹是解放军,我爹是大英雄!”小伙伴们一哄而散,那句“没爹的孩子”一直在黄东兰耳边回响。她哭着跑回家,推门就问奶奶:“奶奶,我爸爸呢?你赶紧让他回来,我不是没有爹的孩子。”奶奶抬起头,黄东兰看到平日里慈祥的奶奶变得如此严肃,布满皱纹的额头下是一双哭红的眼:“孩子,你有爸爸,是位解放军,他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 黄东兰又追问道:“他去哪儿了,为什么不回来看看我?我都6岁了,难道爸爸不要我了吗?”奶奶抚摸着黄东兰的头,眼泪夺眶而出:“傻孩子,爸爸怎么会不要你呢?爸爸最想念的就是东兰子,你忘了?前几天他跟着部队去打仗,路过家门口,骑着大马匆匆地想来看看你,你不在家,他就去追赶队伍了。”黄东兰听到这儿,想起了前几天擦肩而过的伟岸背影。原来那就是爸爸,那个让她朝思暮想的爸爸…

黄东兰的父亲叫黄鹰,是中野九纵二十六旅七十七团的副营长,1948年11月26日,双堆集战场上,黄鹰率部坚守阵地,抗击敌人反冲锋时,壮烈牺牲,年仅28岁。黄鹰烈士牺牲后,他的母亲悲痛欲绝,抚摸着儿子的阵亡通知书,在无数个夜里偷偷的哭泣。然而,在东兰子面前,她没有吐露半点,始终让这个可怜的孩子,觉得爸爸一直都在牵挂着他,总有一天会骑着高头大马再回来看她。

在纪念淮海战役胜利七十周年活动上,78岁高龄的黄东兰再次回忆起父亲黄莺,她的脑海里又浮现出骑着战马疾驰而过的背影,这个背影是父亲留给她唯一的念想。为了新中国,为了人民幸福的生活,无数这样的背影义无反顾走向战场,这些最美的逆行,带给我们今天强盛的祖国、幸福的生活!

7.jpg

第7集:深入虎穴的女市委书记

主讲人:姜晴文

单位:南京市民俗博物馆

1949年4月24日,南京解放的第二天清晨,一位身着旗袍、气质优雅的中年女子坐上一辆美式吉普车前往解放军35军军部。住在周围的邻居这才发现,这个平日不善言词、总是爱搓麻将的“张太太”,竟然与共产党有着神秘的联系。当军政委向第八兵团司令员陈士榘介绍来人时,陈司令紧握着她的手说:“真没想到呀,帮助我大军渡江、解放南京的地下党负责人,原来是一位小女子呀!” 这位陈士榘口中的“小女子”,邻居眼中的“张太太”,就是我们今天红色故事的主角——中共南京市委第一位女书记陈修良。

1946年的南京作为国民党的统治中心,一直处于高度的白色恐怖之中。自1922年中共在南京建立党组织以来,组织已连续八次遭到敌人毁灭性的破坏,南京是一个真正的虎穴之地。但陈修良知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早把生死置之度外的她,从淮安启程前往南京,领导地下组织获取情报、瓦解敌人、策动起义等,长达3年之久。

陈修良一到南京,便以“姑妈”、“张太太”等身份指挥工作,要想在警特林立的南京获得敌人的机密情报,其艰险程度可想而知。一天下午,陈修良照例和市委委员方休见面。刚一见面,方休便悄悄地告诉她:“我妻子的弟弟是国民党军统特务,刚从重庆回到南京,住在我家,我们说话小心点儿。”当得知方休的妻弟是电台机要人员,陈修良敏锐地感到这是一次大好的机会。可是这时方休却提出为方便工作,要搬出去住。陈修良毫不犹豫地否定了他的提议,她要求方休一定要密切留意此人,寻机获取重要情报。几天后,机会果然来了。

方休向陈修良报告妻弟出差了,但留下一个手提包,里面藏有一份秘密文件。陈修良立刻赶到方家要求开包查看。打开一看,发现这份文件正是我党苦苦寻找的国民党军事密码。陈修良压抑着激动的心情,冷静地说:“方休同志,这份文件太重要了,我要立刻让情报部门抄录一份。”方休点头说道:“好,不过同志们只有1天时间,明天他可就要回来了。”陈修良迅速将密码本交给情报部门,经过三位同志的紧张抄录,这份厚重的情报在第二天一早便“完璧归赵”,而密码的抄录本,已随同情报人员登上东去上海的列车。陈修良凭着超人的胆识和细致的工作从虎穴中获得这份重要情报。几个月后,党中央高度评价这份密码对掌握国民党军队调动情况起到了重要作用。

