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0x50(1).jpg
ad50.jpg
里下河湖泊面积缩减调蓄功能趋弱 暴雨后盐城频现水涝
2018-07-11 09:35:00  来源:中国江苏网  
1
听新闻

  中国江苏网讯 入汛以来,暴雨来势凶猛,盐城市区部分小区、道路出现短时积水,各地内河水位不断上涨,一度突破警戒水位。经过十多天全力排水除涝,全市“四大港”等沿海涵闸总排水量达7.223亿立方米。尽管如此,仍有部分地区田块受淹。

  频现水涝的背后,有何深层次问题?记者就此进行了调查。

  》》》聚焦

  降雨量超过排水量,低洼地遭遇倒灌

  7月7日17时45分,滨海现代农业产业园。

  48小时排涝将田间积水经沟河排入黄海,1.7米的警戒水位重新降至正常水位1.1米。市大套第一抽水站管理所所长刘海龙冒雨察看后,长长舒了口气,但神经依然紧绷。

  市气象部门测定,从7月4日20时至6日16时,我市除大丰区外,其余县(市、区)累计雨量达大到暴雨,局部大暴雨。其中滨海降雨量最大,为171.4毫米。

  受此影响,我市中北部河道水位迅速上涨,部分骨干河道超警戒水位,而这才是第一轮强降水。所以,刘海龙一回所里,要求所有机电动力继续排涝,不得间断。

  市区的“暴雨警报”同样没解除。市政设施管理处派出11支抢险队,日夜值守在世纪大道新长铁路下穿段、青年路新长铁路下穿段等易积水涵洞地段。

  此前,印汽新村、盐南社区等地势较低的小区路面短时间积水深至膝盖。其中盐南社区二区有30%以上的居民车库被淹。

  那么除强降雨外,还有什么原因致使水涝?

  “一是因为部分区域地势低洼,二是因为管网老化。”市区防洪工程管理处工程管理科科长陈军认为,盐城地处里下河地区腹部,地势低洼,新洋港、蟒蛇河、串场河、通榆河等主要河道贯穿其境。

  而长期以来,市区基本维持在建市前的防洪排涝布局,防洪标准低,排涝功能弱,没有形成完整的防洪屏障,而上游区域性洪水经过市区河道入海,是有名的“洪水走廊”。

  直到2008年,市区核心区第三、原规划的第五防洪区共113个口门已全部封闭,135平方公里包围圈基本形成,防洪标准达100年一遇、排涝标准达20年一遇,结束了市区不设防的历史。

  尽管如此,每座城市都有低于水面的低洼地,一旦遇到区域内雨水无法自排入河时,就要通过管道收集后由水泵抽排,这会加大区域排水系统压力。

  “城市道路管网直径一般在60至120厘米,但后街巷道的排水管道直径仅有30至40厘米。”市市政设施管理处排水科科长顾元成说,当雨水量超过泵站排水能力,加上地势低洼,一旦出现排水不畅,极易形成倒灌现象。

  》》》调查

  里下河湖泊面积缩减,调蓄功能趋弱

  不过,在市防汛防旱指挥部副主任杜军看来,更深层次的问题在于里下河湖泊湖荡面积缩减,致使调蓄功能趋弱。

  记者从市河道管理处了解到,里下河地区位于苏北灌溉总渠以南、里运河以东、新通扬运河及拼茶运河以北、海堤以西区域,区域总面积21342平方公里,涉及盐城、泰州、扬州、淮安、南通五市17个县(市、区)。其中我市境内面积11453平方公里。

  而里下河腹部地区湖泊湖荡是淮河流域里下河地区主要调蓄性湖泊群,在我市境内分布于盐都、建湖和阜宁三县(区)。这些湖区位于里下河腹部低洼地区,为浅水湖泊,由40多个零散湖群组成,主要承担该区域洪水的滞蓄功能。

