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网.jpg
父爱如山!盐城父亲捐髓割肝救子 此举为国内首例
2019-04-23 12:57:00  来源:盐城晚报  
1
听新闻

  对于家住亭湖区大洋村八组18岁的男孩陈煜来说,他更加理解“父爱如山”这个词的内涵。4年来,陈煜的父亲先后把骨髓和大半个肝脏移植给了儿子,虽然命运多舛,但陈煜的父亲一直陪同着他与疾病斗争。昨天,记者联系上微信名为“永不放弃”的这位伟大父亲陈寿江。

  患白血病 父亲两次捐骨髓给儿子

  陈寿江告诉记者,他们一家三口人现租住在北京的一间出租房里,45岁的他当过兵,退伍后一直在社区做专职司机。虽然收入微薄,爱人也下岗多年,但一家人日子过得很幸福。

  原本平静的生活在2015年2月被打破,当时14岁的儿子陈煜在上海长海医院被确诊为急性B细胞淋巴细胞性白血病(IKZF1基因突变型)。“当时我就感觉天塌了。”陈寿江说家族里从来没有人得过白血病,以前和妻子刘加娥只在电视里看到过。当时亲戚朋友说什么的都有,有的人觉得得了这个病救活的机会渺茫,劝他们干脆放弃,但陈寿江和刘加娥夫妻俩只有一个信念,“不管怎么也得治”。

  2015年2月到4月,陈煜确诊白血病后到苏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做了两程化疗,在就医过程中,陈寿江听病友说北大人民医院在治疗白血病尤其是骨髓移植方面国内领先,于是他带着儿子来到北京,在经过又一个疗程的化疗后,当年6月,陈寿江接受手术将造血干细胞骨髓移植给了儿子。

  第一次移植手术后,陈煜刚开始恢复得不错,陈寿江感到自己的付出是值得的。然而半年后骨穿结果显示,陈煜病情复发,为了救治儿子生命,陈寿江又一次给儿子捐献了干细胞,进行了二次回输。

  肝脏异常 父亲再次割右半肝救子

  在祈求儿子病情能够好转的回输第94天,厄运再次降到陈煜的身上,他突然出现肠排、皮排、眼排、肝排、肺排等多种排异,医生说在北大人民医院的移植历史上实属罕见。

  2016年11月,陈煜出现肝功能异常,总胆红素最高达到了900umol/L以上,从那开始到2018年底,陈煜接受多达40次的血浆置换。2018年4月,陈煜被确诊为“肝总管局限性狭窄”,在首都医科大学佑安医院进行ERCP+胆管扩张+胆管支架植入术。同一天的肝穿刺活检报告显示,陈煜胆管消失综合征、肝内重度胆汁淤积,首先考虑为“移植物抗宿主病”,这种病是移植后造成死亡的重要原因。

  陈寿江此时又做出一个决定,他打算把自己的肝脏移植给儿子。2018年12月,他带着命运多舛的儿子来到北京友谊医院肝移植中心,“我当时对医生提的要求很简单,就是只要能维持我基本的生存所需,尽可能地多切一些肝脏给我的儿子。”2019年2月14日,从陈寿江身体里劈离的重达650克的整块右半肝经过修整后,移植到了陈煜的腹腔内。

  “捐肝这件事,其实只有我和孩子的妈妈同意,其他所有人都是持反对意见,包括我自己的父母。但是只要医生没有否定这种治疗的价值,我就不会放弃。”深沉的父爱与责任感让陈寿江完成了这样一个壮举,先后将自己的骨髓和肝脏移植给同一个人,这在世界器官移植领域仅有十余例,在国内则是第一例。

  绝不放弃 为救子已卖房欠债百万

  因为每周都需要去医院,陈寿江一家现在依然租住在北京,而且为了保证居住环境卫生,他们不得不花6100元一个月的房租租下一整套房。每周去一趟医院做复查和开药平均要花费1500元左右。这些花费给收入微薄的夫妻俩无疑造成了巨大的压力。

  4年时间为儿子治病,陈寿江一家总共花费的医药费超过350万元,除去医保报销的100多万元和卖掉老家房子的30万,这个家庭还背负着从亲戚朋友那儿借来的100多万元的沉重债务。“只要儿子能活着,我所有的付出都不曾后悔。”陈寿江说儿子病好了,想去学计算机。

  割肝救子后的陈寿江,身体也是非常虚弱,在手机通话中不久就有点气喘,他说在肝移植手术后,儿子几次将他妈妈做的好营养餐送到他床前,看到儿子那么懂事,陈寿江这位刚强的汉子几度流下眼泪。“等儿子身体指标稳定了以后才能回老家,来北京这么久,一家人从来没有去过景区,打算离开之前去趟长城,希望儿子到时能有力气自己爬上长城。”陈寿江告诉记者。

  在亭湖区大洋村八组,记者遇见村民陈寿海,他说与陈寿江是堂兄弟,他对于陈寿江为了救儿子4年来花去300多万,还移植骨髓、肝脏的事表示敬佩。他告诉记者,几年前陈寿江将唯一的一所住房卖掉了,村民知道情况后,还组织捐了款。

  据了解,陈寿江父子的后期疗养还需要大量资金,为了帮助这个家庭,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919大病救助工程与陈寿江取得联系,在民政部制定的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水滴公益”发起募捐,如果有读者想捐款的,可扫描文章下面的二维码了解详情。

  记者 郭敬雷

标签:
责编:韩震霞 崔欣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