陈修良深入虎穴,演绎了一个又一个惊险而传奇的故事。在“五二〇”运动中,她组织学生走上街头,为正义而呐喊;在斗争关键时期,她策动国民党海、陆、空军的三次倒戈事件,敲响敌人丧钟;在胜利解放之际,她力劝李宗仁释放全国政治犯,保卫革命火种。她以铮铮铁骨、赤子之心战斗在敌人的心脏,机智地领导着黎明前的最后斗争。

陈修良是中国革命史上女地下党员的优秀代表,她对理想的坚定,对革命的忠诚值得我们永远铭记。

1.jpg

第6集:战旗飘扬大阅兵

主讲人:于嘉淼

单位:赣榆抗日山烈士陵园

总有一种场面值得我们回忆,总有一个故事值得我们铭记。

2015年,北京,抗战胜利七十周年阅兵式。

走在第一方阵与狼牙山五壮士战旗并肩而行的,是属于我们家乡的战旗——“青口十八勇士”。

2019年,江苏连云港市赣榆区青口镇。十八勇士纪念馆。

每年的清明节,总有一位老人来到这里,用红漆虔诚地涂描着“十八勇士纪念地”的碑文。

北京、赣榆。两个坐标,两地回忆。都在展示和诉说着一个慷慨悲壮的抗战故事。

一九四一年,山东八路军115师为了打通海上交通线,在我的家乡赣榆发起了“青口战役”,取得了关键的胜利。

在掩护大部队转移的战斗中,6团1连18位勇士,被增援的敌人包围在了青口镇火叉巷。

一场惨烈的血战,在深窄的小巷打响了……

从黎明一直打到傍晚,敌军被歼灭五十多人,我方也牺牲了八名战士,活下来的全部负伤、弹尽粮绝。

为了最后的突围——

身负重伤、不愿意拖累战友的一排长举枪自戕!

双腿炸断、不愿意当俘虏的副班长举枪自戕!

仅存的8名战士砸碎了机枪、插上了刺刀,与敌人展开了殊死的肉搏,直至全部被俘。

为了逼迫他们投降——

凶残的敌人放狼狗撕咬、用铁棍抽打,战士们视死如归。

为了逼迫他们屈服——

烧红的烙铁烫在背上、冒火的煤块塞进嘴里,战士们横眉冷对。

折磨到夜里,鬼子把他们绑在木桩上,准备天亮用火烧死。

深夜,小战士孟兆阁挣脱铁丝,又拼尽力气拧开了三名战友的捆绑,眼看巡逻的鬼子快到了,另外四个来不及解救的战友催促他们:

别管我们、快走、快去找部队!转告他们,老六团的人宁死不投降!

在寻找部队的途中,只有孟兆阁幸存下来,其他三名战士终因伤势过重、力竭而死。

来不及逃脱的四名战士被敌人残忍地泼了汽油点燃,那不屈的火光照亮黎明、那愤怒的呐喊响彻云霄:报国、杀贼,杀贼、报国……

当小战士孟兆阁找到大部队后,十八勇士的英雄事迹很快传遍全国,罗荣桓政委亲自授予六团一连“青口十八勇士连”的荣誉战旗。

在这面荣誉战旗的感召下,赣榆的子弟踊跃参军;在它的鼓舞下,家乡的战士痛击日寇。

抗战胜利后,这面光荣的旗帜离开了革命老区,转战大江南北。

它曾经飘扬在平津战役的最前线——38军担任突击队,攻下了天津城。十八勇士连占领了司令部,活捉了陈长捷。

它曾经飘扬在抗美援朝的松骨峰——消灭美国王牌师、荣获“万岁军”、成为魏巍笔下“最可爱的人”。

后来,这面战旗从卫戍首都的保定军营,昂首走过雄伟壮观的天安门,接受抗战胜利七十周年的大阅兵。

骄傲的战旗、嘹亮的军乐,威武的正步、挺拔的将士。这是赣榆人民的光荣与骄傲,更是中华民族的光荣与骄傲。

天地英雄气,千秋尚凛然!如今,站在这面战旗前,我想用誓言感恩、用理想致敬!