  根据省政府苏政发[1992]44号文和《里下河地区水利规划》,里下河湖区保护范围为湖泊湖荡216平方公里及三批滞洪圩479平方公里,总面积为695平方公里。

  但多年来,由于开发围占水域严重,湖泊湖荡面积大大缩减。据统计,1965年里下河腹部地区湖泊湖荡尚有1073平方公里,调蓄库容20亿立方米,到2006年湖泊湖荡面积仅为58.1平方公里,库容已不足1亿立方米。

  2008年,省政府批准《江苏省里下河腹部地区湖泊湖荡保护规划》,明确我市盐都、建湖、阜宁境内里下河湖泊湖荡保护规划面积175.886平方公里,占全省里下河腹部湖泊湖荡总面积695平方公里的25.3%,全市共有11个湖泊湖荡,分布于盐都、建湖和阜宁3县(区)。

  在盐都境内有6个湖泊群,分别是大纵湖、东荡、兰亭荡、琵琶荡、王庄荡、兴盛荡,面积54.767平方公里;建湖境内6个射阳湖湖泊群,分别是射阳湖(九龙口)、九里荡、沙村荡、刘家荡、夏家荡、东荡,面积90.978平方公里;阜宁境内1个,即射阳湖(马家荡),面积30.141平方公里。

  引人关注的是,我市湖区内围垦养殖、种植情况较为普遍,除已实施退圩还湖的大纵湖外,其他湖泊湖荡均由当地进行围垦圈圩利用,主要是渔业养殖、藕塘养殖、农业种植等。经统计,目前我市湖区内养殖种植圩达147.836平方公里,占保护规划面积175.886平方公里的84%,现有水面只占保护规划面积的14.5%。

  》》》对策

  标本兼治、综合施策,消堵“血管”

  众所周知,湖泊和湿地起着容留回旋积水的重要作用,因此被称为“城市之肾”。而湖泊面积萎缩,被公认是导致城市内涝的重要原因之一。对此,市河道管理处主任杨启明曾作过专题调查和研究分析。

  “里下河是个低洼地,洪水过来后,通过上抽、中滞、下排这三种方式把一部分水抽走,把一部分水留住,还有一部分水通过‘四大港’把水排走。”杨启明说,湖泊起的就是中滞作用,意义重大。但围垦的圈圩大大缩小了过水断面,削弱了防洪、除涝的调蓄能力。

  那么,“血管老化”的顽疾是不是就没治了?当然不是!

  在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下,当前一方面全力推进“河长制”,构建以行政首长负责制为主的省、市、县、乡、村五级河长体系,明确湖长及各部门职责,构建责任体系、制度体系,整合各方力量开展湖泊管理与保护;开展湖区退圩还湖及长效管护,加强湖区土地资源利用政策的研究。

  另一方面,加快推进退圩(渔)还湖规划编制、报审与实施,加快开展射阳湖及9个荡区的退圩还湖工作。

  “目前,大纵湖19.7平方公里范围内已实施退圩还湖,自由水面面积达到13.7平方公里。”杨启明介绍,射阳湖如按《里下河射阳湖退圩还湖专项规划指导意见》,则可将我市规划保护的80.9平方公里范围内的圩区71.024平方公里,全部清退为正常湖泊。

  此外,盐都区“五荡”规划在保护面积范围34平方公里内清退第一、二、三批滞涝圩29.728平方公里,如以上退圩还湖工程按规划开展,那么我市境内湖区水面面积将达到近115平方公里(不含建湖五荡还湖),能最大限度地恢复扩大自由水面,充分发挥湖区调蓄作用,产生巨大的社会效益。

  更为令人欣喜的是,目前全市防洪、排涝、灌溉、降渍、御卤五套水利工程体系初具规模,平地开挖了苏北灌溉总渠,拓浚了“四大港”,修建了挡潮闸,建成了通榆河和淮河入海水道,加固了沿海堤防,启动实施了城市防洪,农村、沿海、城市水利工程防洪排涝标准已有较大提高。以串场河闸站为首的城市防洪工程,给城市居民生活带来的变化更为明显。(记者 赵亮

标签:
责编:韩震霞 崔欣
下一篇