盛世中缅怀、我们是继承遗志的青年先锋;新时代弘扬,我们是中华复兴的追梦人!

现在,我在。

未来,我——来!

5.jpg

第5集:一死以赴为信仰

主讲人:陈文婕

单位:新四军纪念馆

人们总是感叹:时光易逝,年华易老,随着时间的流逝,染白了头发、刻下了皱纹、佝偻了脊梁……而照片中这位充满书卷气的青年,他的生命轨迹永远定格在了1941年的秋天,那年,他38岁。

巫恒通,1903年出生于江苏句容县的一个农民家庭。少年时他就立志教育救国,后以德才兼备闻名苏南教育界。

1937年抗战全面爆发后,身为泰兴县教育局长的巫恒通被民众的抗日热情所感染,决心投笔从戎,抗击日本侵略者。1938年,新四军挺进江南敌后抗日,巫恒通与管文蔚、陈毅相会,畅谈抗战大计,义无反顾地走上了追随共产党抗日救国的道路。

巫恒通重回家乡后,联络亲友,筹集20余人枪,在新四军的帮助下,组建了“句容县东北区民众抗敌自卫团”。1939年夏,巫恒通光荣地加入中国共产党,他不胜感慨地说:“书生从军,要努力学会带兵打仗。我早年梦想教育救国,逐步改良,但国民党腐败无能,倒行逆施,使我完全失望。我混了半辈子,一事无成。如今我找到了共产党,要重新开始生活,弥补过去虚度之年华。”同年11月,巫恒通领导的地方武装编入新四军序列,转战在茅山一带。在那段艰苦斗争的岁月里,巫恒通率领部队与敌人日夜苦战,身先士卒,毫无畏惧,敌人对他恨之入骨。他每念及兄嫂被杀,弟弟牺牲,则义愤填膺,誓死抗战到底。

1941年9月6日,因通信员被捕叛变,时任句容县县长的巫恒通在驻地遭到日伪军袭击。巫恒通率众突围,不幸腰部受伤被捕,被关押在句容宪兵队。敌人欣喜若狂,先是盛情款待,诱其背叛共产党,但巫恒通不为所动;敌人又许诺让他担任“清乡”专员,巫恒通厉声痛斥道:“我今天到此只有一死以赴之,我生得光荣,死得光荣,想让我卖国求荣那是妄想!”敌人又多次授意汉奸劝降,都遭到巫恒通的严词斥责。此后,他拒医绝食,决意以身殉国,用生命捍卫自己的信仰。

就在巫恒通绝食抗争的第五天,黔驴技穷的敌人又把他年幼的儿子当作人质带到囚室劝父进食,孩子见了虚弱不堪的父亲,一下子扑了过去,抚摸着父亲遍体的伤口,嚎啕大哭:“爸爸,爸爸啊……”。巫恒通在生命最后时刻见到幼子,一时百感交集,挣扎着坐了起来,嘱咐儿子:“你要记住伯父、伯母和叔父是怎样死的,记住你爸爸是怎样宁死不屈的。你要继承父辈遗志,长大后献身革命,做一个有志气又有骨气的中国人。”谁也没有想到,这次狱中的见面竟是父亲和儿子的诀别,也是父亲最后一次对孩子的谆谆教诲。

1941年9月14日凌晨,巫恒通在绝食8天后,壮烈殉国。巫恒通牺牲的噩耗传到了句容县城,当地的老百姓自发组织起来,披麻戴孝,在他出殡那天,涌上了句容街头,为他们的好县长,句容人民的好儿子送上最后一程……“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陈毅司令员以文天祥诗句为悼词,高度评价他“死节之惨烈,抗战以来所仅见”。

选择信仰道路艰难,坚守信仰高地更难。无数共产党人抛头颅、洒热血,用生命浇灌理想信念之花。面对死亡的威胁,他们一死以赴为信仰。不论是战争年代,还是和平时期,信仰的故事永远讲不完,永远有生命。

4.jpg

第4集:活成你的样子

主讲人:桑雨昕

单位:徐州市规划馆

江苏邳州,古老的大运河绕城而过,留下了无数千古传奇。运河畔的王杰烈士墓前,经常会看到一位满头华发,眼戴墨镜的老人,向人们讲述王杰的故事。

他是谁?为什么要讲王杰的故事?这,就要从54年前的一场地雷实爆训练说起。

王杰被派到张楼指导民兵训练,7月14日一大早,王杰带着民兵们来到了训练场。经过十来天的理论学习,今天就要进行实爆训练了。王杰熟练的从箱子里拿出炸药包,原本站在他身旁的民兵们下意识的向后退了几步,为了消除大家的紧张情绪,王杰决定自己先行试爆,便抱起两个炸药包独自向河边走去。只听“嘭、嘭”两声闷响,试爆成功了!民兵们提到嗓子眼的心瞬间落了下来,王杰让大家围成一圈,开始进行动作要领示范,周围的人们为了看得清楚,纷纷围拢过来。

突然,埋设炸药包的土层冒出了白烟,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王杰大喊一声“闪开!”便飞身而起,扑向炸药包……随着一声巨响,王杰倒在血泊当中,在场的12名民兵得救了,年仅23岁的王杰却献出了自己的生命

毛泽东主席为这名平凡而又崇高的战士题词:“一不怕苦,二不怕死。”

邳州人民为了纪念这位英雄,将他指导训练的民兵班命名为“王杰民兵班”,第一任班长就是故事开头的那位老人,他叫李彦清,是王杰用生命掩护下来的民兵之一。他始终记得王杰生前的愿望:不仅要学习埋地雷技术,还要自己造雷,把备战工作进行到底。

1973年5月的一天,李彦清带领民兵进行实爆训练,轮到一名女民兵时,地雷埋下去之后很久都没有反应!李彦清凭经验判断,这是一枚哑雷,必须排除!他小心翼翼的靠近,屏住呼吸,轻轻拨开地雷上的土层,突然,他发现一缕青烟正在上冒,紧接着,轰然一声巨响,他失去了知觉,醒来时,已是半个月后。

醒来的李彦清问道:“这是哪?训练完了吗?”守在病床前的女友吴增英赶紧回答:“这是医院,你排雷时负伤了。”李彦清又问:“我怎么看不见你啊!”吴增英强忍眼泪安慰说:“现在是夜里,等天亮了就能看见了。”李彦清下意识的揉了下眼,可是眼眶里却是空荡荡的,李彦清大喊了起来:“我的眼呐?!我的眼呐?!”吴增英哽咽着说:“你的眼球感染了,为了保住你的生命只能摘除。”李彦清埋怨的哭喊着:“没有眼睛,我怎么带民兵训练?怎么去完成王杰的遗愿?!”吴增英拉着他的手动情的说:“彦清,你还有我,以后我就是你的眼睛!我伺候你一辈子!”

李彦清失去了双眼,他不可能再带着民兵参加训练了,但李彦清却找到了完成王杰遗愿的另外一种方式,就是把自己的亲身经历,和对王杰“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精神的理解讲给更多的人听,而他,一坚持,就是46年!

2017年12月13日,习近平总书记来到徐州,王杰生前所在连,强调说:“王杰精神,过去是、现在是、将来永远是我们宝贵精神的财富,我们要学习与践行王杰精神,要让王杰精神绽放新的时代光芒!”

3.jpg

第3集:很高兴认识你,小萝卜头

主讲人:辛姝萱

单位:连云港市革命纪念馆

“妈妈,你看我画的像不像小鸽子?它能不能飞到我们这儿来啊?”

“咱们这儿有高墙,小萝卜头,鸽子是飞不进来的!”

“那就快点把这堵墙打碎吧!”

“孩子,总有一天这个世界上的所有高墙都会被打碎的!”

从我记事起,妈妈每天晚上都会给我讲故事。这天晚上,妈妈给我讲了小萝卜头的故事,在她温柔的声音中,我缓缓地进入了梦乡。梦里我仿佛回到了70年前……

我叫宋振中,因为头大身子小,狱中的叔叔阿姨都叫我小萝卜头。从我记事起,我就住在这里。铁笼外的看守对我们总是很凶很凶,经常把妈妈打的浑身是伤,我问妈妈,你疼吗?妈妈搂着我:“孩子,你在我身边,妈妈一点都不疼”。

这里全是高墙铁网,大家都说,外面可好了,有马路、商店,还有糖块.....我好想尝尝糖的味道。妈妈告诉我说:等将来胜利了,咱们自由了,让我吃好多好多的糖。

到了上学的年纪,叔叔阿姨用绝食为我争取来了宝贵的学习机会。草纸做成作业本,棉花的灰来调制墨水,妈妈还亲手为我缝制了一个小书包。在罗老师那里,我认识了很多的字:爸爸妈妈、小鸟鲜花、田野森林、黄河长江……罗老师说:宋振中,你要热爱生命、善待生命。他神秘地从怀里掏出了一只鸽子,灰扑扑的羽毛上还有一些血迹。罗老师让我好好照顾它。我每天都会用省下来的黄豆去喂它。可是,鸽子养好了,罗老师却不见了。爸爸说,罗老师为了我们的自由而付出了生命。可是,爸爸,一个人的自由难道比生命还重要吗?爸爸坚定地回答:重要!非常重要!

后来黄显声伯伯继续教我读书。我坚持每天上课,不管刮风下雨,从不耽误,成为了狱中一名特殊的自由人。黄伯伯教给我“真理”两个字,他说,真理就是永恒不变的道理。我们要用手中的真理,让成千上万的同胞都拥有自由,过上幸福的好日子。生命、自由、真理,这些词语在我给叔叔阿姨传递的纸条里看到越来越多。我也想要自由,就像小鸽子那样,展翅飞翔,去寻找真理的存在。

1949年9月6日,我9岁了。那个夜晚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看见那么广阔的天空。满天的星星一闪一闪,仿佛照亮了一切。我的梦,也该醒了……

妈妈,我昨晚梦见了小萝卜头,瘦弱的他,在阴暗潮湿的牢房里,一直在对着我笑。他一定不知道我们现在的生活是这样的幸福,一定会很羡慕我,可以系着红领巾,在阳光下成长。妈妈,我真想让他能亲手摸一摸那鲜艳的五星红旗,和我一起把国歌唱的嘹亮!

2.jpg

第2集:守岛

主讲人:房阳

单位:连云港市革命纪念馆

在我的家乡连云港有一座开山岛,岛上有一个夫妻哨。丈夫叫王继才,妻子叫王仕花。今天,我们来讲讲守岛的故事。

83年王仕花嫁到鲁河做了王继才的媳妇。婚后的日子虽不富裕,却也幸福。86年7月的一天,王继才一句“有任务要执行”就把她打发回了娘家。半个月过去了,左等右等不回来,再三追问,婆婆告诉她,王继才去守开山岛了。王仕花心里咯噔一下。开山岛?“石多水土少,渔民不上岛”,那不就是座“水牢”吗!他一个人在岛上,这日子可怎么过啊?王仕花去求武装部,求了48天,武装部才派船把她带上了岛。上岛的那天,王继才像个野人一样,胡子拉碴,又黑又瘦。王仕花心疼得直掉眼泪:“这岛别人都不守,凭啥咱守!走,俺们回家!” 王继才脚底下却像生了根,“你回去吧,照顾好老人孩子!我不能走,开山岛是海防前哨,你也不守,我也不守,谁来守啊?”

王仕花两头为难,上岛了,放不下嗷嗷待哺的女儿。回家去,放不下破衣烂衫的他。眼一闭,心一狠,王仕花辞了小学老师的工作,丢下女儿交给婆婆,就这样上了岛。这一待就是32年,整整11680天。

守岛的日子不易过啊!没有淡水,他们喝雨水;没有电,他们点煤油灯;没有菜,他们自己种:粮食吃光了,他们敲海蛎垫肚子。夏天湿热,他们睡房顶;冬天阴冷,他们躲山洞。老母亲去世,王继才回不了家,没见上最后一面。王仕花十月临盆赶上台风下不了岛,王继才抓着剪刀哆哆嗦嗦给她接生、给孩子剪脐带。海边巡逻,风大浪高,王继才几次被浪卷下海里,又几次死里逃生爬上岛来。可只要两人在一起,这岛上再苦,好歹也算个家呀。

女儿长大了,要出嫁了。王继才答应她一定会牵着手送她出门。可喜日子那天,他还是没来。女儿站在房门口向着岛的方向望了一遍又一遍,化好的妆哭花了一回又一回,亲家催了一次又一次,女儿一步三回头:慢点,再慢点吧,说不定爸爸就在回来的路上。12海里外的开山岛上,王继才拿着女儿的照片,摸了一遍又一遍,烟抽了一支又一支。闺女,别怨你爸,他心里疼你,你是他的命。可他也是个兵,守岛就是他的任务,比他的命还大。为人父母,他们也想守着姐弟仨长大,可他们更要守着开山岛。守岛就是守国,国安才能家宁啊。

岛上的日子,他们早上升国旗、白天去巡逻,晚上写日志。在党和政府的关心下,岛上修起了码头,有了信号站,有了太阳能、还喝上了干净水。日子好了,王继才却走了。

2019年2月18号那天,王仕花第一次一个人出远门,去几千里外的北京替丈夫领奖。主持人说:浪的执着、礁的顽强、民的本分、兵的责任。岛再小也是国土,家未立也要国先安。三十二年驻守,三代人无言付出,两百面红旗收藏了太多风雨。涛拍孤岛岸、风颂赤子心!王继才,你听见了吗?现在开山岛上有了执勤班,和你在的时候一样,每天早上也会升国旗!你听————开山岛执勤班开始点名,王仕花,到!

1.jpg

第1集:半个世纪的等待

主讲人:郭琦

单位:南京雨花台烈士纪念馆

1985年,广东澄海的迎春花悄然绽放。一位步履蹒跚的老妈妈扶着村口的老树,吃力地向着路的尽头眺望。从1932年起,她就一直在这棵树下守着望着,一望就是53年。

老妈妈叫叶雁萍。十七岁时,和丈夫许包野结婚。婚后三年,为了求知救国,许包野前往欧洲求学。在那里,他不仅通晓六国语言,取得了哲学博士学位,还在朱德的介绍下,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成为一名革命斗士。

1931年,许包野回国。离家11年后,他终于再次见到了心爱的妻子。久别重逢,两人分外珍惜。他们一起洗衣做饭,分享国内外趣事。沉闷多年的小家,又有了笑声。

可是,在家仅仅停留了十天,许包野就接到任务,又要离开。

分别的那天,妻子红着双眼,送了丈夫一程又一程。许包野心中万般不舍,他指着村口的大树说:“雁萍,等这棵树再开花的时候,我就回来,带着你和乡亲们过好日子。”

离家后,许包野始终战斗在最危险的地方。他先在厦门担任市委书记,后又临危受命,担任江苏省委书记。他在白色恐怖中积极壮大党团力量,在朝不保夕中坚持开展地下斗争,令敌人闻风丧胆、恨之入骨。1935年,因叛徒出卖,许包野不幸被捕。

狱中,他受尽折磨。竹针扎进手指,利刃割掉耳朵,双腿被老虎凳压得彻底变形,白衬衣被鲜血和冷汗浸成了血衣。但他始终钢牙紧咬,拒不屈服。

硬的不行,敌人又假惺惺地劝他为家人考虑。许包野想起还在盼他回家的妻子,心像被揉碎了一样疼,可脸上却露出刚毅的神情,“雁萍怕是等不到我了,但她一定能等来新中国,过上好日子!”

春去春又来,花谢花又开。每天早晨,叶雁萍都要去村口的树下,遥望丈夫归家的方向……

国共合作了,包野没回来;抗战胜利了,包野没回来;全国解放了,还是没盼来包野的身影。多少个孤寂的夜晚,叶雁萍悉心打开手帕,轻轻地抚摸着丈夫的照片:“包野,你在哪儿啊?”

1982年,叶雁萍重病不起,她怕再也见不到丈夫了,于是向党史部门求助。经过多年努力,一位饱经风霜的共产党人,从尘封的档案中走了出来。原来,早在被捕的当年,许包野就在监狱里被敌人活活打死,年仅35岁。

53年,19358个日日夜夜,等来的却是丈夫早已牺牲的消息。她再次取出一直珍藏着的照片,久久凝视着照片中丈夫年轻的面庞,忍不住泪流满面:“包野,你瞧!我们都过上好日子了!”

几个月后,叶雁萍走了。临终前,她留下遗愿:把我埋在村口的树下,包野认得那棵树。

1987年,许包野被追认为革命烈士。

今天,这张泛黄的烈士证静静地陈列在雨花台烈士纪念馆,它述说着那段跨越了半个世纪的相思与守候,更承载着一代共产党人的奉献和追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